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三棱钉改造神箭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三棱钉改造神箭


  襄阳城!

  我刘寄奴一定要在这里成就一番功业!

  激烈的战况,极大的刺激了刘裕的神经,他攥紧了拳头,兴奋的盯着处处冒火的战场。

  “死吧!”

  一阵微风卷起,刘裕下意识的就判断出来,这阵风和自然吹拂的微风来源不同。

  这是刀风!

  只一个转身的功夫,刘裕的长刀就已然出鞘,可惜已经太晚,在他的身后,那氐秦士兵的长刀已经逼近了他的后腰。

  只需要用力一挑,便可以触及刘裕的心肝。

  难道,一代名将,还未建立真正功业的京口猛虎刘寄奴,今日竟要栽倒在这襄阳城楼上?

  落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命运?

  “你去死吧!”

  就在刘裕匆忙转身,想要抵抗的这个当口,忽然间,一个完全不同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柄闪着寒光的钢刀!

  就在小兵终于鼓起了力气,要刺向刘裕的后身的时候,要知道,做到这一点十分不容易,如果小兵浑身上下完完整整的,没有一点伤,背后偷袭,当然会轻易成功。

  然而,现在小兵自己也身受重伤,且气衰力竭,如果不是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冒着刺了这一刀,即刻就死的信念,小兵甚至连爬都爬不起来。

  刘裕周身都配备了甲胄,并不是毫无防卫,想找到他的要害部位,一击毙命,并不容易。

  然而,这位氐秦小兵却做到了符睿他们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抓住了机会,也找到了刘裕难得的松懈之时。

  然而,就在他要刺出毕生最后一刀的时候,一个九尺高的壮汉凭空出现,轻轻一拨,就把他的长刀打落到一边。

  那壮汉不只是凌空出现,还大喝了一声,成功让失神的刘裕灵魂归窍。

  咚的一声,那氐秦小兵堪堪倒地,檀凭之盛怒未解,几步跳上去,就要再给他一刀,死透了才好!

  刘裕却拦住了他:“凭之,不必了,他已经快死了。”

  “可是寄奴,他刚才还想要了你的命,你居然还想饶了他?”

  “这不是饶了他,只是让他自生自灭而已。”

  没有时间再继续废话了,新的一波秦军再次冲上了城楼,刘裕和檀凭之两人合作一处,兄弟两人终于见面,只要他二人合作,便是所向披靡,没有敌手!

  两人背靠城墙,迎战冲击上来的秦兵,而在他们的周围,爬上木梯的北府兵也正在向他二人靠拢。

  刘裕将手中长矛随便一戳,便扎进了倒地的秦兵的肚皮上,我是一颗青松,直挺挺站好!

  那长矛就好像是能够洞悉人心似的,不必刘裕将它摆正,他便不偏不倚的戳在那敌军的尸体上,一动不动,笔直的立着。

  主人,我不会给你找麻烦的!

  还望赶紧想起我!

  这便是那长矛的心声,刘裕却并没有心情去破解,宝刀打起,便是一波横劈竖砍,管他来人是谁,只管持续出招。

  最好的防守,便是进攻,刘裕深谙此理,现在又有好兄弟檀凭之在身边,更加如虎添翼。

  两人且攻且守,互为犄角,很快秦兵便在他们的眼前瓜菜一般纷纷倒地。

  “凭之,我们要想个办法,把兄弟们带下城楼去!”

  刘裕抬手便是一刀,一个氐秦士兵的胳膊瞬间就掉了下去,哇哇哇,那小兵大叫着狂奔出去,彻底将战阵搅乱。

  趁着这个乱劲,刘裕赶紧和好兄弟通了个气,檀凭之点点头:“你说得对,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一个小兵竟然想从下方偷袭,抱住老檀的腰,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

  老檀岂能让他得逞,那秦兵死死的抓住凭之的腰,这一伙秦兵的作战能力终于有所上升了,还知道要打配合。

  一人抓住檀凭之的老腰,企图限制他的动作,紧接着,上方的长刀长戟便挥了上来。

  就在那小兵跑过来抱腰的那个瞬间,檀凭之视线上方,一柄长刀就横着扫了过来。

  周围到处都是人,老檀只能看到长刀,根本就分辨不清那持刀的人是哪位。

  嗖的一下,长刀扫过,檀凭之略一闪身,那刀刃就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

  蹭蹭!

  好险!

  老檀虽然没有受伤,然而,那凌厉的刀锋却仍然没给他好果子吃,为了登城方便,檀凭之把头盔早就扔到了城楼底下,如今,他的头上只裹着黑布巾,猛地被这样扫了一下,整个发髻松散了不说,那被黑布巾裹得很严实的一部分头发,居然被刀锋带走了!

  “娘的!”

  “老子的头发被这帮龟孙削下去了!”

  檀凭之大喝一声,气得鼻孔冒青烟,怎么办?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老檀可是最孝顺的了,宝贝发髻散了架,老檀岂能饶他。

  举起钢刀,就是一通砍瓜切菜,管他眼前的是谁,伤了他的又是谁,反正都是敌人,都送去死是最好的!

  “凭之,注意挪动脚步,我们从梯子上再下去!”

  什么什么?

  原路再下去?

  寄奴莫不是疯了?这怎么可能?

  檀凭之把刘裕当成天神一样,事事听从,可现在也不能再继续从命了。

  登上城楼,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现在居然还想原路返回去,不要说这根本就没有可能,就算有,晋军也应该尽早攻入城中才是,怎能原路返回?

  如此这般操作,刚才死伤的兄弟不是白白牺牲了?

  “寄奴,两边都堵满了秦兵,我们怎么可能冲的出去?”

  就在刚才,他们头上的箭雨都已经减少了许多,很显然,王谧指挥的弓箭手,也顾忌着刘裕他们在攻城,怕伤到他们。

  四周都是氐秦士兵,汹涌澎湃,虽然北府兵也在渐渐的向上补充力量,但人员上究竟还是比不上秦兵。

  如今的襄阳城楼上,整个战阵是呈现晋、秦、晋的态势,角楼两侧,北府兵不断的从木梯处增援上来,城楼的外部已经被他们包围。

  而从城楼内侧补充上来的秦兵,却因为城楼最中间早就已经被刘裕他们占领,迟迟攻不进去。

  于是这一伙从城内补充上来的秦兵,便好像是肉馅似的,被包夹在两股北府兵中间。

  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只得拼命厮杀,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厮杀。

  正是这样的战阵布局,让刘裕他们也陷入了某种困境。

  虽然秦兵无法在他们这里讨到便宜,但是因为秦兵的封堵,无法和外层的北府兵取得联系,更无法联手。

  更不要说什么冲出去了!

  “寄奴,那木梯险峻,上来都已经很不容易,如何能原路返回去?这还不说,我们现在挡住秦兵的攻击,已经是手脚并用,没有强力支援帮我们把这一伙秦兵打退,我看,我们根本就下不去!”

  难得檀凭之这次头脑如此清醒,说的头头是道,或许正是紧张的战局,刺激了他的思考能力。

  “先别急,我们先一点点往外挪动,总能找到机会。”

  刘裕又砍杀了两个人,便可以移动身形,渐渐向破损的那一侧角楼行进,相比来说,还是那边的防守更加松懈,还不需要担心角楼里防守的秦兵。

  刘裕已经行动,檀凭之没有不跟随的道理,虽然他还对刘裕的这个决定充满了质疑,但是,很显然的,一直在这里反复砍杀也不是长久之计。

  “可惜啊!”

  “无法和王秘书他们取得联络!”檀凭之一边冲杀,一边感叹。

  战况激烈,他们连向城楼下方传递消息的时间都没有,更不要说和距离城楼极远的王谧取得联系。

  诶,如果能取得联系,至少可以让王谧给他们提供一些弓箭掩护,说不定原路返回的计策还能够成功。

  然而,哪里有掩护?

  就只是现在,从北府兵进攻部位射过来的箭矢,就已经减少了很多,甚至还不如战争刚开始的时候。

  刘裕他们也无法预料到城下的北府兵是个什么情况,只能依着自己的直觉,争取保住更多人的性命而已。

  哆哆,嗖嗖嗖!

  咚咚咚!

  就在刘裕他们再不抱希望,打算自行拼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恍然间,从北府兵战阵方向,无数的箭矢跃上了襄阳城楼!

  “寄奴快看!”

  “放箭了,北府兵放箭了!”

  看到那些凌空跃起的箭矢,檀凭之刚刚有些郁闷的心情,顿时便明朗了起来。

  “等一下!”

  “这箭好像有问题!”

  刘裕原本正在用力厮杀,唯恐一刻停顿,就会被氐秦士兵抓住空当,然而,现在他却停下来了。

  不是他执意如此,他是被动的!

  只因在他的眼前,已经无人可打。

  几支箭矢冲上来,在他目标范围之内的氐秦士兵居然就一排排的倒下,站也站不起。

  因为早就有约定,为了能够减少北府兵的伤亡,大军还在得胜堡的时候,他们便商讨过具体的策略。

  形势进展到了攻城的这一步的时候,刘裕带着士兵们冲上城楼,便要立刻占据有利位置。

  所谓有利位置,便是要绕到氐秦士兵的后方,目的就是为了让秦兵给北府兵挡箭。

  相较而言,氐秦士兵要比北府兵高大一些,有他们在城楼的外沿挡着,那顺着风势窜上高楼的北府箭矢,便不会射到自家人身上。

  根据战事的发展,刘裕认为他是很好的完成了既定计划,北府兵这边伤亡虽然也不少,但大多都是在和秦兵厮杀的时候,死于敌方之手。

  然而,现在,就在刘裕的眼前,那跃上高墙的箭矢,突然变了样,还没有戳中敌军的身体,便在天上径直散开,好像是天女散花一般。

  在穿云箭的周围,无数三棱钉四散飞起,不是一个,而是很多个!

  刘裕没有看错,在他眼前四散开花的,不是别的神奇之物,正是那些被氐秦放置在城楼下,铺设陷阱,打算让北府兵倒大霉的三棱钉!

  就在刚才,王谧确实是命令士兵们把这些三棱钉都收拾起来,现在看来,我们聪明的王秘书,是把这些暗器废物利用了!

  以己之矛攻己之盾,这正是王稚远的好谋略!

  “这是什么东西?”

  “太厉害了!”

  老檀眼睛虽大,但是眼神吧,其实并不是很好使,那三棱钉纷纷落地,他竟然还没有察觉这是他见过的东西。

  竟然还在惊叹,上天赐予了此等神物,助他们一臂之力。

  “快撤!”

  “别管其他的了!”

  趁着秦兵纷纷倒地,还没有组织起有效攻势的间隙,刘裕拉起身后的士兵,便冲向了角楼方向。

  檀凭之紧随其后,他们顾不得许多,也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思考一下王谧究竟是使用了何种魔法把这些沉重的三棱钉送上城楼的。

  只顾着拼命往木梯方向跑,这种三棱钉的穿云箭阵也不知道能持续多长时间,但是,这是今晚唯一的机会。

  如果不能好好抓住,他们这些登城的北府兵,非得都交代在这里不可!

  “刘将军,快往这边走!”

  负责在外围接应的北府兵,看到刘裕高大的身影,身后还跟着那么多的兄弟,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利落的解决了眼前的几个秦兵,给刘裕开出了一条路,直冲过来的刘裕手里也没闲着,虽然他此刻的最重要的任务是逃跑,可只要是撞到他的枪口的倒霉蛋,他也不会手软。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