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欢想世界 > 378、引以为戒

378、引以为戒


  华真行击杀怪衣人,是在日的黄昏,终究没能保住这整整一年的“清白”。

  虽然从理论上,看似他可以与怪衣人多耗一段时间,拖到午夜之后再杀人。但华真行不可能这么矫情,一旦动手生死相搏,就不能再有节外生枝的想法,那样弄不好会害死自己的。

  像怪衣人这种高手,华真行是瞅准了他神气法力耗尽才动手的,怎敢给他任何喘息的余地。

  华真行收起九盒春容丹,起身后发出一声叹息,似是自言自语般感慨道:“假如每次炼药,都需要献祭一名大神术师,未免太过凶残,终究还得依靠自身修为啊!”

  炼制出这九盒春容丹,过程有点莫名其妙,假如让华真行再来一遍,也未必可以成功复制。他是在斗法时忽有所感,发动大阵同时开始炼制春容丹,当时的情况好似恰巧契合。

  他动用了巽风离火与生机杀术,以一位大神术师的形神为药引,祭炼春容丹成功。并非怪衣人会养元术,运转养元术的炼药者是华真行本人,解离怪衣人的形神时也汲取了他的生机。

  华真行似乎发现了一种借助碧空洗的大阵的炼药方法,可惜这种方法注定无法推广,炼一次春容丹就要献祭一名大神术师,这世上所有的大神术师加起来也不够用啊。

  他这一句话,可把周围的其他人都吓了一跳,透露出的信息岂止是太过凶残!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是曼曼,她问了一句:“华,你已经突破大成修为了吗?”

  怪衣人是昨天中午时分闯进大阵的,此刻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太阳都快落山了。斗法时华真行紧急摇人,离得最近的九名六级导师先后赶来。

  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其他人当然也听说了,就连远在摩旺市的王丰收和李敬直都得到了消息。附近能赶来的人全赶来了,曼曼也从三湖镇赶到了碧空岛。

  不仅是她,碧空亭外的巨石上还站了好多人呢,另外有些人站不下,此刻都在泉池中。曾被“撼山”卷轴破坏的泉池,也经过了简单的修复,站着的人都弄了一块大石头放在脚下。

  昨日泉池中的水全没了,池底也布满了米粒状的细密裂纹。假如仔细看,会发现在天然岩层中凿出的池底,都化为了米粒状的碎石,又被强大的力量压合在一起,深度硬生生地下陷了一尺有余。

  泉眼在泉池的范围外,倒是没有损坏,看上去水量还更大了一些。经过这大半天的时间,泉池中又重新蓄积了差不多脚脖子深的水。

  莫弃、木青羽、连娜……等九名参与斗法的六级导师此刻已来到碧空亭,洛克也来了,萧光带着养元谷中的一批导师也赶到了。

  养元谷洞天结界虽然屏蔽了外界的信号,但是大阵入口处修了一个科考站,相当于传达室的作用。那里如今是可以使用卫星电话的,将来还会立无线信号塔,因此萧光也得到了通知。

  众人先后赶到,发现华真行正在“闭关炼药”,所以都没有打扰,也没有走进碧空亭,都在外面静静地围观呢。

  刚刚经历那样一场大战,莫名其妙被一位高手闯入大阵袭击,华真行还带着伤,紧接着居然好整以暇地开始炼药了,九处阵眼还各留了一名四级导师配合,众人也有点摸不清头脑。

  直到听见华真行那句无比凶残的话,大家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曼曼率先开口发问,她最关心的倒不是其他事,就是华真行此刻的状态。

  华真行苦笑着摇头道:“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和人打一架就能突破大成修为?炼成这批春容丹只是机缘巧合,只可惜这种方式无法复制,也不可能去复制。”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怔,“丁老师,您怎么在这儿,和墨大爷一起来的吗?”

  墨尚同也来了,他老人家没站在亭外,而是蹲在泉池里的一块石头上似是研究着什么,旁边还有一个人正在与他交流讨论,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华真行刚才没有发现他们,他起身后,这两人才站直了转过身看向这边,墨大爷身边居然是许久不见的丁奇老师。

  丁奇一抬腿,轻飘飘穿过人群跃到碧空亭中,笑道:“上个月和你通过电话,听你介绍了几里国的最新发展。我也很感兴趣,想来亲眼看看。

  结果令我敬佩万分,你和你们,当真是有改天换地之能。我简直不敢相信,这里是我两年前曾经来过的地方。”

  华真行:“不止两年了,是两年零八个月。”

  华真行上次和丁奇见面,是在他刚刚杀了金大头之后,那时的非索港还没有新联盟,就连欢想实业都尚未成立。

  去年,此刻应该是前年了,丁老师曾托人送来一个金葫芦,据说是一件空间神器。打开和使用那个金葫芦的秘诀,就是方外秘法。

  再见丁老师,华真行觉得很不好意思,他这么好学的孩子,这段时间却没怎么花精力研究与修炼方外秘法,就连丁老师教他的那五式棍击术,学会之后也没有怎么太下功夫。

  上个月他还和丁奇老师通过电话,主要是请教五气丹新丹方中几味灵药的原料来源。

  黄芸香的原料是母舌香,凤柿霜的原料是奇可胶,这两种东西都可以在市场上买到,直接找生产厂家下订单就行。灵药原料还能这么搜集,这是华真行事先没想到的。

  白玉津的原材料是白玉蹄,它是一种洞天灵植,系统提示可以找丁奇老师咨询。

  华真行当时打电话就是询问这件事,他不仅问了白玉蹄,而且还提到了五气丹的新丹方,打听了另外几种灵药的情况。

  丁奇在电话里告诉华真行,他那里的确有白玉蹄,但出产地是类似于神隐之国的方外小世界,想弄出来并不方便,也没有大规模供货的条件。

  但丁奇可以提供原株,让华真行尝试移栽培育。洞天灵植的生长环境十分苛刻,丁奇原先也尝试着将它们移栽到外界,但是都没有成功,简而言之就是种不活。

  将东西种活,这是华真行最拿手的本事。号称无法人工移栽的千岁兰,华真行就亲手移栽了不少,无非是寻找合适生长的环境,移栽时再以养元术补益其生机,挺过那段时间也就种活了。

  至于青耳散的原料,是一种生长在百年青檀木活树桩上的木耳。华真行对此毫无头绪,系统只提示他可以去东国芜城找。

  但是在电话里跟丁老师提了一句,丁老师就告诉他哪里有以及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这倒是个意外收获。

  丁奇的老家在东国芜城市泾阳县,那里自古就出产一种名贵的纸张——尺玉檀宣,其原料就是当地特有的青檀树树皮。而那一带的青檀树人工种植历史,至少已有一千五百年。

  青檀皮用于造纸的需求量很大,总不能剥一次树皮就弄死一棵树吧?

  富有智慧的东国古代劳动人民的,发明了一种方法,就是将青檀树的主干截断成齐胸高,每年春天树桩上会发出很密的新枝,隔年再将这些细枝砍下剥皮……

  在当地有很多百年老树,就是一根齐胸高的大树桩,上面生满了细长的新枝,从远处看就像一株郁郁葱葱的半球形大灌木。

  泾阳县自古产茶,青檀和茶树很多时候是混种的,所以茶园里的百年老青檀树最多。这些百年老树桩还是活的,沧桑的历史承载着蓬勃的新枝。

  在潮湿多雨的季节里,树桩上会长出很多木耳,就是华真行要找的青耳散原料。

  至于最后一味灵药百涎谷,丁奇也告诉华真行,可以找昆仑盟帮忙收购。拥有洞天道场的各大修行宗门,药田中或多或少都了培育百涎草,可以匀出一部分卖给华真行,总数也不算少了。

  两人当时在电话里聊了快三个小时,华真行的手机都快没电了。丁老师最后还建议,他可以帮忙收集一批百涎谷的种子,华真行最好在自己的地盘中尝试打造药田种植,养元谷就是个好地方。

  华真行当然向丁老师介绍了养元谷,还邀请丁老师在合适的时候来参观。假如丁奇短期内不能来,华真行边打算亲自去东国找他,反正新的一年他就打算去东国上大学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