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夏日萤火 > 80.第 80 章

80.第 80 章


  婚后第十年, 两人有了两个孩子。


  老大时千五岁,妹妹时宝宝今年三岁。


  她的到来是个意外,那会千萤才生完第一个小孩没多久。时千是个男孩, 还没出生的时候就闹腾不止,千萤整个孕期被折磨得生生瘦了几斤。


  吃不下东西、半夜脚抽筋、浮肿乏力、时不时还得感受到他在肚子里的闹腾。


  刚开始两个月她吃什么吐什么, 时陆没有办法,特意给她找了个调理身体的营养师, 经常大半夜还要开着车满城市给她找没关门的酸辣粉。


  千萤胸闷睡不着他也陪着她在阳台整夜吹风,晚上给她的脚按摩, 家里家具硬角都包上了, 下楼梯都小心翼翼扶着。


  即便小心翼翼呵护之际,医院生产那天, 时陆还是在产房外走廊上硬生生红了眼。


  母子平安。


  护士抱着小孩出来时所有人都凑过去看这个新生儿, 只有时陆径直冲到千萤床前。


  她整张脸都被汗水湿透,浑身是脱力后虚弱,嘴唇苍白。


  见到他,竟然第一反应是缓缓笑了。


  “鹿鹿...”千萤偏头看他, 静静笑着注视。


  “以后不生了。”时陆双手紧握住她的手,颤抖着把唇印在上面,眼睛的红又加深了一圈。


  “再也不生了...”


  “我们有宝宝了。”千萤温柔地说。


  “那个坏东西, 等我以后收拾他。”时陆抽泣了下,恨恨说。


  时千小朋友刚一出生就成了父亲眼中的坏家伙。


  在月子里, 他整天哭闹不止, 让月嫂阿姨都操碎了心,千萤每次抱着他的时候都在忧心。


  以后长大了该有多皮啊。


  事实上,随着一天天的长大,时千却慢慢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 被人抱在怀里时总是用那双漆黑透亮的眸子静静盯着,偶尔对着人笑。


  连阿姨都觉得神奇。


  他继承了父亲和母亲的优秀基因,大眼睛白皮肤,圆润可爱,是个极其漂亮的小孩。


  周围人都喜爱他,家里长辈更是对他宽容疼爱。有一次,时斯年过来探望,在阿姨提议下轻轻抱过了他,怀里小孩立刻大哭起来,时斯年拧紧眉头,用手里的小玩具和吃食去逗他,只是紧张抱着,却舍不得责备。


  小恶魔时期大家对他都是又爱又恨。


  稍稍安分之后,就只剩下无边的爱意了。


  这个时候,时千小朋友已经一岁了。


  经历了将近一年的兵荒马乱,他终于消停了下来,变成了一个正常普通、会听大人讲道理的孩子。


  而时陆,经过这次初为人父的特别体验之后,一口气给她列举了独生子女家庭的十大好处。


  千萤倒是还好,不过时陆担心,她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拥有第二个小孩的念头。


  时宝宝是在一个平常的夜晚有的。


  时陆深受小恶魔折磨已久,待他稍稍可以离开人之后,就把他扔给了家里阿姨,让两边家长照看着,拐着千萤出来,找了个人少的小海岛,彻彻底底清静几天。


  原本来之前计划得很好,游泳潜水享受海边日光浴,千萤连泳衣都带了好几套,结果一过来,就泡在了酒店,昏天暗地几天没出门。


  好在后面正常玩了不少。


  最后一天,计生用品用完了,时陆停下,懊恼准备下床去买,千萤迷迷糊糊拉住他,“一次应该没有关系。”


  问题就出在这一次上面。


  时陆事后把自己关在房间反省了几小时,最终认命接受这个现实。


  时宝宝人如其名。


  从降临到诞生都顺利意外极了,和他哥哥截然不同的性子,在襁褓中时就会自己乖乖捧着奶瓶喝奶,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瞅着人。


  时陆对她的包容心要更强一点,大部分时候都是和颜悦色,虽然她的到来是个意外,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释然这个意外。


  比起这两个小孩,他更爱千萤。


  生活平顺如常,他们也在时间流逝中一点点健康长大了。


  时千五岁时去上了幼儿园,时宝宝还在家里让阿姨带着,千萤仍然在医院,只是在前年升成了护士长,不用上夜班,工作时间固定很多。


  一个周末,阿姨有事请假回家了,千萤刚好要去医院加班,时陆休息在家,兼顾着照顾两个小朋友的任务。


  早上千萤准备好早餐,照顾他们吃完之后才离开,临走前,她看向坐在桌边的人。时陆脸上架着一副银边眼镜,正对着面前电脑专注浏览。


  她嘱咐道:“我去上班了,你看好他们。”


  “去吧。”时陆抬起头,同时朝她伸出手。


  千萤走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匆匆拿起包。


  “中午记得准备午餐。”


  几岁的小孩正是精力旺盛之时,千萤一走,吃好早餐的两人就蹦跶了起来,时陆眼神迟迟才从屏幕上移开。


  时千手里拿着小玩具爬上了沙发,时宝宝跟在他后头连声叫着:“哥哥...哥哥...”


  两人年龄相差不是太大,凑在一起,简直是一场灾难。


  不一会,整个屋子被他们搅得乱七八糟,时陆停下办公,合起电脑摘掉眼镜,揉着眉心朝那两个捣蛋鬼走去。


  “时千,你们能不能休息一会。”


  “爸爸!”


  时陆的威严在他们面前毫无作用,甚至看到他来,更加兴奋了。


  时千放下地毯上被他弄得一团乱的拼图,站起来扑到他怀里,时陆单手抱住他,时宝宝也跟着哥哥一起,扑上来抱住他的腿。


  “爸爸、爸爸...”她张开手要抱抱。


  时陆只好俯下身,一边抱了一个,没多久,就被他们两压倒在了沙发上。


  带孩子不累,只是心力交瘁,感觉什么都没做,却也让你什么都做不了,尤其还是在两个的前提下。


  中午让他们吃饭也是件大工程。


  时千还好,自己坐在椅子上抓着小勺子,吃得很顺利,时宝宝就不行了,时陆把她放在腿上,一口一口努力喂着。


  伺候完两个小的,时陆也没什么胃口了,草草吃了两口,又被他们抓去玩水彩笔。


  虽然是两兄妹,但是时千和时宝宝爱好截然不同,时千还被人抱在手里的时候就对音乐特别敏感,每次一听到有人放音乐哭声立刻止住,刚学会走路,就会爬上凳子摸着客厅摆放的那台钢琴乱按。


  时宝宝则打一出生喜欢颜料画笔,周岁抓周那天,在一堆的物件中独独摸中了角落那套水彩,大家都笑说她要女承父业。


  此时,两人各玩各的,时陆照看完这个又要照看那个,陪时千弹了会钢琴,又和时宝宝一起玩涂画,小孩子声音叽叽喳喳吵得他头疼,叫了一天的嗓子也干涩沙哑,到最后,快要日落西斜时,时陆终于精力耗尽,任由着他们自己玩去。


  千萤下班回来后就看到了一场灾难。


  时千坐在钢琴前胡乱按着,吵闹的噪音充斥着整个客厅,时宝宝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画笔和纸板,她旁边摊开着一盒水彩,家里到处都涂满了五颜六色的颜料。


  而时陆,正生无可恋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放弃抵抗。


  她深吸一口气,放下包,拎起掉落地上的抱枕就敲了过去。


  时陆被她结结实实揍了一顿。


  千萤教训完他,抱着两个小孩上去洗澡,时陆认命收拾客厅里的烂摊子,收到一半,又忍不住停下望了望天,心中哀叹。


  这日子没法过了。


  千萤一直把两个小家伙收拾好才下楼,底下已经被时陆整理得差不多。从早到晚,心理和身体的双重耗损,让他累得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正靠在椅子上休整喘息。


  “让你带个孩子差点把家都抄了。”


  “万一哪天我和阿姨都不在怎么办?”


  “你们三是不是要去睡桥洞了?”


  千萤系上围裙去厨房忙碌,想起回来时的惨状,还不忘数落他,时陆话里不免带了点委屈。


  “可是我已经从早到晚都在带着他们了。”


  “辛苦了辛苦了。”千萤听到他声音,从厨房切了片黄瓜出来,顺手塞到他嘴里。


  “今天真是辛苦我们鹿鹿了。”


  时陆咀嚼着,顺势仰起脸。


  千萤低头亲了亲他的唇。


  时陆刚想要抓住她深入,千萤已经起身离开,不忘说:“行了,你收拾完就上去看着他们两个,我要做饭,待会下来吃。”


  “............”


  这个晚上,哄睡了两个小孩,两人终于得以珍贵的独处时光。


  千萤躺在床上,还在看群里幼儿园老师发的最近流感通知,担忧念叨:“明天好像还要降温,要不给时千多穿一点,顺便给他冲点板蓝根。”


  “时宝宝也要,年纪小的小孩免疫力最差。”


  她自言自语,全副心神都放在了孩子身上,自从小孩出生之后,千萤有部分精力就分给了他们,随着这几年两人的日渐长大,千萤的注意力更是越发加重起来。


  接连的事情加在一起,被忽视的感觉愈发明显。


  时陆忍了忍,还是抑制不住控诉出声。


  “你总是这样。”他委屈地说。


  “一点也不爱我。”


  千萤停下动作,无奈看他:“我这颗心都掏给你了,你还要怎样?”


  “我要你一直爱我,只爱我,永远爱我。”


  这么多年,他看她的眼神依旧是如此执拗,在卧室安静的灯下,又蔓延着无声的失落。


  千萤回想着最近和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了然,放下手机,过去抱住了他。


  “我当然最爱你了啊。”她轻轻地说。


  “傻鹿鹿。”


  “你今天从头到尾都没有关心过我一句。”时陆同样把她揽紧在怀里,下巴搭在她头顶,语气低落。


  “我错了。”千萤知错就改,脸蹭了蹭他脖子,难得撒娇:“你就原谅我吧。”


  “你总是这样。”时陆被她亲昵弄得发痒,想忍住却又压制不了嘴角上扬。


  “我又怎么了?”


  “就知道花言巧语哄我。”


  “我哪有。”千萤抬起脸,把他的头拉下来一点,凑过去吻他的嘴唇。


  “我身体力行哄你...”话语模糊传出来。


  算起来,两人似乎很久没有亲密过了,千萤每天下班忙完,又满心关注孩子,再到时陆,就不免敷衍了几分。


  她想着他是大人,却忘记了,不管年岁多少,时陆在她面前永远是那个需要爱的小孩。


  而时陆,总是轻而易举被她一点点的爱意哄好。


  “那你下次不准这样了。”凶巴巴的话语,在温柔绵绵的亲吻中毫无威慑力,千萤伸手解开他的睡衣扣子,用行动回答了他。


  时千六岁那年,上了幼儿园大班,儿童节,他们班里准备策划一个节目,是舞台剧的童话故事,正在挑选着演员。


  当天回来时千就怏怏不乐的,放下书包也不像平常一样叽叽喳喳了,反而一反常态有气无力坐在桌前不讲话。


  千萤还没下班,家里就时陆在,见到自己小儿子这副模样,本着父亲的关怀,他拿着水杯经过,随口问了句。


  “怎么了?”


  突然收到来自老父亲的关心,原本只是委屈难过的时千眼睛顿时红了,伸出小手揉了揉,奶音委屈巴巴的。


  “我们老师今天选小霏当公主了,可是她不愿意,她要去当魔女,我好难过呜呜呜。”


  时陆:“............”


  这件事他隐约在这几天的饭桌上听闻,都是时千叽叽喳喳和千萤说的,好像是个什么童话,他被挑选成为了王子的扮演者,而这个拒绝了公主角色的小霏,似乎正是被他三天两头挂在嘴边的喜欢对象。


  处理过无数大大小小投资的时陆,第一次要处理几岁小屁孩的爱恨情仇,一时间,他不免伸手揉了揉眉心。


  时千还在那里哇哇大哭:“我花了这么多心思,还特意偷偷私底下去找老师推荐她,可是她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呜呜呜呜她不想和我演王子公主...”


  “.........”时陆还是第一次知道他儿子有这本事,还会偷偷给自己谋私。


  他看着那个伤心悲痛的人,头疼。


  “时千。”他出声叫他。


  时陆平静叫着他名字时,时千是有几分畏惧的,每次时陆叫他都是直呼其名,听不出任何亲切。曾经时宝宝出生之后拥有了自己的小名,他也满怀期待跑去问过时陆。


  “爸爸,那我的小名是什么呀?”


  时陆顿了数秒,最终只能无情宣布:“你没有小名。”


  家里只能有一个带千的小名,多了会弄混。


  “你在找老师之前,问过那个女孩子的想法吗?”时陆这样说。时千闻言,哭声逐渐变弱,抬起通红的脸抽泣着回答。


  “没有...”


  “所以只是你想要让她当公主而已。”时陆仔细地和他讲道理:“或许人家就喜欢当一个魔女呢?”


  “你是不是要尊重别人的梦想和决定?”他弯下腰,盯着他的眼睛平静阐述,时千似懂非懂,但难过却奇异的慢慢止住了。


  他抽泣了声:“可、可是,公主这么漂亮,她为什么不喜欢啊。”


  “这就得你去问她了呀。”


  时陆温声道,抽起桌上纸巾擦干他脸上泪痕和被汗湿的头发,他手掌揉了揉他小脑袋,把人抱到怀里。


  “别哭了,待会感冒了。”


  小孩软乎乎的两只手抱住他脖子,整个人乖乖趴在他怀里,脸温顺搭在他肩上。


  “爸爸。”时千哭过后鼻音浓重,软软叫着。


  “嗯?”


  “那妈妈也有自己的梦想吗?”


  “当然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妈妈也有。”


  “哦。”他已经平复了下来,没有先前的伤心难过,时千抱紧他,紧紧依偎着。


  “爸爸,我明天就去问小霏。”


  “好。”时陆应完稍顿,拍了拍他的后背,又夸奖了一句:“乖宝宝。”


  第二天,晚饭的饭桌上,千萤看见自己儿子在椅子上端正坐着,兴致昂扬地宣布。


  “我不演王子了,我要去演一只兔子。”


  千萤:“?”


  她一脸困惑看向时陆,他也比了个摇头的模样。


  只见时千小朋友接下来给他们很认真地解惑。


  “小霏说她不喜欢当公主,她的梦想是成为一个魔女,没有办法,我只好放弃当王子,去做她怀里的那只兔子啦!”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一定更!!!tt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332768/7151599.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