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被迫卧底港口Mafia的日子里 > 第59章 059

第59章 059


清晨。

        异能特务科今日十分忙碌。

        有某个卧底报信,  特务科沉浸在“什么?港口mafia首领被刺杀了?”和“什么?杀手是梶井基次郎?”的消息里,  在安排追捕梶井基次郎的同时,也在积极关注横滨地下世界,尤其是港口mafia的动向。

        刚提供了情报的坂口安吾关闭暗网界面,快步走出办公室,  来到走廊靠窗的角落,  等待神代清和的电话。

        这样的大消息却只能通过邮件简洁书写,应该是盲打的,  清和前辈正处于不太方便联系的场合,是在和其他黑手党一起面见那位老首领吗?等到见完,清和前辈应该就会来电话了。坂口安吾回忆着整理的、待会要和搭档说的信息,  颇有些心神不宁。

        刺杀会不会成功了?

        就算没有成功,  那位老首领应该也没几天好活了……

        “叮铃铃。”

        坂口安吾精神一振。

        ……

        挂断电话。

        不多时,坂口安吾已站在种田山头火面前,将清和前辈带来的爆炸性消息一一道出。

        ——包括“港口mafia首领遇刺确认死亡”和“继位仪式将在干部a自海上归来后不日举行”。

        种田山头火笑呵呵地摇着扇子,发现有点冷,把扇子放下,欣慰道:“不错不错,  清和总算要继位了。”

        坂口安吾面上流露出少许不安:“真的能顺利继位吗?”

        尾崎红叶为什么短短时间内就变成清和前辈的的支持者,这里面有没有暗藏陷阱?a飘在海上,  回来后会不会大张旗鼓地反对?——退一步说,  即使继位了,  清和前辈年龄那么小,不会被当成傀儡和挡箭牌吧?

        焦虑。

        “安吾啊,  你这是关心则乱。”种田山头火摇了摇头,  说道,  “如果你想知道,  完全可以直接问清和嘛,瞎猜是没用的。”

        “……是,种田长官。”

        “我倒是对清和有信心得很。”

        特务科的最高长官面容和蔼,笑着道,“等到清和继位,整顿完港口mafia,还有不少挑战等着他呢。”

        想起搭档发出过的、“成为横滨的黑夜本身”的豪言壮语,坂口安吾陷入另一种不安,推了推眼镜喃喃:“让港口mafia在横滨地下一家独大……”他沉默半晌,忽然问,“特务科到时能帮忙吗?”

        “哪种帮忙?”

        “额,就是……”

        种田山头火神情一肃,“安吾,你是不是认为清和做了首领,港口mafia就会成为特务科的下属组织?”

        “……不对吗?”

        坂口安吾面上是浓浓的不解。

        “不对。”

        种田山头火慢悠悠说道,“港口mafia必须独立,特务科最多表现出欣赏,并在有价值的情况下有限度地合作,绝不能提供无条件的帮助。”他做了个比喻,“你就当港口mafia也是咱们的兄弟部门就好。”

        “‘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要是被内务省其他要员发现了端倪,这步棋就废了。”特务科最高长官的话语意味深长,“平衡,是政治的艺术。”

        坂口安吾坐在办公桌前时,脑中仍回荡着种田长官的话语。

        平衡……

        他好像有点懂了。

        等等。

        坂口安吾突然想起,清和前辈跟着种田长官去参加过几次内务省会议,那等清和前辈成为港口mafia首领后,不还是有被认出来的风险吗?虽然两方人马见面的概率很小,但不是完全没有可能……难道到时候要解释说清和前辈跳槽了?听起来不太有可信度的样子……

        ——种田长官不可能没想到这一点。

        难道说……

        和清和前辈的经历有关?

        坂口安吾是在两年前认识神代清和并和对方成为搭档的,他不是没有问过搭档进入特务科之前的经历,但在神代清和表示不想说后,出于尊重隐私的考虑,坂口安吾就再没有问过。如今努力回想,也只能想起……

        ——清和前辈似乎是被军警的异能特种部队“猎犬”,从一所未注册的私人异能研究所里救出的。

        港口mafia大楼。高级公寓层。

        神代清和结束了和搭档安吾的通话。

        少年情报员若有所思。

        没想到啊,暗网悬赏单里的赏金没有增加,只是副院长在悬赏里加入了别的东西:他关于自制`炸弹的研究的资料。

        ——这个操作也是暗网的特色之一。

        ——还记得吗,在被特务科暗暗阻扰前,这位副院长先生是想要以自身为人肉炸弹和老首领同归于尽的。——这就牵扯到一个问题:怎样让身上携带的炸弹通过安全检查?

        神代清和原本以为副院长是打算在老首领外出的时候下手的,但病重后,老首领缩在室内几个月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难道副院长为了攻克这个难题,真的研究出了什么?否则也不至于让梶井基次郎这个炸弹狂魔心动。

        ——想要接单的杀手和雇主,是可以在暗网私聊的。

        ——也许他们聊得实在太好,梶井基次郎连先完成刺杀任务再接单拿报酬这样的高风险的流程也能接受。——这流程虽然隐蔽,可以让被悬赏对象放松警惕,但单子若是被挂单人卡时间取消,杀手就白干了。

        把自己的猜测编辑成邮件发给安吾,让搭档和特务科去烦恼,神代清和再次感受到了“无事一身轻”的清爽,黑发的少年陷进沙发,暂时不去想继位后会遇到的、注定堆积成山的文件,把头脑完全放空。

        ——他睡着了。

        仍是清晨。

        朝阳的光从窗口倾泄进来,把空气中细小的微尘照耀成淡淡的金。

        窗子半开着,来自港口的海风悠悠吹拂,金色尘埃飞舞,模样像极了童话幻想中的精灵。

        搭配以浅绿和米黄为主的客厅里,黑发的少年躺在柔软的长沙发,柔顺的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被当做枕头的抱枕上,闭着眼睛似乎在熟睡。

        他穿着件宽松的白衬衫,皮肤却好像比衬衫还要白,在晨光中闪着珍珠般的光。

        整个房间,仿佛正随着少年的呼吸,一起一伏。

        恰似沉睡的画卷。

        ——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到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他们不约而同地保持着安静,转身往反方向走出门,脚步轻得好像两只猫科动物。

        太宰治:“……”

        织田作之助:“……”

        两人面面相觑。

        此时他们已来到走廊尽头的窗边,一个说话声不会打扰到睡着的少年的位置,太宰治轻声问:“清和昨天很累吗?他昨晚的邮件发的很晚。”

        织田作之助:“邮件?”

        太宰治心中涌起隐秘的欢喜,鸢眸的小少年仔细打量了红发的青年半晌,满意地收回视线,“秘密。”

        织田作之助并无探究的心思,只是说了他能说的,“昨晚刚回总部,首领就传唤了少主,那时候大概是8点,少主回来宿舍的时候,离0点还差几分钟。”

        四个小时。

        太宰治的神情倏然险恶。

        “从这里,能看到对面顶层的样子呢。”鸢眸的小少年眼底闪过暗芒,以一种担忧的语气道,“首领被刺杀了?”他的声音飞速转变,听起来亲切而讨喜,笑盈盈道,“既然森先生被抓,首领是快死了吗?”

        太宰治紧盯着织田作之助的脸,话语轻而缓,却含着某种道不明的锋锐,“还是说,已经死了?”

        半晌。

        仿佛从红发青年那张少有表情的脸上得到某种答案,鸢眸的小少年打了个睡眠不足的呵欠,随意地摆摆手,“我去喊清和。”

        织田作之助欲言又止。

        算了。

        少主不会怪太宰吵醒他的。

        称职的保镖……不,助理想着今早虽然乱,但过了这么久,mafia食堂应该已经恢复营业,洗漱打理了下自己后,兢兢业业地去端了三人份的早餐回来,等到他解决完自己那份,时间又过了好一会儿,仍然没有等到本该起床的少主。

        还有声称去喊少主起床的太宰。

        织田作之助:?

        红发的黑手党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到斜对面宿舍,慢慢推开虚掩的宿舍门,就见柔软的布艺长沙发上,棕发的小少年正抱着黑发的少年的腰部,脸埋在对方的胸膛,仿佛也睡熟了,景象温馨而治愈。

        织田作之助顿住。

        他想起今早喊太宰起床时对方没睡饱的样子,觉得发展成这种情况也合情合理,正要离开——

        就见沙发上的太宰治似乎是听见响声,抬起一只手朝他小幅度挥了挥。

        织田作之助:……

        神代清和又梦见鱼骨勒腰的惨烈场景。

        他在梦中和繁复的长裙搏斗了很久,才终于把裙子脱下,然后突然灵光一闪,想起老首领已经死了,他不需要再女装了,也就是说……

        ——这是梦。

        意识到这点时,神代清和睁开了眼睛。

        黑发的少年第一时间低头朝仍能感觉到紧束感的腰部看去,就见一个遮挡视线的、微卷的棕色柔软发顶。

        太宰?

        神代清和眯着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意识到在他不小心睡着时织田作之助已经接回太宰治,不由微笑起来。他微微动了动,忍不住嘶了一声:昨晚穿的长裙的束腰鱼骨有点硬,自己又在密道里走了那么久,该不会是勒出痕迹了吧?

        之前一直没注意,现在被太宰治这么一抱,就……

        窒息。

        以前的女性为了美丽,到底付出了多少啊!

        令人肃然起敬。

        神代清和一边想着些有的没的,一边忍着疼把太宰治的手挪开,“起床了太宰,快中午了。”

        “不起。”

        太宰治的声音闷闷的,鸢眸的小少年这样说着,半坐起身,掀开小伙伴的白衬衫下摆,表情在勒痕映入眼帘时变得异常阴郁,阴郁而空洞,“除非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41664206/29874822.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