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被迫卧底港口Mafia的日子里 > 第75章 075

第75章 075


安室透挂断电话。

        他深吸一口气,  先跟正在打短工的、咖啡厅的老板辞职,走到街道旁,找了个长椅坐下。

        四个多月前的场景历历在目。

        安室透没有忘记川上清和回横滨之前说的明年再来找他玩,但他以为那是对方还是少主的情况,  没想到现在对方已经是首领了,  仍然兑现了这个约定。

        港口mafia的首领这么闲的吗?

        而且作为一个黑手党组织的首领,  就这样拖家带口跑出来,真的没问题吗?

        是的。

        拖家带口。

        电话里,川上清和说他那边有三个人,除了他和随身保镖织田作之助外,  太宰治这次也在,又说他们这次预计玩7天,打算赏樱和泡温泉,  行程路线之类全由安室前辈安排,  如果有其他好玩的,安室前辈也可以加进去。

        “……”

        再想一次还是很无语。

        安室透叹了口气,认命地搜索起受欢迎的旅游路线来。

        还好黑衣组织最近没什么紧要任务。

        等等。

        川上清和……知道这点吗?

        新干线上。

        太宰治注视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  好半晌才把视线收回,他目光空茫地注视着虚空中某一点,完全不理会近在咫尺的声音。

        “小哥哥、小哥哥?”

        长相甜美的邻座小女孩关心道,“你受伤了吗?”

        神代清和没有笑意地勾了勾唇角:“不可以问这些哦。”

        他的神色冰凉。

        “诶,  可是……”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抱歉,  请原谅我们!”

        年轻的妈妈把小女孩抱回座位,  轻声责备,  态度不像是在说女儿不礼貌,  而像是在说她不应该去招惹危险生物。

        织田作之助:“现在是春假吧。”

        神代清和:“是啊。”

        他苦恼地说,  “太宰也太受欢迎了一点。”

        日本学校实行三假制,  除暑假和寒假外,还有3月下旬到4月上旬的春假,这个时间正是樱花盛开之时,新干线上到处是旅游和归家的学生,太宰治的同龄人浓度大大提升。

        这个小女孩算是好的,之前有个其他车厢跑来的小男孩,觉得太宰治的打扮很酷,居然神神秘秘地蹭过来问他右眼封印了什么。

        绝了。

        神代清和有种捂脸的冲动。

        可能也和太宰猫猫今天的穿着有关?

        浅蓝和白的拼接上衣是非常符合普通14岁孩子的衣着,放在太宰治身上很有减龄的效果,在加上从侧边看特别圆润的脸颊,以及像是受伤才绑上的绷带,缩在座位上发呆的样子也很有惹人怜爱的感觉……

        神代清和默默扭脸。

        怎么办。

        好像是他让太宰换衣服的锅。

        可是旅游难道还要穿一身黑?何况是去赏樱……

        “我要换衣服。”

        太宰治下了座位,“织田作,拿一下行李。”

        神代清和:“……”

        啊。

        生气了。

        从盥洗室换衣服回来,太宰治又恢复了那身不好惹的一身黑装扮,他快速地大力挤过坐在外侧、来不及避让的神代清和坐进靠窗的里侧座位,生闷气的样子,好一会儿才说话,“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个炸弹。”

        他们快到东京了。

        神代清和点点头,开始慢悠悠地给降谷前辈发邮件。

        直接报警或者找乘务员说明情况多麻烦,会被留下来等破案的,就算案子很快破了也要做笔录,这种时候果然应该走捷径。

        安室透:!!!

        金发黑皮的公安卧底看着邮件里写的“希望尽量不影响我们玩”头皮都要炸了,发现炸弹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吗?!哦,这还不是第一反应,炸弹是15分钟前太宰治发现的,15分钟后川上清和才给他发邮件……

        安室透无力吐槽。

        他快速地换上空白电话卡,给警视厅打了匿名报警电话,而就在他还想联系对应新干线乘务员的时候,车到站了。

        东京站下车的乘客纷纷涌出。

        里面或许就有那个装炸弹的犯人。

        但……

        已经没办法了。

        川上清和是故意卡在这个时间的。

        算了。

        本来以警视厅的效率,也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出罪犯……

        “安室前辈!”

        少年清亮的声音由远及近,川上清和跑过来,一把搭住他的肩膀,“别生气嘛,你看那边。”

        一辆外表很有辨识度的、漂亮的马自达停住,松田阵平和佐藤美和子从车上下来,手中拿着警官证快步跑向新干线工作人员。

        安室透:!!!

        金发黑皮的公安卧底下意识地微微佝偻身躯,想要把自己藏在国民的汪洋大海里。

        黑发少年小声道:“我们快走!”

        安室透:“跟我来。”

        四人潜行般来到安室透的车前,无声上车,飞快地驶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那之后,在搜查一课警察们的努力下,他们根据乘务员和热心乘客的描述找回了在特定时间去过厕所、有可能作案的几个嫌疑人,而太宰治由于年龄小又一时联系不上,再加作案的可能性极低,被跳过了。

        安室透的车,同样是白色马自达。

        神代清和默默腹诽降谷前辈和同期的缘分,据他所知,在上次杯户摩天轮事件后,松田阵平没有被调回爆破处,而是留在了搜查一课,可能是东京的爆炸案层出不穷,上层觉得放个拆弹精英在搜查一课会更方便吧。

        结果明明一个在时常加班出警的搜查一课,一个还经营着安室侦探的身份,居然四个月了都没有在一个案子里碰面?

        唔。

        这岂不正说明降谷前辈这方面运气不错。

        希望降谷前辈能带他们规避掉东京越来越频繁的案子,好好玩上7天。

        安室透一边开车,一边道:“太宰还没来过东京吧?有没有什么想去玩的地方?我整理了几条旅游路线……”

        “安室前辈。”

        太宰治的声音充满好奇,“我们为什么要跑啊?”

        和同样不知为何,但不会问出来的、体贴的织田作之助不同,太宰治有时候喜欢刨根问底,和懂不懂看气氛无关,或者说,太宰猫猫都懂,但他就是想要看到别人脸上尴尬、逃避、狼狈等等神色。

        安室透:“……”

        金发黑皮的公安卧底开始飞快地思考。

        和太宰治的交集只有在横滨打工的时候,换句话说,假设川上清和没有把上次来东京发生的事情告诉太宰治的话,太宰治对他的印象,还是……

        牛郎?

        感受到了窒息。

        安室透从后视镜里看向川上清和,面带询问之色,黑发的少年好似感应到了他的心情——

        “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神代清和状似好心地解释,“安室前辈就比较怕警察。”

        太宰治:盯——

        神代清和微笑脸,“哦,可能是怕特定的警察。”

        太宰治收回视线,喃喃道:“特定的警察啊……”

        绷带小少年在手机上操作着,很快找到了松田阵平和佐藤美和子的资料,这两人也算是警视厅立的标杆了,“是松田警官吗?还是佐藤警官?”

        安室透:“……”

        后座三个人里,果然还是织田作之助最眉清目秀了。

        新宿御苑。

        作为东京最大的日式庭园和法式庭园相结合的公园,风景自然很是优美,园区内有1300株、七十多种樱花,正是季节,放眼望去宛如粉色的云霞,深深浅浅,映在镜子般的湖面,也映在碧蓝的天空。

        安室透带着他们走向深处的日式庭园,游客逐渐稀少,他选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铺好野餐布,放上刚才在好几家相熟的店里买的、适合野餐时食用的牛奶蛋糕等餐品。

        织田作之助有点感慨:“真厉害啊。”

        昨天首领才通知安室透要来东京,今天一切就有条不紊。

        安室透眺望着淡粉色的、层层叠叠的樱花,心情也舒缓下来,笑着道:“我以前也做过导游。”

        太宰治想起小伙伴讲过的“打工皇帝”的说法,歪头道:

        “除了牛郎和导游,安室前辈还做过什么?”

        安室透:“什么都做过一点吧。”

        太宰治:“比如?”

        “厨师、服务生、侦探、邮政、牛奶工、调酒师……”

        安室透思考着道,“有的一时想不起来,哦对,还有游乐场解说员、游泳池救生员、网球教练……”

        太宰治:“…………”

        鸢眸的小少年清晰地认识到,要从安室透的职业里找破绽,难如登天。

        神代清和忍笑吐槽:“是不是太概括了,光是‘服务生’就包括咖啡厅、甜品屋、游轮、上流宴会、赌场之类的服务生吧。”

        太宰治默默啃了一口面包。

        织田作之助再次感叹,“真厉害。”

        “……”

        太宰治重整旗鼓,“都是短期工的话,应该赚不了多少钱吧?可是安室前辈的车好像很贵……”

        安室透笑了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算是个富二代吧。”

        金发青年的视线变得没有焦距,他的神情有点寂寥,有点怀念,“父母虽然在我小时候就走了,但也给我留下了不菲的遗产……”

        织田作之助安慰,“都过去了。”

        安室透:“嗯。”

        他露出一个坚强而释然的微笑。

        在漫天樱花衬托中,是可以放入游戏cg的那种画面。

        太宰治:“……”

        织田作你被骗了。

        神代清和:“……”

        降谷前辈,你是看到两个小的不好对付,就逮着大的欺负对吗。

        接下来的场景,大概可以概括为织田作之助和安室透和乐融融,甚至交流起育儿经验……

        鬼知道哪里来的经验。

        期间又有其他游客发现这里,在他们稍远处坐下。——来这里的基本都是想找清净的,不想被别人打扰,也不想打扰别人。

        又一对情侣过来。

        安室透的神情陡然变得冷厉。

        神代清和敏锐地看过去,只见一个戴着针织帽的高大男人和一个被他衬托得格外娇小的女人手挽着手走来——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41664206/29764814.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