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原神:璃月七星的枯燥生活云星 > 第70章 退后,我要开始装逼了

第70章 退后,我要开始装逼了


“大家小心,魔物冲过来了!”

    班尼特看着前方发现自己,随后冲了过来的丘丘人暴徒提醒道。

    自从云星跟着班尼特进入雪山,虽然这一路上路线规划都没问题。

    但是因为班尼特的霉运,基本上每次碰到雪山之中的魔物的时候。

    不是踩到树枝就是谁打个喷嚏,都会惊动这些暴动的魔物。

    好在一行人实力不错,要是换做常人,还真不敢陪班尼特进雪山。

    看着前方举着冰盾的丘丘人暴徒,记得当初游戏里这个冰盾着实是给自己戴上痛苦面具,愣是打半天都不带碎的。

    只不过现在嘛...

    云星掏出一枚摩拉拿在手中,嘴角勾起一丝轻轻的笑容。

    “退后,我要开始装逼了。”

    虽然众人有些不明白云星的意思,但说退后还是明白的。

    于是众人把舞台...啊不,把战场交给云星。

    手中摩拉对准前方,空气中浓郁的雷元素力量开始汇集,不断发出“滋滋”的声响。

    “恭喜你有幸成为第一个试验品,奖励是,一发超电磁炮!”

    只听“叮”的一声,手中摩拉瞬间消失。

    超高速度的摩拉带动汇集的雷元素力量轰向前方!

    耀眼的蓝色光柱照亮整个战场,一道雷电汇集的电磁炮轰然而出!

    丘丘人暴徒见状试图举盾抵挡,可惜力量差距过于悬殊。

    一发蓝色电磁炮轰出过后,原地已然灰飞烟灭,丘丘人暴徒连个渣都不剩。

    “嗯,这个攻击强度,大概在300级左右吧?”

    云星吹了吹手中泛出的白烟。

    一旁的众人看见云星这招都有些惊讶。

    菲谢尔努力掩饰自己眼神中的羡慕。

    “不愧是能与本皇女并列同行之人,如此毁天灭地之能,倒是能与吾之眷属,夜鸦之王奥兹抗衡。”

    奥兹靠近菲谢尔耳边

    “小姐,我不行的。”

    “我说你行,你就行!”

    随后一行人继续朝着云星感知的方向深入雪山。

    ...

    某个山洞之处。

    硕大无比的红色心脏映的整个山洞都变得血红。

    而在这红色心脏之前,站着一位雷系深渊咏者。

    “哼,激流那个家伙,调用了三台魔神机器都没能完成殿下的任务,我可不会让殿下失望!”

    高大的深渊咏者手持一本古朴秘典,此刻正看向红色心脏,嘴里还在逼逼叨叨着什么咒语。

    “感受深渊的恩典吧!哔哩哔哩哔哩...”

    随着咒语的吟唱,前方跳动的心脏开始发生变化,重新散发出活力猛的跳动了一下。

    而整个雪山仿佛都随着心脏发生一丝震动。

    “哼哼,只要完成了这次任务,相信王子殿下一定会更加器重我的!”琇書蛧

    这位恩典哥在原地狂热的自言自语道。

    深渊此次派人前来。

    就是为了复活数百年前葬身于此的魔龙杜林。

    数百年前坎瑞亚大难之时,掌握炼金术最高奥秘的黄金炼金术士莱茵多特放出所有漆黑生物。

    其中就包含了魔龙杜林。

    曾一度导致当时蒙德西风骑士团副团长,幼狼鲁斯坦因抵御灾厄牺牲。

    若不是温迪召唤特瓦林前来守护,蒙德城很有可能在那场灾厄中消失。

    而现在。

    深渊想要复活这头给蒙德带来大灾的魔龙。

    不仅仅是因为魔龙杜林的实力强悍,更重要的是,深渊想要借此寻找莱因多特的下落。

    因为只有莱茵多特才了解那股漆黑力量的运用。

    而对于想要推翻天理的深渊而言,那股漆黑的灾厄之力必须掌握在手中。

    深渊咏者紫电已经念完了记载中的咒语。

    杜林本就是炼金生物,深渊想要复活不过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

    见心脏开始恢复跳动,紫电满意的离开了此处。

    而山洞之内,不知过了多久。

    那跳动着的鲜红心脏处,竟缓缓浮现出一个人形少年!

    随着时间推移,少年从心脏中落下摔倒在地。

    “我...还活着?”

    棕发少年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在他的记忆之中,自己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被无情的扔进杜林嘴里。

    “又是一个失败品。”

    冷漠的语言出现在耳边。

    少年还没来得及感受降生于世间的喜悦,便被抛进杜林的狰狞大嘴之中。

    回想起之前的记忆,少年紧紧握拳。

    “我不是失败品。”

    随后少年缓缓走出山洞,消失在风雪之中。

    ...

    “好...好冷啊...为什么明明是夏天,这雪山上还有这么大的风雪啊...”

    冒险家帕拉德被冻得瑟瑟发抖。

    在冒险家协会发布雪山委托后,愣头青帕拉德第一时间就冲了过来。

    结果这座雪山给足了帕拉德教训。

    要不是骑士团派来负责搜救的安柏及时出现,可能雪山上就得多个人形雕塑了。

    “前面就是下雪山的路了,我还要再回雪山看看有没有其他人被困,你自己注意安全。”

    安柏将帕拉德送下雪山之后再度回到雪山之中。

    正巧发现了一道正在对付魔物的倩影。

    精湛的剑术在优菈手中犹如舞蹈,轻松收割着在场魔物的性命。

    等到战斗结束,安柏也赶到优菈身边。

    “嗨,优菈,这几天我都没看见你呢!”

    作为自己在蒙德城内为数不多的朋友,优菈见到安柏后脸色明显缓和下来。

    “安柏,果然你也来雪山了。”

    “是啊,琴团长说雪山很多冒险家被困,这些人还真是会给人添麻烦。”

    随即安柏摆了摆手,看向优菈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不说这些了,我听说,最近你和别人订婚了?这么大的事怎么没有告诉我!”

    第一次听到优菈订婚的消息,安柏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酸酸的感觉。

    提起这件事,优菈的脸色微红,连忙开口解释起来。

    “哎呀,没什么,别人都没答应,都是家族乱传的。”

    看着优菈解释的模样,安柏眉头微微一皱。

    直觉告诉她优菈对自己有所隐瞒。

    看来有必要来一次坦诚相见,好好拷问一下呢。

    随即安柏看向优菈说道。

    “我们好不容易一起来一次雪山,之后一起去我们的秘密地点泡个澡吧!”

    因为两人都拥有神之眼,所以温度对她们来说不是问题。

    优菈歪着头想了一下,便同意了安柏的请求。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41663102/36490709.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