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魂衍天章 > 第三百七十一章:拉拢参军

第三百七十一章:拉拢参军


  当得知这次任务可能会深入万邪谷后,那些滥竽充数的阴灵们有大半选择了退出,余下那些虽然硬着头皮放出雷电,但是哪里逃得过这几个年轻人的眼睛,全部被他们否决。

  不一会儿,屋子里只剩下了时迟殇、黄晨洋和刚刚那满脸横肉的大汉。

  瞥了眼时迟殇和黄晨洋,那大汉哼了一声,从体内摸出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杖,发力一催,立时有滚滚血雷从中迸发出来,那血雷透着浓郁的血腥味,更隐隐有亡魂哀嚎的声音传出,听得屋内众人纷纷变了颜色。

  “血道咒雷,”大汉狞笑着介绍起自己,“是本座在寒武皇朝屠戮了四五个活人村落,取他们的精血与真灵炼化而成。”

  那胖子皱着眉头看向这大汉,突然沉声道:“寒武皇朝黑榜通缉犯‘血雷屠兽’雷血屠?”

  惊讶地看了胖子一眼,那名为雷血屠的大汉嘿嘿笑道:“想不到还有人知道本座。”

  瞧见五个年轻人脸色难看,雷血屠狞笑道:“本座杀得可是寒武皇朝的人,跟你们圣唐的可没干系呐?”

  深吸一口气,那女子没再搭理雷血屠,扭头看向时黄二人。

  摸了摸鼻子,黄晨洋拔出蛇斩随意一挥,流露出些许光阴气息。

  八脉本源中,时间一系的法术最难修炼,是故当感知到这股光阴气息后,众人不觉都是一怔,可是随即,那女子皱眉道:“我要的是雷系。”

  “我知道,”朝时迟殇歪歪嘴,黄晨洋嘻嘻笑道,“我是跟他来凑数的,他一个人能顶两个名额。”

  听他言语间满含自信,众人都不禁狐疑地望向时迟殇,后者被黄晨洋这一番捧杀,也露出苦笑神色,只是面对众人注视,他也没迟疑,屈指弹出了一道雷芒。

  唰!几乎在那雷芒形成的刹那,屋内众人,无论是那五名男女,还是三十几个阴灵,都是如临大敌般往后齐刷刷退去,震惊地望向那道正在缓缓散去的雷芒。

  “劫雷!”

  盯着那道雷芒,那身形挺拔的年轻人神色一凛,目光火热地看向时迟殇:“阁下可愿入我铭川府军?”

  “铭川府军?”时迟殇发了下呆,才想起这是那凶虎邱虎麾下的军队,他摇摇头,“抱歉,我没有参军的兴趣。”

  皱了皱眉头,那年轻人没说什么,而那女子则是满意地点点头:“你一个人可以抵两个名额,而且光阴之法或许到时候也能帮上忙。”

  除了时迟殇、黄晨洋、雷血屠和修炼百光雷的中年男子,还有三个阴灵被那女子选中留下,他们都修炼有不同属性的雷霆,而且造诣都不浅,靠着这专克阴邪的雷系法术,他们甚至能小小地越阶挑战。

  “那么,你们这些亡魂儿,赶紧给小爷滚蛋!”

  见女子挑选完毕,那胖子突然瞪起眼睛,看向那些被淘汰的阴灵,冷笑道:“一个个还想鱼目混珠来糊弄小爷,浪费我等时间,若不是看在白鹤姑娘面上,小爷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们了!”

  这胖子虽然形象不堪,但是他浑身上下穿戴着十几件中阶冥器,光是他身上那条银色法袍,就是一件五品冥器。

  这种身家的人物,可不是寻常出身的冥王们可以招惹的,一个个愣是没敢说半句话,纷纷转身离开了屋子。

  待得其他阴灵离开,那五个年轻男女也都自我介绍了一下,为首那年轻女子名曰白鹤,胖子叫宝宝,冷峻青年叫虎牙,玄衣青年叫五雀,最后那穿着现代都市服装的年轻人叫白象。

  那宝宝明显是本地的地头蛇,由他带领,一行人穿过重重守卫,径直来到了天策府后院的一座传送阵前。

  瞧见那传送阵,时迟殇眼神顿时不对了,狐疑道:“不是说对外的传送阵都关闭了么?”

  “嘿,观察使大人能管其他,可管不到天策府呐!”那宝宝嘿嘿笑着,瞅了眼白象,后者一脸的无可奈何,摊开手没有说话。

  “走!”白鹤率着众人走入传送阵,然后取出一枚刻有“鹤”字的银质虎牌,往头顶轻轻一摇,立时有汹涌银光闪耀而出,裹挟着一行人破碎虚空,直接遁移出了凌州府,降临在了一片绿野中。

  时迟殇回过头,望见身后隐约可见的四峰轮廓,讶异道:“这是……在凌州府的北面?”

  白鹤点了点头,从袖中摸出一张流转着淡淡金光的白纸,掐了个印诀,那白纸居然直接飞上半空,凌空折叠起来,不过数息功夫,已经化为一艘约莫两百平米大小的纸船。

  “先上船!”那虎牙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杆透着凶性的大枪,神色冷峻地迈步登上纸船。

  时迟殇跟着众人走上纸船,下意识将魂识往船身探入,立时感应到密密麻麻不下百万,俱是微如尘埃的精妙符篆,显然这纸船是一件品级不凡的飞行冥器。

  待得众人纷纷走上纸船,独自立在船头的白鹤印诀一引,口中轻喝一声,整艘纸船当即腾飞而起,徐徐金光如霞彩流转,包裹着船身破入虚空,直朝着北方飞掠而去。

  “我们这次去万邪谷,是要找一种叫幽水仙莲的奇珍。”

  眼见纸船穿梭在高空中,银袍胖子宝宝搓了搓一脸的肉,嘿嘿笑道:“万邪谷内邪灵无数,你们的任务就是帮我们抵御那些邪灵。”

  时迟殇对万邪谷没什么了解,正想询问,一身甲胄的虎牙忽然在他身旁坐下,肃然道:“兄台是哪里人?”

  “嘎?”时迟殇怔了怔,眨巴着眼睛看向他,见虎牙满脸认真,干笑道,“在下阎罗府别叶城人士,前段时间误入一座上古遗迹,被传送来了未央道。”

  “原来兄台是阎罗府的人,”虎牙怔了怔,又说道,“兄台这门劫雷手段,堪称邪物克星,我铭川府军求贤若渴,你若是加入,我可担保,最多两年,就让你官升校尉,自统一营。”

  时迟殇挠了挠脑袋,失笑道:“兄弟你太高看我了,谢谢你看重,不过我老婆还在家里,等冥河涨潮结束,我就会赶回阎罗府的。”

  “何需着急?”虎牙神情不解,迷惑道,“冥河潮期一般最少也要几百年,兄台你短时间内肯定没法回去的,何不如先在这儿歇歇脚?有我铭川府军做背书……”

  瞧见时迟殇满脸无奈,黄晨洋咳嗽了声,冷不丁打断虎牙:“话说,那万邪谷到底是什么地方?”

  除了时迟殇,虎牙对黄晨洋显然也颇为看重,听他询问,当即给他们讲解起来。

  那万邪谷位于凌州府北部三千五百里左右的位置,山谷内弥漫有一种诡异的邪气,但凡有阴物入内,时间一久都会被邪气侵蚀神智,久而久之,这里也成了一处禁地,寻常阴物根本不敢入内。

  虎牙他们这次要找的幽水仙莲,是需要在高浓度邪气的环境中,经过数千年的时间,当邪力完全凝聚入种子,在某种契机下完成物极而反的过程,才会孕育出的灵妙奇珍。

  他们为了寻找幽水仙莲,也是花费了好一番手段,前不久偶然得到消息,知道万邪谷内可能有那么一株,只是最近未央道正逢战乱,他们背后的势力都在应对兽潮,于是乎,几个小辈只有自己雇人,想法子来探索万邪谷了。

  说话的功夫,时迟殇悄悄感应了一番,发现白鹤等人的实力倒也不凡。

  那白鹤、虎牙和五雀实力最强,都是冥君后期,白象略弱一筹,但是也有冥君中期,而那名叫宝宝的胖子,则是和时迟殇一样的冥君初期。

  闲聊了好一会儿,虎牙也看出时迟殇和黄晨洋的确没心思参军,只能打消了念头。不过他虽然样貌冷峻,但是聊多了,倒也颇为健谈,和时迟殇、黄晨洋闲聊了一路。

  三个时辰后,一行人乘坐纸船来到了万邪谷外。

  还没临近,时迟殇已经感应到山谷中浓郁的邪气,那是比单纯的阴气更为邪恶,完全由戾力构成,足以将寻常阴物神智彻底摧毁的可怕邪气。

  如果说源自鬼界界核本源的阴气,是阴森森内蕴含有狂暴的戾力,那么这万邪谷内的邪气就是天地间最恶毒、诡异、邪恶的存在。

  最初距离还有七八万米的时候,众人都是不以为然,但是随着距离不断拉近,众人的神色也都慢慢凝重起来。

  待得相距不到五千米时,那背负木弩,修炼百光雷,自称猎民的中年男子已经神色紧张地一声低喝,放出一团炽烈的白色雷光,将自己团团包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