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被迫卧底港口Mafia的日子里 > 第76章 076(二更)

第76章 076(二更)


神代清和好奇地看了一眼新来的情侣后,  就收回视线,表现地宛如一个普通的游客,而后训练有素地用眼角余光观察。

        针织帽男人身高目测190左右,有一头黑色的长发,  眼睛是墨绿色;他相貌是种雕刻般的英俊、五官深邃,  看得出是个混血;他的身上带着种很不好惹的、孤狼般的气质……可能是因为有女朋友在身边,  他微微有些收敛。

        好像琴酒。

        神代清和如此感叹。

        无论是身高、头发长度、瞳孔颜色,还有相貌气质方面……

        难道是琴酒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稍稍打量几眼情侣中的女方,神代清和把注意力收回。

        他确定了,让降谷前辈露出那种表情的就是这个针织帽男人。

        ——金发的青年的神情,  已变回了热情爽朗,好似刚才一瞬间的冷厉只是幻觉。

        安室透心中满是冰冷的怒火。

        诸星大,黑麦威士忌。

        在幼驯染诸伏景光的卧底身份暴露时,  追的最紧的黑衣组织成员。

        如果不是黑麦,  景光也不会差点就真死了,好不容易逃生也花了大半年休养身体,还落下了容易疲劳的后遗症。——如果说在诸伏景光暴露之前,  安室透只是因为单纯地出于公安警察对犯罪分子的排斥看对方不顺眼,如今这份不顺眼中,就掺杂了许多私人恩怨。

        ——到底什么时候,有机会弄死黑麦?

        今天应该是不行了。

        即使有机会也……

        安室透想起自己的初恋、宫野艾莲娜医生,  又想到初恋的女儿现在居然被黑麦欺骗做了他的女朋友,  怒火更甚。

        宫野明美:“大君?”

        赤井秀一收回视线,  “没事。”

        安室透,  波本威士忌。

        在日本公安卧底苏格兰身份暴露时,  追的最紧的黑衣组织成员。

        如果不是波本,  他也不需要追的那么逼真,  即使想要放过苏格兰,可在不远处就有波本追击的情况下,放水不可能太明显,赤井秀一只能估摸着朝非要害部位开了一枪,将苏格兰逼迫落水,那已经是当时能选择的最好结果。

        ——可惜好像做了无用功。

        ——黑衣组织捞起了苏格兰的尸身,对照细节后确认其死亡。

        而波本因为这个击毙卧底的功劳被他抢去,看他的眼神变得无比阴冷。

        赤井秀一毫不怀疑,但凡他有一点差错,这条毒蛇就会冒出来咬他一口,注入足以让他死亡的毒液。——要不是黑衣组织禁止代号成员自相残杀……

        ——到底什么时候,有机会弄死波本?

        宫野明美:“大君,我们坐这边吧,这里可以看到那颗树耶!”

        赤井秀一表情少许柔和,“都依你。”

        新来的情侣坐在湖边,背对着他们,偎依在一起,感情很好的样子。

        神代清和的八卦之心蠢蠢欲动,凑到安室透旁边,小声问:“认识的人?”

        “通缉犯?那个组织的成员?单纯灰色地带的人应该不会让你露出那种表情吧……”见安室透不回答,神代清和的脑洞逐渐放飞,“啊,难道是情敌什么的?安室前辈你今年算27了,的确是春心萌动的年龄……”

        太宰治不知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不对,27才春心萌动有点太晚了,该不会是受过情伤?”

        神代清和猜测:“或者纯粹是喜好异于常人?”

        唔。

        记得上次的民意调查里,男性国民普遍喜欢母亲般的大姐姐,甚至有个刚成年的、接受采访的男大学生说他喜欢40岁以上的女人,引发广泛点赞……

        太宰治眨了眨眼,“我听说有和非人类结婚的人……”

        安室透:“……”

        金发的青年伸手试图拨开凑过来的两人,没好气道,“你们再编下去,我是不是就要和大猩猩跳贴面舞?”

        ——没拨开。

        ——外套下摆被压住了,差点把自己也拨了。

        安室透眼皮一跳,对上表情无辜得如出一辙的川上清和跟太宰治,一时分辨不出是哪个在搞鬼,恼怒之余,心头有点恍惚。

        这真的是黑手党吗?

        他怎么感觉比同龄的小鬼还幼稚?!

        哦。

        其中一个不确定是不是黑手党,但另一个肯定是黑手党组织的首领。

        安室透露出和善的笑容,闲聊般道:“川上,我还没问你呢,你眼睛怎么变色了?”

        他想起在横滨安全屋时,坂口安吾送来的情报。

        以前那个瞳色是假的吗?

        “我就知道安室前辈不可能没发现。”

        神代清和快乐地说,“以前是戴了美瞳,现在这个才是真的。另外,我姓神代,川上也是假的。”

        好!

        总算把真名告诉降谷前辈了。

        什么时候才能进展到降谷前辈也把真名告诉他呢?

        安室透:“……”

        你还真是,完全不瞒着啊。

        金发青年试图抓对方痛脚、让其心虚从而抽回外套下摆的计划破产,他选择实话实说,“你们坐到我衣服了。”

        ……事实证明是太宰治坐到的。

        被发现的时候,太宰治还很不满意地挥舞着蛋糕叉,“安室前辈不要逃避话题!”

        鸢眸的小少年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轻车熟路地威胁,“你不说是谁的话,我就要过去问了哦?”

        安室透打量了下太宰治。

        ……一身黑。

        他顺应心意吐槽,“出来看樱花,就不能换身颜色柔和点的衣服吗?”

        神代清和一把搭住太宰治的肩膀,把太宰猫猫往自己身边一拉,“你不觉得黑白配很经典?”

        穿着身奶白色风衣的少年这么说着,顺手把蛋糕叉拿回,继续吃自己的蛋糕。

        太宰治起身。

        安室透拦下。

        太宰治:盯——

        安室透举手投降,“好吧,那是个诈骗犯。”

        金发黑皮的公安卧底诚恳地编排,“就是那种虽然嘴巴不甜、表情也不怎么丰富,可就是能靠外表和人设骗财骗色的诈骗犯。”

        眼看太宰治取出手机在打110,安室透飞快按住他的手,“当然,我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但我相信我的判断。”

        织田作之助:“……”

        早在针织帽男人出现时,前杀手的雷达就敏锐地拉响。

        红发青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他知道对方沾的血不会少。

        ——绝不是单纯的诈骗犯。

        随身助理织田微微叹了口气。

        安室透这个谎言,是骗不过首领和太宰的。

        太宰治没有坐回去,而是愉快道:“我没有钱!那我去啦!”

        眼见黑外套的小少年灵巧地绕过他阻拦的手,轻快地奔向诸星大,安室透:“……”

        啊。

        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没关系吗,让太宰君去找那种危险人物?”安室透转向神代清和。

        “所以他是谁?”

        “我不对付的同僚,黑麦威士忌。”

        “和琴酒先生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没有。”

        得到答案的神代清和点点头,“但是他的气质真的和琴酒先生很像,我猜作风也类似?”

        黑发少年扭开一瓶冰饮,笑着道,“而琴酒先生这种人,在没被妨碍到的时候,还不至于滥杀无辜。”

        湖边又来了新游客。

        一家三口,一对夫妻带着十岁左右的儿子。

        父母在一边交谈一边铺野餐布,小男孩四处张望,看见太宰治时眼睛一亮,哒哒哒跑过去和这个同龄人凑堆。

        神代清和:“看吧。”

        针织帽男人冷着张脸,而他的女友,温婉明丽的女人正柔柔地笑着,笑着和跑来搭话的两个孩子说着什么,还邀请他们分享带来的食物。

        太宰治拿着个蟹肉罐头回来了。

        小男孩也跟了过来,手里攥着块巧克力,眼巴巴地瞅着他,“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嘛!”

        神代清和失笑。

        太宰猫猫的魅力果然难以控制。

        小男孩开朗地跟他们打招呼,“两个叔叔好!大哥哥好!我叫星野亮,今年十岁,是帝丹小学的学生!”

        星野亮是个很漂亮的孩子,看得出来是混血,皮肤更白,五官轮廓也带着欧洲人的特征。

        等等。

        神代清和看着和小男孩自然地聊起来的降谷前辈,又看看那位黑麦威士忌,随意地想,这个角落的混血浓度是不是太高了点……

        三波游客。

        每波至少一个混血。

        总感觉是某种解谜的设定呢,某游戏迷想。

        午后。阳光明媚。

        春风浅浅吹拂,樱落如雨,粉色的花瓣点缀青翠的草坪,红与绿,因着双方都足够浅淡,显出种幻梦般的美好。

        小男孩已回去和父母待在一起。

        神代清和在玩手机游戏。

        太宰治同样。

        安室透瞄到那排行榜第一的战绩,又看到这眼熟的、在青少年之间大火的某pvp游戏的界面,内心充斥着无语,他看向表情似乎无动于衷的、唯一靠谱的成年人,“织田君,神代君他们……经常这样吗?”

        这该是花了多少时间在游戏上,才排到第一的?!

        港口mafia真的不会倒闭么。

        或者说……

        首领没有实权?除了之前见过的尾崎红叶,港口mafia还有两个男性干部,“大佐”听起来像外号更甚真名,“a”更是丝毫不走心,总觉得这两个干部的忠诚很值得怀疑……

        织田作之助:“嗯。”

        没有下文。

        安室透有点无力。

        他在黑衣组织常常接触的同僚,是那种说一句可以脑补十句的类型;打工时接触的同僚,是正常的一句脑补两三句的普通人;可能是为了平衡吧,织田君是那种基本不脑补的人,通常只理解字面意思。

        金发青年不得不解释,“我的意思是说,神代君这样沉迷游戏,公司没关系吗?”

        原来如此。

        那句话是想问这个。

        织田作之助恍然,点点头道:“没事。清和他效率很高。”——在外,首领要求直呼姓名。

        “额啊——”

        “嘭。”

        接连的、倒地的声音。

        一家三口,几乎是同时,捂住脖子、面色狰狞地倒在了地上。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41664206/29764813.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