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大仙木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天魄残魂

第七百三十四章 天魄残魂


  虎毒不食子,但这句话方在天玄宗主身上好像有些不适用。

  他在没有成为死亡傀儡之前,对于自己两个女儿紫檀和紫衣就表现出来极其无情的一面。

  让两人兄妹残杀只为造就荒古雷龙,为的只是显然让天玄宗往后千年力压三圣地。

  然而死后化为死亡傀儡的他,对于自己女儿依旧没有丁点怜悯。

  污秽的修罗之火将公孙屠、小虺蛟以及紫檀尽数笼罩在内。

  蜕凡生命打出的力量,速度快到惊人,紫檀三人根本没有避开的可能。

  公孙屠脸上以及浮现绝望,紫檀却是坦然的看向了那道迎面扑来的修罗之火,她似乎并不畏惧死亡。

  在无数旁观苍瑞域修士的注视下,所有人都认为紫檀三人死定了。

  千钧一发之际。

  “喝!!!”一声清亮的长啸猛地从苍瑞域一方修士的人群中爆发。

  下一刹那。

  一道通体由电光笼罩的身影以破虚境界根本不可能达到的速度,掠过了苍瑞域一方和紫檀三人之间的距离。

  少年孤傲的背影径直挡在了修罗之火和紫檀三人的面前。

  下一刹那,少年的身形被淹没在了修罗之火中。

  至于先前被修罗之火锁定的紫檀三人因此幸免于难。

  但,即便是面对死亡都没有露出任何恐惧情绪的紫檀,在见得那背影被修罗之火吞噬的刹那,居然少有的露出惶恐悲戚的表情。

  “师尊!”贝齿轻轻咬住下唇,紫檀呐呐的吐出两个字眼。

  那道挡在了修罗之火和紫檀三人面前的,正是碧瞳道人墨子期。

  他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天玄宗主的蜕凡一击。

  “墨子期!”苍瑞域修士一方尽皆愕然,而后露出复杂之色。

  天魄坛坛主墨子期的名字,苍瑞域无人不晓。

  他最终却是死在了天玄宗主的手里。

  不管他身前多么的罪大恶极,但这次他却是死得壮烈。

  看着那团淹没了墨子期后,就停滞不前,凝固在了虚空上的污秽火焰,没有人觉得墨子期能够活下来,包括紫檀在内。

  毕竟破虚和蜕凡的差距犹如天堑,苍瑞域历史上能以破虚修为硬撼蜕凡生命的存在屈指可数,显然墨子期不是。

  然而所有人都错了。

  “是有一点痛!”怀着兔死狐悲心里的苍瑞域修士一方的耳中,突然响起一声轻浮的声响。

  随即一双被密集得犹如蝌蚪一般的能量纱衣包裹着的手臂,缓缓的从那燃烧着的修罗之火中探出。

  噗嗤!而后修罗之火被那双手臂轻飘飘的撕开,露出颇有几分狼狈的墨子期。

  他的衣衫被烧毁大半,面前还能遮蔽住他的身体,但总的的来说墨子期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势。

  “怎么可能!”看着那硬抗蜕凡一击能够安然无恙的墨子期出现,苍瑞域修士明显有些呆滞。

  “天魄幡!”左丘那带着笑意的声音回应了众人的疑惑。

  视线移向墨子期的胸前,一杆悠悠晃动的魂幡出现在了那里,正是天魄上人的本命法器,天魄幡。

  无数细小如蝌蚪的魂魄以天魄幡为心中扩散,将墨子期护在其中。

  众人顿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器的力量足以抗衡蜕凡生命。

  对于旁观者恍悟的目光示弱无敌,墨子期从修罗之火中走出,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褴褛的衣衫后,收敛起来脸上的懒散笑容。

  以略带肃穆的表情和那天穹上方站立着的天玄宗主对视在了一起。

  “宗主得罪了!”墨子期若无其事的吐出四个字眼,却是难以让人听出半点冒犯的意思。

  下一刻,墨子期嘴巴一张,天魄幡以极快的速度缩小进入了他的体内。

  墨子期原本破虚巅峰的威压也因此一路高歌猛进,直接冲破了蜕凡的壁障。

  “唳!”回应墨子期的是天玄宗主毫无理智的嘶吼。

  瞬息之间。

  咻!墨子期、天玄宗主两人的身形同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刹那两人出现在了天穹的正中央悍然碰撞在了一起。

  哐当!一声震耳发蒙的巨响从两人争锋的位置爆发。

  蜕凡对蜕凡!

  而紫檀在见得墨子期无恙后,已经第一时间带着小虺蛟和公孙屠一起离开了原地。

  避开了两个蜕凡生命征战的战斗余波。

  和他们三人一起退走的还是左丘等仅仅只剩下了九人的破虚大能和无数苍瑞域修士。

  蜕凡争锋,破虚大能都插不上手,他们留在这里除了照成不必要的伤亡以外毫无意义。

  天玄宗主修为盖世,乃是苍瑞域战力最顶尖的几人之一。

  墨子期凭借着自己对天魄幡的掌控,居然再和他的交战中丝毫不见颓势。

  以两人大战的范围为中心,如是天灾降临。

  污秽的修罗之火和阴冷的满天魂魄充斥每一寸空间。

  大地在两人的战斗中破碎,天穹也被震碎无数空间裂缝。

  天玄宗主的护体神光已经在战斗中破碎,露出一名面容阴翳的中年男子模样的存在。

  但他表情没有丁点神采,眼瞳中带着的是兽性的癫狂。

  “吼!”婆稚阿修罗法相降临,天玄宗主站立在阿修罗法相三个头额的肆意张狂。

  “天魄残魂!”墨子期怡然不惧冷冷的吐出一个字眼后,亿万魂魄涌动凝聚出一具模糊的人影。

  因为全是魂魄组成,那尊人影看不清相貌,但自从他一出现,整个天地的温度瞬时骤降。

  森冷刺骨的阴冷气息如是从地狱中泄露出来的阴气。

  破烂的大地当即被黑色的冰霜覆盖,那是阴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后形成的阴力结晶。

  遥远的天穹之外,公孙屠站立在左丘身边,面带疲惫的看着墨子期身后那亿万魂魄凝聚而成的存在,感慨的说道:“传说天魄上人被焚天上人击杀之后,有一缕残魂进入了天魄幡!没想到那个传说是真的。这样一来……”

  不等公孙屠把话说完。

  婆稚阿修罗法相和天魄残魂已经在墨子期、天玄宗主的控制下争锋在了一起。

  天魄上人无疑是化道的存在,但残魂终究是残魂,无数岁月过去,魂魄早已没有了灵性,不可能发挥出天魄上人全身的实力。

  但压制一个蜕凡生命的灵根法相还不是轻而易举。

  原本趋于胶着的战场,随着天魄残魂的出现瞬时逆转。

  那个看起来模糊暗淡随时可能随风消失的天魄残魂,随手一击就能挥出惊天伟力,照成天崩地裂的破坏。

  压得婆稚阿修罗法相连连倒退。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墨子期和天玄宗主的战斗中心被控制在了那密密麻麻的黑雾漂浮着的位置。

  那些被天玄宗主从小虺蛟的封仙禁中解脱出来的黑雾本体,最多凝聚出半个身躯,就又被蜕凡争锋所造成的能量余波撕碎。

  一次又一次的撕碎,一次又一次的重组,黑雾能量根本没有办法在那种战斗下完全将死亡傀儡复活。

  外人看来,也许这种情况是意外之喜,墨子期和天玄宗主无疑的争锋替苍瑞域修士解决了大麻烦,这样一来苍瑞域修士一方就不用劳神再去应付死亡傀儡的。

  可在颇为了解墨子期心性的左丘看来,却是另外的一番结果。

  “子期师弟有心了。”左丘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战场中央,目光冷厉的墨子期一眼,轻轻一笑。

  嘭!婆稚阿修罗法相最终被天魄残魂打爆。

  连同法相一起破碎的还有天玄宗主的身体。

  但天玄宗主体内的黑雾能量远远强于苍瑞域修士所接触的那些死亡傀儡。

  在破碎不到一息之间,天玄宗主再次复活。

  而后在墨子期略微有些凝重的注视下,天玄宗主猛地展开了嘴巴,朝着那一片一直被墨子期可以覆盖的密密麻麻的黑雾能量所在吸了一口气。

  吸!层层叠叠,密集到令旁观者目不暇接的黑雾能量如鲸吞般向着天玄宗主的口中汇聚。

  墨子期战斗经验何其丰富,自然不可能让天玄宗主如何悠闲的吞噬那些能量。

  “葬!”墨子期和天魄残魂合二为一,随即向着天玄宗主的身体凌空一点。

  莫测的威能从墨子期手指中荡漾而出,好似在那一瞬间跨过了空间的距离,点在了天玄宗主的本体上。

  嘭!天玄宗主的身躯再次炸裂开来。

  可惜小虺蛟已经力竭晕厥,再没有了封仙八禁那种专门克制神秘生物的封印术下,墨子期现在的力量再强,也难以将那种黑雾能量抹杀。

  又是一息之后,天玄宗主复活。

  同时,那些黑雾能量已经涌入了他的口中。

  密集得好似黑色星辰星罗棋布的能量黑点,刹那间被天玄宗主吞噬。

  他那蜕凡级别的威压,再次一涨。令得破虚大能身躯都要颤抖的气息当即蔓延出来。

  “超凡!”墨子期停止了持续的攻伐,颇为头痛的揉了揉眉心。

  蜕凡两大层次,入凡、超凡。超凡之后便是化道。

  天玄宗主凭借着黑雾能量的诡异,竟然将实力硬生生提升到了超凡。

  墨子期凭借着天魄幡,尚能压制住实力处在入凡巅峰的天玄宗主。

  但超凡的话……

  墨子期还未来得及细想。

  噗噗噗!天玄宗主本体的颈项上,诡异挤出两个头额,以及四条手臂。

  加之他原本的头额和双臂,三头六臂。

  蜕凡术:修罗

  战斗继续拉开,墨子期与天魄残魂合二为一威势同样惊悚。

  但却也不能再现之前压着天玄宗主狠打的一幕。

  正常人一双手臂,只能施展一种灵术。

  但三头六臂,却是可以同时施展三种灵术。

  等同于墨子期一个人在和三个天玄宗主交战。

  而且这种对战力的增加远远没有一加一加一等于三。

  在战斗中天玄宗主发挥出来的战斗,远远不止之前的三倍。

  随着战斗的持续,墨子期从压制转为了被压制。

  不管怎么说,他毕竟不是真正的蜕凡,没有蜕凡术的蜕凡生命,对上有蜕凡的蜕凡生命无疑要吃大亏。

  而且现如今的天玄宗主也不是之前入凡级别,而是超凡。

  噗嗤!三道属于天玄宗不传之秘级别的圣术同时从天玄宗主手中打出,撕开了空间的屏障,直接打在了墨子期的本体上。

  他体表上附着的魂魄能量当即便被强横无比的能量撕碎。

  墨子期的本体更是如沙袋一般被砸入了大地。

  隆隆隆!!!

  方圆数千里地动山摇,一道道庞大到足以将一座城池都吞噬的裂缝从地面上撕开。

  待到天玄宗主三道灵术力量耗尽。

  留下一片被打碎的山河,场面已经一片死寂,苍瑞域修士面如死灰。

  因为他们知道,墨子期已经是整个苍瑞域而今唯一一个能够和蜕凡死亡傀儡争锋的存在。

  一旦他败了,苍瑞域就完了。

  左丘甚至已经暗自从储物袋中拿出了那枚从许木手掌中拿到的神秘玉简,随时准备捏碎。

  就算是苍瑞域完了,好歹他也要保护归元宗不受灭顶之灾。

  天玄宗主那猖獗到目空一切的身形立在天空的中央,看着墨子期被轰入的地底方向面无表情。

  他此刻好似忘记了要去灭杀那个给他带来危险气息的小虺蛟,凶唳的向着墨子期坠入的方向靠近着。

  对他而今而言,墨子期的威胁暂时要高于小虺蛟。

  等他解决墨子期,下一步就是小虺蛟了,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都将会死。

  诺大的一片天地,落针可闻。

  天翻地覆的战场边缘,苍瑞域一方修士不难动弹分毫,眼睁睁的看着那向着墨子期坠落的位置靠近着的天玄宗主。

  也不是他们不想出手,但在超凡级别的气息笼罩下,他们根本生不起反抗的意志。

  只有经历过超凡生命的人,才能体会到他们而今的绝望的处境。

  突然,在这诡异的氛围下,一声低沉的轻吼声猛地从所有人耳边炸响。

  “贪!”

  隆隆隆!!!

  天地传来轰鸣声,透明的没有丁点色彩的诡异能量毫无预兆的从天而降笼罩四方。

  而那透明能量的目标居然是……天玄宗主。

  看得那些苍瑞域修士顿时呆若木鸡。

  “又有人向天玄宗主出手了!”

  “是谁?居然能在超凡威压下不受影响。”

  “应该是苍瑞域隐世不出的高人吧,我们诺大的苍瑞域应该还是有实力超群的隐士。”

  这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生出了这个古怪的想法。

  几乎是同时,那如是天河倒挂而下的透明能量触碰到了天玄宗主的身躯。

  并不是天玄宗主来不及躲,而是无处可躲。

  天穹上那迎头压下的透明能量天河,只是攻击的一部分,大地之下同样拥簇那种诡异的能量。

  天上地下,透明色的能量已经封锁诸天,这是预谋已久的出手。

  嘭!!!

  天玄宗主三头六臂的身体轰然被两股能量夹在了中央。

  那种透明色的能量看似无色无味,仔细观察会发现那明明是一种燃烧着的火焰。

  只是这种火焰的状态极其诡异。

  分明是火,却是如同水滴一般流淌。

  那种无色火焰包裹的空间,都被牢牢镇压。

  更别提天玄宗主了,饶是是超凡实力的他这一刹那间,身体都被禁锢了片刻。

  然而就这这么片刻。

  “嗔!”和先前出声之人一模样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那片困住天玄宗主的无色火焰,这一刹那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化为黑色。

  黑色的火焰气息,比天玄宗主的修罗之火更加邪意。

  单单望之一眼,就能让人感受到其中的怨毒。

  天玄宗主的身躯,瞬时便被那黑色的火焰点燃。

  与此同时。

  噗!一只通体布满了金色鳞片的手臂毫无预兆的从破碎的土地之下探出。

  破开还残留着墨子期与天玄宗主交锋后残留着惊人煞气的土地,露出一道半人半龙的身影。

  “等你这么久终于上钩了。”

  摇晃了一下因为长时间潜伏在土地中没有动弹而有些僵硬的脖子,通体都是黄金鳞片覆盖头生双角的男子朝着被贪火吞噬的天玄宗主了冷冷一笑。

  金色的瞳孔满是冷漠。

  “许木!”看着那熟悉的背影,紫檀、罗淼、离、端木蓉、左丘等人一脸的错愕。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