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嫡女毒妃:腹黑王爷宠上天 > 第18章 端王居然会害羞?

第18章 端王居然会害羞?


许是被人堂而皇之的观察注视,对方还是个未及笄的少女,那块胸膛连接着脖颈的地方,不过片刻便肉眼可见的慢慢红了起来。

苏倾颜有些意外的抬头,见夜司寒微微半侧的脸庞,薄唇轻抿。

不是吧……这端王,居然还会害羞?

苏倾颜有些懵,觉得眼前这幅画面委实有些清奇。

她一姑娘家,在这生扒人的衣服,人家还红着脖子任她扒。

这人还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冷酷残烈,八风不动的端王。

手里一个哆嗦,苏倾颜顿时一个力道不稳,引得夜司寒喉间溢出闷痛哼声。

触手温热,苏倾颜回过神,低头看去,便发现自己的手不小心按在了对方的伤口上。

他瓷实健美的胸膛上有两道深深的刀伤盘桓其上,皮肉翻卷狰狞,看着十分可怖。

可见下手之人力道之狠。

也亏得眼前这人能忍到现在,还在那跟她谈笑风生。

苏倾颜倏然凝神,素手一拂,几根细长银针倏然出现在指尖。

她下针飞快扎他孔最穴梁丘穴等处,又拿出了止血喷雾简单粗暴给他消毒止了血。

速度快的夜司寒根本来不及看清她的动作。

不过几息时间,那股难熬的剧痛便减轻了不少。

夜司寒看向苏倾颜手中的东西的目光登时有些奇异了,低声问:“这些……都是你的?”

苏倾颜头也不抬:“是我的。”

见她居然这么坦然承认,连个借口都不曾想过,夜司寒更惊诧,深眸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她:“你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我面前拿出来,就不怕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苏倾颜这下抬头了,却是轻嗤一声,“这些只有我会用也只有我能用,落在别人手里也就是一堆没用的东西而已,再说……”

她眸光微转,落在夜司寒因失血而微微发白的俊美脸庞上,“我既敢拿出来,自然就是有保命的底气。”

她还不至于弱到因为拿了这点东西,就把自己的小命给折腾掉。

夜司寒闻言,想起初次见面时对方就给自己下了毒,忍不住勾唇笑了。

他平日里是甚少笑的,上次在秦王府第一次见到苏倾颜时也笑了一次。

那次是见对方处境狼狈困窘,出于看好戏的凉薄心态,戏谑的笑了。

这次却是真的发自心底的忍不住想笑。

他觉得眼前这少女,有时候冷漠的像是个旁观世事的局外人,对万事漠不关心。

有时候却又很骄傲,仿佛对自己有一种迷一样的自信。

虽然他不懂这自信从何而来,但不可否认,她确实是不一样的。

与他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一样。

苏倾颜也是头一次见眼前人这般写意随性的笑,像是什么复杂情绪也没蕴含,只是淡淡一个笑,便让人心跳都忍不住漏了半拍。

不得不说,这端王虽名声不好,但这逼人的俊美无双却是真的没话说。

苏倾颜从美色中回过神,将目光凝向对方伤口处已经缓缓止住的血渍,拧着眉问:“多久了?”

一般正常人流血,都是殷红的颜色。

可夜司寒伤口处流出来的血却十分诡异,竟是红中带了金。

乍一看去,像是一滩红色血液里带了金丝般。

苏倾颜初时嗅到这血腥味时,便觉察出了几分不对。

夜司寒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这蛊,中多久了?”苏倾颜耐心的问。

听到这句话,夜司寒的脸色一下子便微微沉了:“应该有十年了……”

十年前,他不过一个十岁的少年,还未从无忧中长成,便已经历父皇暴毙,母亲缢死,独身一人在皇宫求生存的坎坷半生。

虽然身边人都说父皇是重病过世,母亲也是伤心过度想随之而去才做出自缢的事。

可他心里清楚,这一切事情的真相,远远要肮脏的多。

他身上的蛊毒,也是那时候被下的。

苏倾颜闻言点了点头。

按照眼下这情况,确实也差不多。

她也无意多问,能给从前的皇子,当今的王爷下毒的人,这世上也无非就那么几个。

苏家的烂摊子已经够烦了,她可不想再给自己惹个烂摊子回来。

她从伤口捻了些血,一会儿凑近看,一会儿又凑近嗅,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反倒是夜司寒,观她这一连串举动,觉得有些不自在。

但他定力极好,脸上丝毫看不出来,只微微挑眉:“你当真认出来这是蛊毒?”

苏倾颜拿帕子擦了擦指尖血渍,轻嗤:“我玩毒的时候,比你中毒的时候还要小的多。”

夜司寒闻言,眸子微深。

他不由想起自己差人调查来关于苏府二小姐苏倾颜的情况,前八年在苏府过的还算可以,八岁那年生母去世,妾室扶正后地位便开始急转直下,从嫡女沦为连庶女都不如的存在。

究竟从小经历了什么,才能眼也不眨的面对他胸膛上的那些伤口,才能用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才能说出玩毒的时候比他中毒时还小的话?

苏倾颜不知道对方已经把自己想成了个小可怜,还在那边撑腮沉思。

夜司寒见状,敛了心神,问:“此蛊难解?”

苏倾颜摇头:“说难也不难,但说容易也不容易。”

她眸光从夜司寒伤口处掠过,道:“你这蛊,叫同忠蛊,又叫送终蛊,知道是什么意思?”

夜司寒微微一凛神。

他还是头次听到自己身上蛊毒的确切名称。

苏倾颜继续道:“一般都是用来控制手下人,让他们不得起异心的,必须每月服用解药,一旦断药,便会毒蛊发作,爆心而亡。”

“但即便有解药,也只是延缓毒蛊的发作而已,毒蛊深种体内,初时还好,只是偶感心脏钝痛,几息便会慢慢恢复,但越往后,便会越严重。”

说着,她看向夜司寒,认真问道:“你是不是每月时不时便会心绞痛几次,会出现不明的躁郁,狂暴情绪?”

夜司寒微微捏紧拳头,眸子深深的看着她,颔首:“嗯。”

他无法说清此刻的心情。

眼前的少女是真的认出了他身上的蛊毒,连他近几年发作的症状都能明白的点出来。

可与此同时,他又想起对方说的“解蛊说容易也不容易的话”。

饶是他定力再过人,此时情绪也开始有所波动起来。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57784682/36427872.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