玄幻屋 > 雨雾江南 > 章第493章

  493

  说话间地面已经清理干净了,金君便给他们发烟,随后几人横七竖八地在沙发上及椅子上躺了下来。

  金君用脚蹬了一下小俞,说:“俞老师你快别那样说了,艳福不浅是哥的过去的事,是哥曾经的辉煌。

  但现在哥是什么样子啊,你难道不了解吗?就算你不了解,哥刚才讲的不已经讲得够明白的了吗?现在姑娘嫂子们不给哥白眼看就已经好事了。”

  沈兵吐了两个烟卷,若有所悟地问道:“金君,你那个娟表姐又快要结婚了吗?她我是知道的,长相身材都不错,我还以为她一直单身着呢。”

  金君又用脚蹬了蹬沈兵,说:“瞧你这话说的,你也知道人家资质好的,条件佳,那人家干吗单身着呢?就要她自己要这样,周边的男人们也不答应啊!因为那不是浪费资源吗?

  难道你是指望她一个人一直守着,板等着你沈警官啥时候机缘巧合了,就过去跟她配成一对啊?

  你愿不愿一直守着,等哪天哪个看中你的女人上来跟你糗呢?哥猜想你肯定是不愿这么做的,结合这段时间发生在你身上的事,这还用哥再说吗?”

  沈兵听了这话立即坐了起来,他灭了香烟说:“算你会讲,你还真讲到点子上了。但是我们在场的几个人不都是这样吗?”

  这时朱雨深和小俞也坐了起来,三个人会意地笑了笑。但金君还是闭着眼睛躺着没动,他把脚放到朱雨深的腿上,说:“俞老师和哥刚才都提到了你朱才子,你现在在咱们这些人当中女人缘算是最好的了!

  这也难怪,谁叫你的文学艺术才能非凡呢?而且还不断地在精进着,哥和若干个女人们是真心佩服你啊。

  许晓娟她这人从小就爱好文学,有这方面的情怀,以至于在读中学与她的语文老师之间发生了点什么,败坏了她的名声。

  但东窗事发之后,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爱慕这种类型的人。朱才子闯入了她的生活以后,她一直都没释怀,尽管你们只是普通朋友,属于知己之类的关系。

  最近呢,朱才子又在文学上取得了一些成就。哥每次与娟表姐见面时,都要把朱才子拿出来讲,拼命地讲你的好,有时候添油加醋也是难免的。

  晓娟听了后,是很赞赏的。所以她说这次你来参会她就来,你们俩算一家!狗日的,这真是有点意思了!看你明天怎么处理这个事。

  哦,对了,刚才哥和你们还提到了武凤这个女人,她跟晓娟一样,也是对朱才子的艺术才能非常欣赏的,对他这个人喜欢得不行。

  与娟表姐有点不同的是,武凤更看重朱才子在书法、绘画方面的造谐。她同哥说过,她家几处房子里都挂了朱才子的墨宝与画作。

  你们看,一个条件相当好的、自身资质不错的女人,能这样对待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在她心里的地位是相当高的,是哥等庸人甚至她的老公都不可相媲美的。

  哥知道,吴宝等下三滥的人在新区衣食住行和工作等方面都得到了武凤的照顾,武凤说这都是看在朱才子的面子上才给办的。这是不错的,是再做善事啊。”

  说完他用脚蹬了一下朱雨深的腹部,又无力地缩回腿去。

  小俞听金君这么说,便朝朱雨深竖起了大拇指。他说:“听小金老师这么说,朱老师这几年的进步果然不小。相当初咱们一起在黄镇中学住单身宿舍那会儿,我只知道你工作之余喜欢舞文弄墨,偶尔有小文章发表。

  想不到你还真有耐心,一直坚持这么多年,现在基本就已修成正果了。因为有富婆看好你了哈。

  像我这种平时仅限于干好自己工作,挣钱养家类型的人,看来也就这么大出息了。哎,都是老同事,惭愧啊!

  吔,说起往事,我好像也想起一件事了,这也可以证明朱老师比一般人更有女人缘。

  当时和我们一起分到黄镇中学的有一个叫古明秀的女教师,金君你肯定知道她,她这个女子长相不怎么样,脸蛋上有不少麻点,但是还很傲。

  凡是有男同事向她示好,她一贯来都是爱理不理的。但是她好像对朱老师很用心,还经常找理由接近他。

  后来朱老师跟街上做裁缝的一个小胖子女子确立了对象关系,古明秀知道这事气得哭了起来。也是蛮有意思的了。把那些事拿出来和现在的这些事搅和到一起比对比对,朱老师就更不简单了。”

  金君坐直了身子说:“对的,对的,在朱才子交往的若干个女性当中,黄镇中学时期,那个谢五妹应该是绝对的主角。

  然而她现在的情况却惨莫能睹,哥跟她两个星期前见了个面,聊了好多。

  吔,朱才子,说真格的,你能不能再去武凤那儿说个情,搞个便宜的租屋给谢五妹住呢?

  她如今在市里送外卖,有时还带着她的女儿在送,母女俩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住所。

  哥那天听她哭诉了好多,起了恻隐之心。又从吴宝那里了解到你有这个能量,所以哥就代谢五妹来求你帮帮忙,你看行不?”

  朱雨深没有接他们的话,他觉得有些难受。当小俞提起古明秀时,他心里就咯噔一下;继而小俞和金君又把谢五妹拿出来说一通,他觉得仿佛是揭自己的伤疤一般。

  他有些气愤,却又不好发作。加之脑后又有些疼了,所以他干脆躺到沙发最里面去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讲。

  然而金君他们三人却不理会朱雨深的反应。小俞继续油腔滑调地说:“哎哟,金公子,金老师,你真是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啊。为了帮朱老师的前女友,你来央求朱老师,这事,有点诡异!但是可见你是个热心的人。

  不过刚才你好像讲过,你跟那个武凤,那个富婆的关系也非同凡响,你为啥自己不跟武凤说让她照顾谢五妹,在租房这件事上网开一面,提供方便呢?你难道这点事都搞不定,还不如朱老师去说好,那你们两个到底谁跟武凤的关系更到位呢?”

  沈兵此时也起哄式地大声说:“金君,小俞是言之有理啊,你干吗不自己出马?”

  金君说:“二位有所不知,武凤与哥交好一开始还是朱老师促成的呢,她对哥的态度跟朱老师相比,是完全不同的,整个儿不在一个档次上。说的直接一点,是肉体层面与精神层面的区别,或者后者兼而有之。

  武凤她经常讲一句话,说出来蛮吓人的:她说她此生一定要糗五个帅哥,否则就对不起她的身子、她家的家产!

  哥的长相嘛,也就这个怂样,虽然有很多女性说哥帅、帅呆了等等,但是她们或许有调侃哥的意思在里面。

  只有武凤的态度是坚决的。第一次是哥去市里,在一次聚会上与她碰面了。

  她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了,见到哥以后竟然还露出了少女般羞涩的表情。她坐在桌边,用右手托着下巴,一直盯着哥看,看得呆掉了。直至她的闺蜜多次用手在她的眼前挡她的视线,她才回过神来。

  她说哥跟新近出的某部电影中的,一男主演的那个角整个儿一个鸟样,瘦瘦的、酷酷的、帅得一比。

  她查了一下,那是从邻国请来的演员,叫什么金泛。由于是外族,形象气质跟国人还是有些区别的,帅得有些特殊。

  在那个剧中,金泛演得是什么元公子,是位阔少,文采又好,会作妙的情诗。

  她打听过了,哥也姓金,并且也是阔少,是金爷式微之前的金家公子;另外哥做教师以来跟高人潜心学习,也会写诗填词。

  所以她觉得她好幸运啊,在一不小心就找到了现实版的元公子。没办法,她已入戏太深了。

  剧中女主是个花魁,由于仰慕元公子的才华,中意他的长相、身材。

  所以选择了一个好日子,带着两个丫环,直接送货上门,来到元公子家。两个人滚到了一起,成就了一番好事。

  武凤觉得她是完全可以效仿那位女主的,因为她是人称武大美人的美女,出身又好。

  中意了哥,她就毫不犹豫地让两个闺蜜陪着,也送货上门来了。她开车来到黄镇,到哥镇上的那个楼房里,要跟哥成就一番好事。

  狗日的,那会儿哥也一同入戏了,便随着她的意脱衣服。当哥即将要脱掉最后一件衣服时,小妖精却出现在咱们面前!

  这也难怪,因为她那段时间整个儿就像癞皮狗一样,赖在哥家里,哥忽视了她的的存在,所以才导致在那个关键的时候,她忽然现身了。当然,那段时间里,她是不能拥有什么权利的。

  然而武凤却不知这个底细,她惊得立马用被子盖住她那臃肿的身子,并瑟瑟发抖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