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国公凶猛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杜晋的态度

第四百二十七章 杜晋的态度


  只是点头,没有说话的杜晋,落在曾桐的眼中,不由让他暗称了一声老狐狸,果然是不见兔子不散鹰的主。好在之前沈傲就定下了计策,看对方如此喜欢这本书,应该会中了圈套吧。

  “咳。”心中并没有多少的底气,用咳嗽来掩饰一下尴尬之意,曾桐再一次开口说道:“杜兄是这样的,忠国公说了,如果杜兄真的喜欢这本书,他可以提供一个大概的思路,但一些文字的用法还需要你来雕刻。做为回报,事后书成,这本书可以署上你们两人的名字,传扬下去,如何?”

  “嘶!”

  曾桐这一开口,可是让杜晋高兴不已,也是击中了他的软肋,让他当真是无法拒绝。

  “这个...好吗?”杜晋毕竟是要脸之人,像是这样抢夺人家名气之事也是多少有些顾虑的。

  “怎么不好,这本书杜兄是出了力的,留一个署名难道还不应该嘛,只是需要杜兄认真琢磨其中的每一个字,一旦流传千古,可万不要让人挑出什么毛病来才好。”

  曾桐这一番话,让杜晋一时间是脸红心热,忙拍着胸口说道:“这是自然,如此佳作,如何认真对待都是应该之事。但不知道忠国公何时有时间弄出一个大框来呢?”

  终于问到了正题,曾桐便一脸的愁容说着,“别提了,蔡扬不是死了吗?那可是唯一的人证呀,无法证明忠成侯其清白,怕是事情会很麻烦。”

  此时,杜晋如何还会不知晓曾桐的用意。这是分明要让自已在这件事情上出力呀。

  曾桐终还是走了,走时杜晋也没有给一个准话。但他有一种感觉,事情应该可成,就看接下来有没有插话的机会。

  ......

  明天就将是三天的期限,也是沈傲留给自已的最后时间。

  武勇侯从早上起来就没有吃饭,而只是座在凉亭中等候着什么。

  大乾与大蛮相邻,开战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毕竟利益上冲突太多,难免会有各种摩擦之事发生。但武勇侯绝对不会让自已成为双方开战的借口,尤其还是自己并不占理的情况之下。

  即是如此,他就必须要给忠成侯洗冤。

  想着诬陷人家的事情是自已做的。现在要给人家洗白也是要自己去做,当真是有苦自己吞咽了。

  不到一个时辰之后,望眼欲穿的武勇侯终于看到了永安侯和远定侯两人的身影。三位候爷当即在凉亭之下座下,永安侯先是喝了一口茶水,这才大喘着气说道:“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但时间紧迫,还是有不少的漏洞,一旦有人追查的话,怕是很容易就看出问题来。”

  “无妨了。不管怎么样,我们只要做姿态就是。朱兄,接下来还要麻烦你出手才是。”点了点头的仇春这就把目光落到了远定侯的身上。

  “好,本侯现在就出手。”朱恪起了身,肩膀一沉之下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一个时辰之后,大梁东城的一座平时无人居

  住的院落之内,远定侯朱恪会同大理寺的衙役们是破门而入。在这里遇到了七名男子,双方很快是一场血战。最终七人全数战死,衙役也死了几人,伤了十几人,并在院中搜到了一些铠甲和兵器,以及一封前狄公主的手书。

  内容中写明,诬陷着忠成侯的经过,并说已经买通了忠成侯身边的亲兵队长蔡扬,将一些准备造反之物偷偷放于府库之中。之所以这样去做,就是因为在前狄灭亡的时候,沈家兄弟是出了大力的,现在不过就是一次正常的报复而已。

  有书信为证,现在又有七具尸体为辅证。外加从院落中搜出的那些铠甲竟然与之前忠成侯府中找到的铠甲一至,这些加在一起,目标便直指前狄公主。自然,也是将忠成侯给摘了出来,证明了他的清白。

  事情涉及到一位侯爷,大理寺卿穆荣这便和见证人远定侯一起奔向皇宫,向乾文帝汇报。

  养心殿中,乾文帝高高在座。

  下面分别站有闻讯而来,或是被乾文帝亲叫而来的左右两位仆射、一位内相、大理寺卿和三位侯爷。

  搜出来的前狄公主手书正放在龙案之上,乾文帝刚才已经看过。他自然不会认为这是真的,凭着在小院中搜查出了其它同样的铠甲便已然证明了一切。

  只是乾文帝弄不明白的是,为何武勇侯等人要出手相救忠成侯,他们之间不是应该有仇的吗?

  心中想不通,这便把目光放在下面的臣子身上,期望可以从他们的身上找到自已所要的答案。

  左右仆射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先是用目光打量了武勇侯三人一眼,知道事情定然是他们做的。但以为牺牲了七名死士,弄这么一出就可以摘掉忠成侯的所有嫌疑了吗?

  这段时间,两位仆身倒是接触频繁,最终也定了一个基调,那就是在蔡扬这个唯一的人证死后,就必须要治忠成侯于死地。即便是杀了不他,也要将他发配出去,斩掉沈傲的一只臂膀才行。

  能让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经过分析,发现这件事情是皇帝乐于看到的。或许陛下也在忌讳忠成侯沈家的实力上涨太快,才决定来一个顺手推舟的吧。

  即是皇帝有此意思,两位仆射还有什么可担心的。照着去做就是,圣心在此会支持他们的不是吗?

  至于武勇侯三人反叛之事,回头在收拾他们也不迟。

  两位仆射互视一眼之后,这便决定站出来好好的说道说道,尽可能的否认今天发现的这此证据,将忠成侯定罪。

  百里贵依然还是决定冲在前面,毕竟这件事情最早就是他策划的。但他的脚步不过是刚一挪动,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内相杜晋竟然先一步站了出来。

  杜晋竟然有话要说,不仅是其它的臣子,便是乾文帝也是十分的惊讶。这位可是很少参与这样的事情当中的呀,今天这是要抽了哪门子风?

  没有理会大家看向自己的讶异目光,杜晋开口说道:“忠成

  侯的事情如今闹得是满城皆知,以至于朝堂混乱,民心不稳。现如今即是证明他的清白,当是朝廷主持公道之时,不仅如此,还应该给予足够的补偿,不能让功臣再度蒙受委屈才是,不然何以安将门之心乎?”

  话不多,但字字重如千斤,听得众人或是皱眉、或是惊讶、或是一头的雾水不知所以。

  怎么就朝堂混乱了?怎么就民心不稳了?

  为何他们没有感受到?

  还有,做为文坛大家的杜晋不是一向对将门没有什么好感吗?认为他们大字不识几个,只知道在战场上喊打喊杀,有辱斯文。怎么这一次竟然连安将门之心的话都说了出来?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杜晋的表现绝对不正常,不正常到大家都可以感受的到。但谁也无法忽略他的话,这个人一般不会公然的发表什么意见,可一旦发表了,便是连皇帝都要十分的重视。

  做为曾经被贬,由左仆射去做为翰林大学士,曾和杜晋一直工作过一段时间的范师通,心中就十分清楚此人的巨大影响力。

  当时因为在一个院子里上衙,他可是亲见有多少的官员前来拜见,其中竟然还有六部尚书中人,那些可都是他以前费劲了力气,想要拉拢而不得之人,想不到竟然与这位内相关系如此的亲密。

  当时范师通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即便是不能拉拢到这位内相,也不要轻易的得罪他,不然的话,惹怒了他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他也是无法想像。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