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 > 第463章 惩罚的对象

第463章 惩罚的对象


  第463章 惩罚的对象

  只能说正常人是想象不出脸皮厚的人的心态的。

  如果苏穆和苏老爷子转个头的话,就可以发现那个顾老头和他的孙子还稳稳的坐在那最后一排的最边上。

  当然,仔细看到话,可以发现顾公子的脸上也是一副不怎么愿意待在这里的表情。

  只是顾家到现在经济大权都握在顾老头的手里的。

  顾公子就算再不愿意待在这拍卖大厅,也不敢违背自己爷爷的意愿。

  要不然,顾公子知道,自己以后就有苦日子快了。

  对于爷爷的手段顾公子是非常了解的。

  家里人要是谁惹了老头子不痛快,限制经济消费是顾老头常用的手段。

  事实证明,这个手段也确实非常管用。

  所以,顾公子才会和自己的爷爷特别的“亲近”,为的就是能讨好爷爷。

  老头子高兴了,顾公子还有在外面花天酒地的资本啊。

  顾公子不知道的是,自己这个时候已经被老头子列入了“黑名单”了。

  顾老头现在在今天自己在拍卖会上收到的所有的侮辱,都归到了自己孙子的头上。

  当然,一开始顾老头是想算在苏君强头上的。

  可是顾老头没有那个实力,苏君强也根本就不会受顾老头“经济控制”。

  没有办法,顾公子当然成了顾老头出气筒的不二人选了。

  谁让前面顾公子还一副没心没肺的和美女热聊来着。

  这让顾老头更加觉得自己的孙子不长进了。

  柿子要挑软的捏,顾老头现在的做法也是差不多的。

  顾公子现在知道自己现在在爷爷心里已经成为了“惩罚的对象”了的话。

  顾公子才不会傻傻的继续坐在这里了。

  非常可惜,自以为非常了解老头子的顾公子其实压根就不是真正的了解自己的爷爷的。

  所以,这个时候的顾公子还算是听话的乖乖的坐在那里。

  可能在顾公子的心里,只要这最后一件拍卖品拍卖结束了,自己的“苦日子”就熬到头了吧。

  当然,这个时候顾公子心里是怎么想的,根本就没有人会关注。

  就是刚才还瞪着孙子的顾老头,这个时候一双眼睛也是紧紧地关注着苏君强那边的一举一动。

  顾老头一直都在等苏君强到底时候什么出手。

  这已经是今天拍卖会上最后一件拍卖品了。

  顾老头才不会相信苏君强会没有任何目的的白来一次拍卖会。

  要知道,自从苏君强退居二线之后,这种公共场合可是很少能看到苏君强的人影的。

  顾老头心里是笃定苏君强肯定会出手的。

  既然前面的七件拍卖品苏君强都没有任何表示。

  那么毫无疑问,这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就是苏君强的目标了。

  想到自己一雪前耻的机会就要到了,顾老头整个人都开始激动起来了。

  身子板坐的笔直,顾老头现在是就等着苏家人举牌了。

  ……

  “阿福,开始吧。”

  苏老爷子看到小穆都问了,也就不再等了。

  对着自己身边的阿福说了一声,苏老爷子同时竖了一个右手的食指。

  阿福看着老爷子的手,点点头。

  这就是默契。

  阿福跟着老爷子身边那么多年也不是白待的。

  老爷子一个手势,都不需要任何言语,阿福就可以完全明白老爷子要表达什么意思了。

  苏穆自然是把爷爷的这个动作看在了眼里。

  只是苏穆还没有阿福和老爷子的那个默契。

  苏穆当然是看不懂爷爷竖起右手的食指到底是想表达什么的。

  这个时候的苏穆倒是也不着急问了。

  既然阿福都点头了,那么苏穆只需要看着阿福接下来的举动就可以了。

  有些事情是需要问出口的。

  有些事情你只要认真观察就能想明白的,又何必要多此一举的再问一下呢。

  “九千万五百万。”

  阿福收到老爷子的旨意之后也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就举起了手里的竞买牌。

  同时,阿福还报出了老爷子的意思。

  “九千万五百万,苏老家的福先生出价九千万五百万。”

  “不亏是苏老啊,出手就是与众不同。”

  拍卖师看到福先生举牌了,立马声音洪亮的重复了一遍阿福的报价。

  同时还不忘拍马屁的讨好了一下。

  前面那个赵先生只是加了三百万,现在苏老出手,直接就是加价一千万。

  两者之间的差距立马也就显现出来了。

  九千五百五?

  苏穆算是明白了爷爷竖起的右手食指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是爷爷告诉阿福加价一千万的意思。

  苏穆心里了然,阿福和爷爷之间的默契还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本来大家还在为土豪一下子提价三百万觉得有些吃惊呢。

  这种拍卖会,不就应该是一次次举牌,一点点加价吗?

  今天倒是好,先是吴万利开了一个头,坏了规则。

  现在土豪也是有样学样,也搞这种操作了。

  倒不是说拍卖会上不允许有这样的操作。

  拍卖会本来就是价高者得的。

  不愿意一点一点加价的人,拍卖会还求之不得呢。

  只是对于参加拍卖会的人来说,这样只是会太高了拍卖品的价格。

  最后得益的还不是拍卖会的主办方吗?

  大家还想着要谴责一下那个土豪赵先生的。

  现在阿福的举牌却让那些想要开口谴责的人生生的把话咽了回去。

  福先生举牌,代表的当然是苏老的意思了。

  既然是苏老的意思,大家又有什么可说的。

  人家苏老有钱,苏家在华东市是什么地位,大家心里当然是一清二楚的。

  所以,阿福的这个举动在大家眼里就非常正常了。

  还有一点,阿福都举牌了,其他人哪还敢举牌什么的。

  要是这么做的话,不是摆明了和苏老抢吗?

  正常的人都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九千万五百万?还是苏老出手阔气啊,一下子就加了一千万。”

  “是啊,这才是真正的大佬,哪像有些人,价格一两百万就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一样。”

  “层次不同,做事的方式当然也是不一样的。”

  “苏老都出手了,这幅《骑驴归思图》也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看到阿福举牌了,大家的心里都有数了。

  当然,有些人脑子转的快,一开始就知道苏老肯定是冲着这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来的。

  所以,这最后一件拍卖品虽然拍卖师一直在宣扬它有多么多么珍贵。

  但是真正举牌的人倒是没有几个。

  只有那几个没有想清楚的人才会想着要在这最后一件拍卖品上露个脸,争个面子什么的。

  “不会吧,苏老也看中了这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

  “那我还举什么牌啊?”

  “和苏老抢?我可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本事啊。”

  本来雄心勃勃的土豪,看到福先生举起了手中的竞买牌。

  而且福先生一开口就是直接加了一千万。

  土豪就算脑子再不灵光,也是看出来了这幅唐伯虎的真迹苏老是看中了。

  既然是苏老看中的东西,土豪当然得收回自己一开始的豪言壮语了。

  土豪知道,自己就算不识时务的想和苏老拼一拼,也是没有那么实力的。

  既然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土豪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收手是最明智的。

  反正是输给苏老,土豪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要是自己不识时务的和苏老争,那才会成为天大的笑话呢。

  “不对啊周董,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了?”

  后知后觉的,土豪好像反应过来一些什么了。

  土豪觉得这个周董在一开始这第八件拍卖品还没有开始拍卖的时候就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参与竞买了。

  本来土豪是觉得周董应该是资金压力导致的,心里还有一些小小的得意。

  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土豪看着周董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小小的抱怨了。

  如果说这个周董一早就知道苏老是冲着这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来的。

  那么前面土豪在表达自己的雄心壮志的时候,这个周董居然连一个字都没有提点自己一下?

  土豪也算是明白了周董那两次意味不明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原来在这位周董心里,自己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苏老的想法我怎么可能知道呢?”

  耸耸肩,周董表示自己很无辜。

  从常理上来说,周董和苏老爷子好像并不是很熟悉的样子。

  那么周董的这个说法也是说得过去的。

  苏老爷子到了这拍卖会大厅之后,也没有提到过关于拍卖品的任何事情。

  所以,周董的话还是可以圆的过去的。

  只是土豪赵先生表示自己并不相信而已。

  在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土豪也只能是在心里生着闷气了。

  狡猾的狐狸。

  面子上不能表现出什么,因为土豪也知道周董确实没有提醒自己的义务。

  土豪只能在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

  当然,因为阿福的举牌和叫价,土豪和那个举牌的王董事以及缪董的都默默的退出了竞拍。

  这是非常有默契的事情。

  三人都不需要互相打个招呼什么的。

  这也充分说明了苏家以及苏君强在华东市的影响力了。

  “苏老出价九千五百万,还有没有加价的?”

  “没有的话我就喊了。”

  拍卖师对于这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的最终归属也是没有任何疑虑的。

  拍卖师觉得自己只要走个流程,再敲下手里的小锤子,今天的拍卖会就算到此结束了。

  虽然说,这最后一件拍卖品加上福先生也就一共四个人举了牌子,还真的是算不上热闹。

  但是好在一开始那位赵先生直接加价三百万,后来的苏老更是加了一千万。

  这要是按照正常的一次一百万那样加价的话,中间也加了十几次了。

  反正拍卖师的心里是满足了。

  拍卖师也知道,就算苏老也是加价一百万的话,在座的那些大佬也是不会没脑子的和苏老来竞拍的。

  那么最后的结果这幅唐伯虎的《骑驴归思图》也就只能卖个八千万出头而已。

  好在苏老就是苏老,出手是绝对的大方,直接就是一千万的加价。

  拍卖师现在心里对苏老是感激的一塌糊涂。

  “九千五百万一次。”

  拍卖师是非常想在苏老和苏家小少爷面前表现一下的。

  不带一丝含糊的,直接开始第一次叫价了。

  “苏老的眼光真的是好啊,这可是唐伯虎的最得意的一副画作了。”

  “你这话说的,苏老的眼光不好的话,那还有谁的眼光好?”

  “苏老可是我们华东市的代表人物了,他的眼光能不好?我们普通人怎么可以和苏老想比较呢。”

  “还是你说的对,穆董事长就是会说话,难怪生意做的也大。”

  “我这是实话实说,苏老可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要是能有苏老十分之一的本事,我都能在梦里笑醒。”

  ……

  拍马屁从来就不会孤单。

  谁能想到这些在商场上威风八面的大佬们排气马屁来也是这么的顺溜呢?

  “九千五百万第二次。”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