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嫡女毒妃:腹黑王爷宠上天 > 第25章 拿玉佩做文章

第25章 拿玉佩做文章


一旁的严云齐哪里能让苏慕婉自己揽责任,当即也一副愧疚的样子道:“如何是慕婉表妹的错,是我拉慕婉表妹时不小心……”

苏倾颜不耐烦听她们在那惺惺作态,状似无意的打断道:“幸好我们都没出什么大事,天色也不早了,且还是先回府吧。”

两人都被她这态度梗的一噎,一肚子的腹稿没能吐出来,登时憋得气闷的不行。

回府路上,苏慕婉还不死心,就旁敲侧击的问苏倾颜:“二妹妹与那些人认识?”

苏倾颜便十分诧异的看她,奇道:“大姐姐在想什么呢,我方才都差点被马踩死……何来与他们认识?”

苏慕婉被她噎了,倒也没有变脸色,依然一副柔柔的语气道:“他们起初颇为盛气凌人,可看了二妹妹几眼后,便突然息事宁人了,所以我才以为你们或许认识?”

苏倾颜心下冷笑,这苏慕婉说话怎的惯会话中含话,让人遐想连篇的。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跟人不清不楚呢。

面上却故意若有所思道:“或许是因为玉佩吧……”

苏慕婉登时一凛,目光下意识瞥向苏倾颜腰间挂着的莲玉,有些不可思议:“是因为你腰上这块莲玉?”

难道苏倾颜身上这块莲玉当真是真的?

苏倾颜一脸无辜道:“我也不知,只依稀听到他们说什么玉佩,端王,然后便突然走了,我还觉得怪乎呢。”

这话一说,苏慕婉心里倒是有了底。

看来那些人是把苏倾颜身上这块玉佩当成真货了。

那些人一看就非富即贵,按理说应该不会认错端王的玉佩,他们既觉得这块玉佩是真的,莫非苏倾颜身上带着的这块玉佩,当真是真货无疑?

苏慕婉一时也有些摸不透,还是没忍住追问道:“你这玉佩哪里来的?”

“无意间捡来的。”苏倾颜似开玩笑般的说道。

苏慕婉闻言,微微笑了笑便没再说话了,但接下来的路里,对方显然有些心不在焉,连严云齐的一路吹捧,都没多做回应。

回到府里后,苏慕婉便迫不及待的去了越氏的院子。

苏倾颜则回到自己的玲珑苑,慢条斯理的坐在桌案前等。

她知晓不一会儿,越氏必定会差人请她过去。

果然,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有越氏院子里的丫鬟来传话,说要请她过去一趟。

越氏的院子离玲珑苑大约两盏茶的功夫,倒也不算多久。

苏倾颜到了之后,发现苏慕婉果然也在,两人撞上视线,对方还对她柔柔笑了一下。

越氏让苏倾颜坐下后,却是直奔主题:“听婉儿说,你捡了块来历不明的玉佩?”

苏倾颜早猜到会有这一出,因而十分痛快的将玉佩拿了出来。

越氏脸色有些慎重的将玉佩拿到手里,仔细看了看。

玉佩触手生温,竟是十分贵重的暖玉,且水头极好,成色剔透,七片莲叶上脉络清晰,只叶尖是淡淡的绯色,隐约似有几分血玉的感觉。

越氏仔细观察了好一阵,果真在莲玉的底端,看见了一个十分细小精巧的篆印,正是端王府的印记。

当即心里一个咯噔。

这莲玉不仅是个象征端王的身份信物,也是个刻有篆印的私印,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被苏倾颜捡到,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想到这,越氏便有些坐不住了。

她捏着玉佩看向苏倾颜,道:“此物颇为贵重,继续放在你身上怕是有些不合适,还是由我暂时代为保管吧。”

苏倾颜早就猜到她会说出这种话,当即淡淡道:“母亲想替女儿保管此物自然是情理之中的要求,只是这玉佩……”

“实不相瞒,女儿之前说是捡来的只是玩笑话罢了,其实是女儿无意间帮了端王殿下一次,端王殿下才赐给我的,交由母亲代为保管怕是有所不妥。”

她这话说出来,越氏那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端王是什么人。

整个东元国,除了当今圣上,便没有人敢不畏惧端王的,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样的人,别说会不会将贴身信物赐给苏倾颜,她苏倾颜又凭什么有那个脸去跟人家搭上话?

越氏只当这是苏倾颜不想将玉佩交出来,随意找的借口,便道:“放心吧,我既是你母亲,自然不会害你,这玉佩你留在身上也是个隐形的麻烦,不若交给我代为保管。”

苏倾颜哪里不知道她打的什么鬼主意,但她眸子微转,心里便有了合计。

当即便做出一副犹豫的样子道:“那好吧,母亲都这样说了,我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说着,还不忘拿目光依依不舍的看那玉佩好几眼。

一旁的苏慕婉见她终于松了口,登时心里也长出一口气,却是故作温婉的劝慰道:“二妹妹放心吧,母亲也只是担心这块玉佩你拿在手上会为苏府带来什么麻烦而已,交给母亲保管自是再放心不过的。”

放心才有鬼。

苏倾颜心中冷笑,她敢保证,这块玉佩在越氏手里捂不过一个晚上,便会被苏慕婉拿去做文章。

至于怎么做文章,她几乎是不用想,都差不多猜到了。

*

苏清颜走后,苏慕婉看向越氏:“娘,这样不会出什么纰漏吧?”

“二妹妹说那玉佩乃是端王殿下所赠,我在想……会不会是真的?”思及她们即将要做的事,苏慕婉心底总有种隐隐的不安。

越氏道:“她从前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的,连府邸都鲜少出去,何来机会认识端王殿下。”

“再说之前偶遇端王时,你不是也说她与端王看着不像是相识的,如此一来,她说的那些话自然当不得真。”

苏慕婉微微蹙眉。

话虽如此,但她总有种莫名的不安。

但越氏说的信誓旦旦,她便也按下躁动。

当晚越氏便将玉佩交给了苏老爷,让苏老爷代为转交端王,还特意说了句是苏慕婉无意间捡到的。

苏老爷倒是没多想,只当是真的,第二日上朝时在宫门处见到端王,还当真将玉佩交了过去,口中多番提起那个让自己十分骄傲的大女儿,言语之中不乏满意神色。

夜司寒拿到玉佩,也只是微微挑眉,幽深眸子闪过一道深思。

似是想到了什么,他薄唇微勾,倏然笑了,道:“那便多谢苏老爷了。”

结果当天傍晚,一辆来自端王府的马车,便停在了苏府门前。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57784682/36427865.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