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重生大学毕业时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做实体生意不如买房

第一百二十八章 做实体生意不如买房


  “修改中”沈梦瑶父亲叫沈从君,和前妻吴红霞离婚后,没过多久他便和之前的情人结了婚,很快又生了一个儿子,在常沙市另一个区域买了一套别墅住下,现在儿子都一岁了。

  由于生意比以前差很多,最近几年基本上没有赚什么钱,压力比较大,头发都白了不少。

  昨晚接到熟人介绍过来的客户电话,说今天要过来跟他谈生意,他丝毫不敢大意,特意穿了一身西装在家等候。

  当客户发短信说快要到时,他见一辆车马上快要到门口,忙走到别墅门口迎接。

  陈争也看到了他,车停好之后,他走下来,笑呵呵走过来对陈争说道:“您就是陈老板吧?”

  说着要和陈争握手。

  陈争与他握了握手,却笑而不语。

  就在沈从君疑惑时,出租车已经驶离,他看到了车另外一边站着的女孩。

  “爸!”沈梦瑶颤声喊了一句。

  见过母亲之后,沈梦瑶没有那么激动了,再见到父亲时,她并没有哭出来。

  沈从君一愣,脸上强装的笑容瞬间凝固,取而代之的发自内心的欣喜。

  “瑶瑶?”他嘴唇颤抖。

  眼前这名俏丽的少女,可不正是躲了他们三年的女儿么!

  他快步走上前,想抱自己的女儿,可又觉得不合适,因为女儿现在已经这么大了,女大避父,他觉得两人不适宜用拥抱这种肢体接触来表达情感。却没想到沈梦瑶主动扑进了父亲怀里。

  “瑶瑶,三年多了,你终于回来了!”沈从君顿时热泪盈眶。

  沈梦瑶没有说,只是有些哽咽。

  “回来就好,”沈从君很快放开女儿,笑着说道,“走,我们进屋说!”

  沈梦瑶走到陈争旁,挽着陈争的手,红着脸小声说道:“爸,这是陈争,我男朋友!”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地介绍陈争,虽然还是表现的很羞涩的样子,但是对她来说已经进步很大了,父亲沈从君很是惊讶。

  医生当初诊断说,沈梦瑶的抑郁症很难根治,能维持下去就不错了,所以他和前妻都很难过,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任女儿一人在家窝着,他也和前妻产生了感情间隙,最终离婚收场。

  如今看到女儿已经变得貌美如花,精神状态也和常人无异,还找了一个如此俊朗的小伙子男朋友,他感觉非常欣慰,甚至有些惊喜了。

  “叔叔好!”陈争笑着招呼道。

  沈从君点点头,笑着说道:“好好好!快进屋说!”

  他热情拉着二人的手走进别墅,刚进门,就对里面抱着孩子女人说道:“素素,看谁回来了!”

  这名叫做素素的女人,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还不如沈梦瑶的母亲吴红霞漂亮,但是胜在比她年轻。

  沈梦瑶以前见过这个女人,父亲带她回来过,所以沈梦瑶在看到她的时候略有点惊讶。素素也见过沈梦瑶,但见到沈梦瑶时依然被惊艳到了。

  当初她见到沈梦瑶时,沈梦瑶已经抑郁了,天天窝在卧室,枯瘦如柴,油头垢面,邋里邋遢的,如今却是一个精致无比的超级大美人了!

  她笑着招呼道:“瑶瑶回来了?”

  沈梦瑶虽然不恨她,但一时间改不了口,没有回应她,场面略显尴尬。陈争见状赶紧招呼道:“阿姨好!”

  沈从君也笑着介绍道:“素素,这是梦瑶的男朋友,陈争!”

  素素点点头,笑道:“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快坐吧!”

  她作为家里的女主人,沈梦瑶的后妈,自然要表现大度一点,所以虽然沈梦瑶没有招呼,依然很热情地招呼陈争和沈梦瑶坐在沙发上休息,然后抱着孩子去准备水果零食。

  沈从君也坐下来陪他们聊天,不过他作为一个父亲,有些话不方便开口问,所以他并没追问女儿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而是问了陈争的一些个人情况,等差不多了,他才问道:“你和我家瑶瑶是怎么认识的?”

  陈争恭声说道:“叔叔,我是在大学毕业时在网上认识她的,后来我读研的时候她来楚汉找到了我,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于是就好心收留了她,在学校门口租了一间房子让她住着,这几年就这么过来了。”

  他只字不提当初沈梦瑶拿张婷来威胁自己之事。

  沈从君庆幸地说道:“哦~那真实万幸了,如果瑶瑶她遇到了是心怀不轨的坏人,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他对大学生比较有好感,听说陈争还是一个研究生,他便没有任何担忧了。而且,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小女孩离家出走,过了三年居然容光焕发地回来了,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所以,他虽然不知道中间这三年来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现在这个结果来看,女儿沈梦瑶这段时间里肯定过的很滋润。

  “那你现在应该研究生毕业了吧,在哪里工作?”他问陈争。

  陈争道:“已经毕业了,没有找工作,自己在开公司创业。”

  “哦~”沈从君有点小失望,因为他自己就是创业的,知道创业的艰辛,如今的实体生意非常不好做,他现在就正面临着很大的经营压力,但他没有多说什么,他觉得陈争底子高,研究生,哪怕创业失败了,再去找工作也不难。

  “来来,吃点水果!”素素已经端着水果过来了。

  因为她还要去做午饭饭,沈从君便将儿子从她手里接过来抱在怀里,笑着对沈梦瑶说道:“这是你弟弟小虎,今年一岁零三个月了。”

  “我来抱抱~”沈梦瑶笑着伸手。

  她一直和朱亚男生活在一起,也经常会帮朱亚男抱孩子,一来二去,她也变得挺喜欢孩子的,只不过沈从君下意识有些担心,因为他还没有接受女儿精神恢复正常的事实,怕她一时冲动,伤害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儿子递了过去,只是很紧张地随时保持警惕,以防女儿突然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素素也站在门口略紧张看了过来,显然也很担心。

  沈梦瑶熟练地抱着这个一岁的弟弟微笑逗弄着,而这个弟弟也对她没有抵触,反而很喜欢她,被她逗的咯咯直笑。

  见此,沈从君和妻子素素都放下心来,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确定自己的女儿真的已经恢复正常了,也对陈争更为感激,哪怕陈争不是研究生,只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他也会愿意让女儿跟他在一起。

  “没想到我还会有一个这么小的弟弟呢,要是我们也生,恐怕都有一个更大的宝宝了!”沈梦瑶和陈争调侃了一句,笑着把吵着要下地的小虎放了下来。

  沈从君笑道:“你今年也有二十了,达到了法定结婚的年龄,结婚生孩子倒也可以了!”

  他和陈争一番谈话之后,发现陈争从容大气,谈吐不凡,不像是一个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他觉得女儿沈梦瑶嫁给陈争绝对是高攀了,而且承蒙陈争收留,两人都已同居了三年多,该干的事情都干了,男欢女爱的,他还能有什么意见?

  “是他不想让我生孩子,说生孩子会变丑~”沈梦瑶看了一眼陈争,红着脸地下了头。

  沈梦瑶父亲叫沈从君,和前妻吴红霞离婚后,没过多久他便和之前的情人结了婚,很快又生了一个儿子,在常沙市另一个区域买了一套别墅住下,现在儿子都一岁了。

  由于生意比以前差很多,最近几年基本上没有赚什么钱,压力比较大,头发都白了不少。

  昨晚接到熟人介绍过来的客户电话,说今天要过来跟他谈生意,他丝毫不敢大意,特意穿了一身西装在家等候。

  当客户发短信说快要到时,他见一辆车马上快要到门口,忙走到别墅门口迎接。

  陈争也看到了他,车停好之后,他走下来,笑呵呵走过来对陈争说道:“您就是陈老板吧?”

  说着要和陈争握手。

  陈争与他握了握手,却笑而不语。

  就在沈从君疑惑时,出租车已经驶离,他看到了车另外一边站着的女孩。

  “爸!”沈梦瑶颤声喊了一句。

  见过母亲之后,沈梦瑶没有那么激动了,再见到父亲时,她并没有哭出来。

  沈从君一愣,脸上强装的笑容瞬间凝固,取而代之的发自内心的欣喜。

  “瑶瑶?”他嘴唇颤抖。

  眼前这名俏丽的少女,可不正是躲了他们三年的女儿么!

  他快步走上前,想抱自己的女儿,可又觉得不合适,因为女儿现在已经这么大了,女大避父,他觉得两人不适宜用拥抱这种肢体接触来表达情感。却没想到沈梦瑶主动扑进了父亲怀里。

  “瑶瑶,三年多了,你终于回来了!”沈从君顿时热泪盈眶。

  沈梦瑶没有说,只是有些哽咽。

  “回来就好,”沈从君很快放开女儿,笑着说道,“走,我们进屋说!”

  沈梦瑶走到陈争旁,挽着陈争的手,红着脸小声说道:“爸,这是陈争,我男朋友!”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地介绍陈争,虽然还是表现的很羞涩的样子,但是对她来说已经进步很大了,父亲沈从君很是惊讶。

  医生当初诊断说,沈梦瑶的抑郁症很难根治,能维持下去就不错了,所以他和前妻都很难过,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任女儿一人在家窝着,他也和前妻产生了感情间隙,最终离婚收场。

  如今看到女儿已经变得貌美如花,精神状态也和常人无异,还找了一个如此俊朗的小伙子男朋友,他感觉非常欣慰,甚至有些惊喜了。

  “叔叔好!”陈争笑着招呼道。

  沈从君点点头,笑着说道:“好好好!快进屋说!”

  他热情拉着二人的手走进别墅,刚进门,就对里面抱着孩子女人说道:“素素,看谁回来了!”

  这名叫做素素的女人,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还不如沈梦瑶的母亲吴红霞漂亮,但是胜在比她年轻。

  沈梦瑶以前见过这个女人,父亲带她回来过,所以沈梦瑶在看到她的时候略有点惊讶。素素也见过沈梦瑶,但见到沈梦瑶时依然被惊艳到了。

  当初她见到沈梦瑶时,沈梦瑶已经抑郁了,天天窝在卧室,枯瘦如柴,油头垢面,邋里邋遢的,如今却是一个精致无比的超级大美人了!

  她笑着招呼道:“瑶瑶回来了?”

  沈梦瑶虽然不恨她,但一时间改不了口,没有回应她,场面略显尴尬。陈争见状赶紧招呼道:“阿姨好!”

  沈从君也笑着介绍道:“素素,这是梦瑶的男朋友,陈争!”

  素素点点头,笑道:“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快坐吧!”

  她作为家里的女主人,沈梦瑶的后妈,自然要表现大度一点,所以虽然沈梦瑶没有招呼,依然很热情地招呼陈争和沈梦瑶坐在沙发上休息,然后抱着孩子去准备水果零食。

  沈从君也坐下来陪他们聊天,不过他作为一个父亲,有些话不方便开口问,所以他并没追问女儿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而是问了陈争的一些个人情况,等差不多了,他才问道:“你和我家瑶瑶是怎么认识的?”

  陈争恭声说道:“叔叔,我是在大学毕业时在网上认识她的,后来我读研的时候她来楚汉找到了我,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于是就好心收留了她,在学校门口租了一间房子让她住着,这几年就这么过来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