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519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第519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


  赵浪看着面前的李斯,整个人都有些懵。

  法家的事情,他好理解。

  之前儒法辩论的时候,他就和对方说过这件事情了,现在看来,对方应该也是看中了他的身份。

  如今,他可以说是接过了诸子百家中,最有实力的几家。

  法家作为一个最务实的学派,向他靠拢,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只是,他什么时候和对方的女儿扯上了关系?

  顿时问道,

  “李叔,我不认识你的女儿啊!”

  李斯脸色一肃,说道,

  “太子殿下何出此言?我家小女李灵儿,可是到您的庄子上提过亲了啊!”

  赵浪再次愕然。

  李斯看着面前的赵浪,心里又惊又喜。

  惊得是,赵浪如今展示出来的实力,简直就是出人意料。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这次陛下不是对方的亲爹。

  咸阳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

  喜的是,自己的筹码可是厚实的紧!

  李灵儿之前居然背着他,派人去赵浪的庄子上提亲了。

  但那时候赵浪根本不在庄子上,自然也就没有成功。

  这事儿被人知道了之后,自己还被不少人暗地里笑话了。

  现在看来,却是一步好棋啊!

  赵浪这时候却已经回过了神,微微皱眉道,

  “灵儿姑娘是您的女儿?”

  赵浪顿时明白了。

  难怪对方如此主动,原来是带着任务来的。

  李斯看着赵浪的脸色,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连忙说道,

  “灵儿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太子的身份。”

  “老夫看到年轻才俊,介绍给自己的女儿,总是没错的。”

  赵浪倒是没有怀疑这话,但是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他极为不喜欢。

  于是冷然道,

  “李叔,这些儿女之事,您就不要插手了。”

  李斯顿时略有些尴尬,好在赵浪喊的他李叔,倒是说明情分还是有的。

  不过他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可不是这个,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太子殿下说的是,老臣这次来,却是为了法家之事。”

  说着,就拿出了法家的信物,一根不起眼的小木棍,说道,

  “这是从商君当年立的那一块木头上取下来的。”

  “还请太子殿下收下。”

  要不是因为始皇帝的关系,他早就想把法家交出去了。

  现在他反而要担心赵浪会不会收下法家了。

  他不知道赵浪什么时候搞定了墨家。

  现在的实力可以说是极为雄厚,法家和其他五家比起来,并不占优势。

  赵浪对法家还是有好感,不过,现在的法家还要经过一些改造。

  看着赵浪收下了信物,李斯顿时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太子殿下,您今后就是我法家的首领了。”

  大秦太子成了法家首领,那么法家的辉煌,就尽在眼前了!

  但赵浪听到了这话,却皱起了眉头,说道,

  “这就成首领了?就没点什么好处?”

  李斯有些懵哔,我连法家首领的位置都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好处?

  不过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笑着说道,

  “太子殿下,老夫在朝中还有一些门人官吏,他们会听从您的安排。”

  赵浪这才点了点头。

  官场和战场不同,拼的不是兵多将广,而是人情世故。

  哪怕是始皇帝,也要遵循这一些。

  除非,你能将整个大秦的官吏都统统替换!

  赵浪当然有这样的想法,但这些事情是着急不来的。

  需要时间。

  毕竟,哪怕是终于大秦的官员,也不介意自己多占一些便宜。

  有了法家的官吏,自己之后也好办事一些。

  两人很快达成了共识,李斯这才美滋滋的朝秦始皇的位置过去。

  至于地上的高,他就当没看见。

  赵浪的身份如今已经公布了,这皇家内部的事情,谁掺和,谁倒霉。

  再说了,就看现在各方的实力,早就不在一个水平上了。

  他才不会傻到这时候去和高有什么关系。

  赵浪更是理都没理对方,直接离开,他现在哪有空陪这些人玩。

  再有什么皇子来捣乱,直接把胡亥放出去就是了。

  别说,刚刚胡亥的这一套连招,已经得了精髓。

  恶人自有恶人磨,就是这个道理。

  高看着离开的赵浪和胡亥,心中除了疑惑外,就是无尽的愤恨!

  “你们别得意的太早,等扶苏回来,一定会和你们斗到底!”

  说完,便跌跌撞撞的朝秦始皇的方向走去。

  此时,赵浪已经再次来到了城下。

  直接走到了墨家游侠的位置,墨家钜子此时神色极为复杂的看着赵浪。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赵浪居然还有这样的身份。

  “白老,还需要您通过墨家的渠道,通知墨家子弟。”

  赵浪这时候主动说道。

  钜子看了看赵浪,随后点了点头。

  看出了对方心中的纠结,赵浪这时候笑着说道,

  “白老,我还是我,而且能更快的平息天下的内乱。”

  钜子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你父亲倒是狠厉。”

  听到这话,赵浪也只能苦笑了一声。

  他明白对方的意思,自己老爹这次的确是用整个天下作伐。

  但是他更知道,就算老爹不来这么一次,那么不久之后,会有更大的灾难,降临到天下百姓头上。

  这也是为什么。

  他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去和老爹多做分辩。

  至于和白老他们,就更没法细说了。

  “罢了,这天下之势,已经积蓄了良久,如今提前爆发,也不一定是坏事。”

  “浪儿,你尽快吧,天下百姓太苦了。”

  赵浪自然行礼答应。

  墨家的后患去除了,赵浪再到了卑贱者这里。

  媚在最前面,有些紧张的看着赵浪。

  “有没有伤到哪里?”

  赵浪上前打量了媚一番,没发现伤口,这才放心。

  只是这一番动作,倒是让媚放松了不少。

  “公子...太子...”

  媚想要说话,却连怎么称呼赵浪都拿不准了,还是赵浪淡然的说道,

  “叫阿浪。”

  “阿浪。”

  媚这才喊了一声,然后说道,

  “我没事。”

  赵浪点点头,

  “尽快让咸阳城安定下来,这些天,配合官府,不准让其他人出咸阳。”

  媚极为顺从的点头同意,只是脸色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

  “阿浪,我还是想和姐妹们在一起...”

  赵浪是什么身份?

  大秦的太子!

  只有随意想想,太子的女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技院里面。

  赵浪不等媚的话说完,就淡然回道,

  “你想在哪里就在哪里,我支持你。”

  “卑贱者的事情,我也会尽快解决。”

  现在大秦所有的人口也不过是两千多万,人口少的很,他怎么会允许里面还有奴隶?

  至于媚,还是那句话,他不会把别人当动物一样养起来。

  听到这话,媚兴奋直接给赵浪抛了一个媚眼。

  赵浪略有尴尬转过头,现在不是作诗的时候。

  等卑贱者离开,赵浪这才朝着农人的队伍走去。

  到了农人队伍前,赵浪带着几分心虚问道,

  “圣女呢?”

  一个农人似乎早有准备,回到,

  “首领,圣女刚刚已经离开了。”

  赵浪现在一愣,随后咬牙切齿的说道,

  “又跑了!?去了哪儿?”

  农人回道,

  “圣女说,辽东有难,她就先回去了。“

  赵浪嗒嗒嘴,这倒是小白莲的风格,但是他当然知道,小白莲离开肯定也和他的身份有关。

  从某个方面来说的话,自己的老爹,可是小白莲的杀父仇人。

  自己这身份就很尴尬了。

  现在走了也好,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白莲。

  难啊!

  想到这里,赵浪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他身后传来了魏王咎略显冷淡的声音,

  “大秦太子嬴浪,是在可惜燕王后人已经逃走了?”

  赵浪顿时转身,看向韩王成和魏王咎。

  两人眼中此时都有着几分愤恨。

  赵浪自然能理解,这事儿放谁身上都得懵。

  用难听点的话来说,这两人这波属于是认贼做父了。

  “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听了。”

  赵浪淡然的说道。

  魏王咎这时候惨笑了一声,

  “成王败寇,此次,我魏国却是一败涂地了。”

  “当初是你救了本王,现在你杀了本王吧。”

  赵浪却摇摇头,

  “当初说过,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们的王室也保留。”

  “如今结果是一样的,只是过程有些不同,而且速度更快,那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韩王成和魏王咎都愣了一下。

  乍一听,赵浪好像说的很有道理啊。

  只有赵浪知道,自己在偷换概念,当然不会让两人多想,直接下令道,

  “现在辽东危急,还需要两位的帮助。”

  “稍作休息一下,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说完,就直接让两人自己去休息。

  “赵...太子殿下就这么让我们自己去休息?”

  魏王咎带着几分不可置信问道。

  赵浪直接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还要有事,你们明天记得来汇合就是。“

  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看着赵浪对他们一如既往的信任,魏王咎和韩王成一时间有些神色难明。

  韩王成咬了咬牙,说道,

  “魏王,你如何看?”

  魏王咎苦笑了一声,说道,

  “天意弄人啊,赵...唉,这一路你也看在眼里...不过,公子浪的气度,的确是天下无双。”

  “罢了,我们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去辽东,这路途可遥远的很。”

  韩王成也只能点点头。

  很快,两人就带着小三和小四离开了这里。

  带这两人也是有原因的,本来就识字,又聪慧,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还懂规矩。

  是最贴心的仆人了。

  赵浪这时候却早已经来到了杏堂,好不容易回了咸阳,总要看看几位老人。

  而且自己的身份,恐怕也要让两人惊讶一番。

  虽然赵浪的心性已然不同以往,但是老爹是始皇帝,的确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此时杏堂已然开门。

  门口还有不少伤患,昨晚咸阳的动乱,也死伤了不少。

  卑贱者们下手也不轻。

  到了内院,就看到了正在忙碌的秦老,手里还用心肺复苏救着人。

  秦老也看到了他,但是他的第一反应,却是直接放下了手中的病人,朝屋子里面喊道,

  “老东西,快出来,看看谁回来了。”

  下一瞬,田老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两位老人眼睛齐齐一亮,看着赵浪说道,

  “首领回来了!”

  赵浪这时候却没有时间去问两人怎么会都在这里,而是指着地上的病人说道,

  “秦老,这...”

  这心肺复苏中间可不是随便能停的,会死人的!

  秦老这时候嫌弃的看了地上的人一眼,说道,

  “没事,死了就死了。”

  赵浪直接蒙了,秦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血了?

  寻常农人就算是没钱,秦老也是尽力医治的。

  好在秦老很快说道,

  “这人的府邸丢出来过好几个重伤的奴婢,老夫早就不想救了,现在你来了刚好。”

  赵浪顿时明白了。

  看来卑贱者们这是趁机报仇了。

  这种折磨自己族人的禽兽,死也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

  “首领,昨晚的动静,是您弄出来的吧。”

  秦老这时候迫不及待的问道,

  “有没有打下皇宫?”

  “见到你爹了吗?”

  赵浪有些木然的点点头,他现在要是还不知道秦老已经知道了这些,那也太傻了,

  “秦老,我已经知道了,我爹就是当今的始皇帝。”

  听到这话,两个老人没有丝毫的震惊。

  而是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期待的看到对方那震惊的样子。

  可当两人相对而视一会儿之后,就慢慢的反应过来,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早知道了?”

  说完,便同时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就好像一场好戏没有看成。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