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唐朝小白领 > 第二百二十三节 太原家族(74)

第二百二十三节 太原家族(74)


  而此时王维维刚刚回到家,将酒杯端起来,还没来得及喝酒,就听到手下的人过来回报了,“老爷,谢璐义将东西拉回了衙门了。”

  “砰。”

  王维维将手里的酒碗直接就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酒碗变得粉碎,而酒液肆意,将地面画出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喷射状。

  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为什么程咬金不愿意出兵,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办法弄到好处,而这个好处却不是给程咬金等人的,如果是给他的话,这个事反而简单了,以后就相当于一个把柄被他们抓住了,以后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是将这件事给拉出来,程咬金都要狼狈不堪。

  可是呢,竟然是为了这个东西,竟然是为了得到这个东西,竟然敢如此的做,你们到底是什么样的胆子啊。

  王维维感觉自己的胸口都要炸开了,你们的胆子真的很大啊,你们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来,你们连遮挡都不去遮挡了,你们的胆子真的很大的感觉。

  “好好好,既然你们愿意玩,我就陪着你们玩玩,这件事过后,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他将手里的筷子都碾碎了,然后上面的血迹都流出来了,看样子是很辛苦的,不过呢,他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嘿嘿地笑了出来,可是这样的笑容,有点可怕的感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你下去吧。”

  王维维用的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的声音,可是那个刚刚过来报信的人却没有感觉到任何一点点的温柔房,反而有点难过不已,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很可怕。

  他伸手将筷子扔到了地上,然后换了一双,夹了一块子肉,慢慢地咀嚼,似乎是在吃着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东西,可是呢,这个眼神却带着无数的狠辣,这样的事情,你们做出来了,我们如何才能不给你们面子呢?

  刘如山几人也像是吃了火药一样地,在那里大口吃喝,只是呢,这个感觉不对,不像是吃饭,倒像是在发飙一样。

  这顿饭,王家的人都战战兢兢,因为发现自己的老爷似乎要疯了一样,可是呢,虽然如此,依旧让人觉得不一样的地方。

  刘如山看着对面的王维维,忍不住反问道,“王家主,这件事怎么办,难道那个布匹我们也要给他们,他们这么做,合适吗?我们难道就忍气吞声了?这样子的话,以后晋阳谁还会真的对我们有敬意,时间一长,那些依附我们的人都会离开,到时候就麻烦了,其他的人都会对我们动手的。”

  他说的是实话,一般一些所谓的依附他们的人,都是为了得到好处,如果没有好处的话,那么一切都将是一个不好的事情,如果做不到的话,就会出现问题,而且是大问题,这些人虽然在关键时刻没用,可是一个家族的发展有的时候就需要和稀泥,你真的以为有些事是这么简单的吗?这世界上,如果你想要成功,那么很多事都没有办法做到,只能老老实实地听着看着。

  “布匹,给他们,既然答应了,就会给的,只是呢,我要看看他们如何有命用这个东西,嘿嘿。”

  王维维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处有一个火焰都要喷出来了,可是呢,他的骨子里还是觉得这样的事情真的有意思了,既然我们这样的事情没有办法做好,可是呢,我也不相信,这样的事,你们能够承受到什么程度。

  “难道说是那个?”

  刘如山的脸色一喜,然后忍不住问道,对于有些事,他们也是行家,对于一些事的作为也是如此,让你不得不去面对这样的事情,你说奇怪不?

  “你说呢?”像是有点疯狂的感觉,王维维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去睡觉去了,至于说,他到底想要如何休息,就不知道了。

  “哼,既然你们想要好处,我就给你们。”

  刘如山的眼睛里闪过一些狠辣的角色,然后就起身离开了,其他的几家也是如此,对于他们来说,虽然盘剥了不少的好东西和人,可是呢,也因为有些人得到他们的好处,让他们可以肆意地发挥自己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到底谁做的,谁能知道呢?

  夜晚的风随着人们的心事慢慢地开来,因为精神不错,所以孙癞子坐在那里看着外面的水面,精神上好了不少,自从自己的孙儿孙成跟着人家学习了之后,他的日子好过多了,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葫芦,里面有一些酒,这个东西来自自己孙儿给自己弄来的东西,说真的,味道是真的不错,可惜,不敢多喝。

  但是呢,孩子出息了,他以后就有盼头了,所以,这个精神还是不错的。

  他现在负责两件事,一个就是负责松洲货仓的出货,还有一个就是在一些时间里,处理一些其他方面的事。

  这两块看着不大,可是这里是码头,所以处理起来,还是很费力的,他处理的很舒服,然后呢,将事情处理了之后,就会第一时间将事情弄好了。

  而此时的县衙那里,谢璐义坐在衙门里,虽然这里的人不多,事情可是不少,他每日都要处理一堆的事,而且这些事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大事一样。

  而站在外面的叶飘柳则走进来,看着他说道,“大人,东西已经到了。”

  “哦?都是他们送过来的?”谢璐义可是知道这些人,别看都是说话好听的,可是很多人却会做一些让人心寒的事情。

  “嗯,这次他们没有送到军营,直接送到这里来了。”

  “看来他们是知道这件事了。”

  谢璐义的嘴角挂着一丝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的笑容,不过呢,却是让人知道了,他的想法,有些事,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是呢,你不这么做,又怎么得了?

  “大人,虽然东西送来了,可是到底如何我们却不知道,还是需要检查一下。”

  叶飘柳的脑子就是比薛坤的要好使,毕竟两人负责的地方是不一样的,自然是不能一回事了,不过呢,这些事有的时候也没有办法是一样的,你只能老老实实地做出来。

  “说的不错。”

  谢璐义说完这句话,喝完桌子上的一杯水之后,就跟着叶飘柳走出去了。

  夜晚的晋阳这里其实很荒凉,根本就没用多少人出来,除非是一些倒霉鬼一样的人,可是呢,这样的人现在都是在有赌坊的那条街,那里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有的时候根本就是不行。

  如果在这个时候出来,说真的,不是有心思就是有钱,因为真的挺冷的。

  “老爷。”

  一个年轻人站在那里,低头哈腰地,似乎很顺从地看着他,可惜,谢璐义却不会理会他,而是看着他们道,“都送来了?”

  年轻人有点不太高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都送来了,您过目。”

  谢璐义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查看。

  过去的衣服基本上就是麻,绸缎和一些其他的皮裘,可是呢,后面两个基本上和普通的百姓没有什么关系,虽然很多时候,谢璐义也希望可以再有一点其他的东西,可是,实际上却是不行的,因为棉花这种东西在松洲还是不少的,可是其他的地方很少,因为这个东西现在还没有被人认可,过去的人们似乎就是如此,他们总是在自己还能活下去的时候,不去多想,可是如果这件事真的可以处理的话,那么就如此,如果不行的话,才会有其他的想法,因为如此,很多事情,总是会让人觉得奇怪。

  有的时候,人们的饿死真的不是一种倒霉的事,因为你没有其他的办法活下去。

  谢璐义查看了一下,发现东西倒是不错,虽然有点霉味,可是如果这样的东西放在松洲的话,送来的人肯定会被打一顿的,可是如果放在这里的话,绝对不会被打,反而会感激,因为日子真的不太好过的,你以为人人都可以吃上饭的吗?

  而那个年轻人似乎对于他的态度很满意,高兴地说道,“大人,家父让我告诉一声大人,这些东西虽然不错,可是晋阳秋冬季的时候容易出现火灾,所以万一要是真的烧着了,到时候,可就没有了,我们这些东西可都是几个家族里一起整理出来的,没有多余的了。”

  这个似乎是一个预防的意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叶飘柳就是感觉这个人似乎有点其他的意思,不过呢,谢璐义检查了一遍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他刚要说让人将东西送走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站住。”

  刘奇刚刚迈出去的腿再次收回来,然后看着这个一身捕快衣衫的人,对于这样的人,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这样的人就是狗屁不是,你算是个什么玩意,人家根本就不在意你。

  但是呢,现在是晚上,而且大家的脾气都不太好,你以为会如何呢?

  “不知道何事?”

  刘奇好奇地看着对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这个人身上带来的浓烈的煞气,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回来的,看着就不像是好人。

  谢璐义奇怪地看着对方问道,“薛坤,事情办完了?”

  “都在准备中。”他随口回答了一句,然后看着那几个大车问道,“这个就是他们给的东西?”

  谢璐义满意地点头,而叶飘柳则很奇怪,他记得这个薛坤看不是个喜欢浪费时间的人,可是为什么要问这些呢?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不明白。

  然后薛坤就走到了刘奇的面前道,“这些东西都是从你们家的仓库里取出来的?”

  “是的,都是我们这些人家底的东西。”

  刘奇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对方似乎有点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他的心神有点不顺,不过呢,还是点头回答道。

  “既然是你们家的东西,这些马车也是你们家的?”

  薛坤的话让刘奇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得直接拦在前面道,“大人,这些可不能给你们啊,我们家里虽然也有薄财,可是上次的马车和马匹都是我们借的,这个也是借的,再这下去的话,我们家里可就麻烦了。”

  薛坤被他说的一愣,这几日自己都在忙王庙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知道这些事,听到他的话,自然是一愣,不过随即想到了什么,就看向叶飘柳,这个家伙什么时候玩的这么狠了,就连抢劫都没有这样子的啊。

  叶飘柳却似乎没有在意地说道,“这个都是为了他们好,当时那些马匹和马车都有损坏,送回去的话,其实也浪费了,所以,我们就留下来了。”

  薛坤被他的话说的一愣,随即看着刘奇道,“真的不给?”

  “大人,大人啊,真的没办法的。”刘奇却似乎被人威胁了一样,直接就要哭了,但是呢,薛坤却似乎只是和对方开了一个玩笑道,“哎,我就是随便说说,你看看你紧张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唐朝小白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