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农家肥妻有点田 > 第209章 黑板

第209章 黑板


  盯着桌子上的铜板,千羽公主一手抓起来放在荷包里。

  盯着王霖看了几眼,眼里闪过疑惑:“你长好像我见过的一个人。”

  “啊?你想吃酱鸡?”王霖挠了挠后脑勺,一脸的为难。

  酱鸡他并不会做。

  ……

  “原来是个傻子。”千羽公主摇摇头,带着墨红往蛋糕铺子走去。

  王霖回到麻辣烫推车旁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继续叫骂麻辣烫。

  一条街上的人都知道王霖脑袋不怎么好使,偶尔还有几个熊孩子拿着石头从王霖这里买东西。

  不过,王霖不在意,在他看来只要有人过来吃麻辣烫,自家哥哥嫂子就高兴,那样他也高兴。

  熊孩子是少数的,大多数人都比较良善。

  不会刻意去占便宜。

  王霖数着匣子里的铜钱,笑呵呵的招揽路过的人。

  千羽公主走到蛋糕铺子,瞧见门口发放号码的人,乐滋滋的领了号码,太阳挂在头顶,有些炎热,瞧一眼旁侧的书肆。

  千羽公主跟丫鬟走了进去。

  随手抽出来一个话本,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平平无奇,越是看下去心里的感觉就越复杂,什么跳崖不死,什么情情爱爱缠.绵悱恻,各种光怪陆离不合常理的事情出现在话本里。

  让千羽公主舍不得把手里的书放下,即使蛋糕已经轮到她了。

  也不想出去。

  墨红只能自己出去,公主想吃蛋糕那就必须吃到。

  如果现在吃不到晚上会睡不着,普天之下能够养出公主这样性格的人,大概也只有皇城了。

  可惜,明明非常单纯的公主,不知道怎么传出去就成嚣张跋扈的恶人。

  千羽公主继续看话本,激动的时候脸涨成红色,薛郴瞧见有人看他写的话本,刚开始的时候非常紧张,随后见看的人很激动很投入,慢慢开始有成就感。

  最后脑子里再次冒出灵感,提笔就写。

  ,

  。

  靠山村里。

  祁文承从外面走回院子,瞧见啃蛋糕的小松子,一瞬间就知道他家老头到了。

  走到小松子身边,还没说话,小松子看见他就后退一步,把手里的蛋糕藏在背后,那眼神那动作就跟防贼似的。

  “小家伙你这是什么表情,不认识你文承哥哥了?”

  祁文承靠在树上看着小松子。

  小松子指了指一个房间:“在里面。”背过身子继续啃蛋糕,脸上还带着两道脏兮兮的泪痕。

  祁文承伸手擦拭了一下小松子的泪痕:“被欺负了?”

  “……”小松子低头吃自己的蛋糕,对于祁文承的话没有给人任何反应,祁文承拍了拍小松子的脑袋:“厨房还有其他好吃的东西,要不要吃?木薯粉蒸饺,火锅汤菜,毛血旺,烤乳猪……”

  小松子盯着手里得到蛋糕看了一会儿,抬头:“文承哥,你是我亲哥,我们去厨房吧。”

  祁文承瞧着小松子冷冷吐出一个‘呵’字。

  招呼院里的宋赟让宋赟带着小松子去厨房,自己则是往祁老先生的房间走去,亲爹过来了,当儿子的不去见一下算什么回事。

  祁文承走进去,出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家里多了一个人,宋时初让银瓶宰了小乳猪。

  晚上烤了一只乳猪,还炒了一些特色风味的菜,小炒青菜,红烧兔肉,辣子鸡丁,蒸鱼,蒸鸡,还有几盘小青菜。

  青菜又嫩又新鲜。

  味道好的不得了。

  宋时初视线送祁老先生身上划过,不懂这位来这边做什么,难不成教导宋赟需要三个人?

  顾景垣似乎猜到宋时初想什么,说道:“先生会在学堂教书,我升职了,以后是校长。”

  宋时初嘴角抽搐一下,还校长,这么一个小小的私塾一样的地方,拢共不过两三个班级,女子班级姑且算半个,还职务分明了,阶级都存在了,有负责教书的有负责做辅助的。

  “桐城是个好地方,学堂以后可能会扩建,这些暂且不说,总归会往好的地方发展。”顾景垣说完又补充一句:“家里不会养闲人的,且放心就是。”

  “……”宋时初无语,顾景垣这个说话很欠揍啊!就跟她是什么小家气的人一样。

  祁老先生并不怎么饿,平日里比较养生,晚上一般都是素菜面食,很少大鱼大肉。

  看见桌子上摆着一桌子丰盛的肉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下筷子。

  不过,坐在这里就得给孩子面子,拿着筷子夹了一块毛血旺里的鸭血,放在嘴里慢慢咀嚼,闭着的眼睛猛地睁开。

  滑!

  嫩!

  香!

  辣!

  还带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吃了之后,甚至觉得自己年轻了的东西。

  疲倦慢慢被扫除,胃口也被打开,在努力克制下祁老先生才没有吃撑。

  小松子年纪小,就不一样了,肚皮儿圆鼓鼓的,坐不下,躺不下,捂着肚子难受的呻.吟出声音来。

  祁文承瞧一眼坐立不安的小松子。

  视线落在宋时初身上。

  作为家庭医生,对于消化不.良暴饮暴食,宋时初还是有很好的治疗手段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农家肥妻有点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