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朱元璋的人生模拟器 > 第九十五章 我们能信他吗

第九十五章 我们能信他吗


  左良玉听着两人的对话,整个人都懵了。

  啥啊?发生什么了?哪就楚王了?

  左良玉满头雾水,有点跟不上两人的节奏,这怎么聊着聊着就对楚王动手了?

  楚王是谁,那可是大明藩王,太祖爷的直系血脉。

  对于这些藩王,大明历代皇帝都很宽容,就连崇祯也不例外,所以除了反贼,没有任何人敢打这些藩王的主意。

  至于左良玉,那就更没有例外了。

  他现在连稍微有点背景的乡绅都不敢动,更别说楚王了。

  在他看来,楚王属于皇室宗亲,真要动了楚王,那基本上跟造反没什么区别了,所以别说是动了,他连想都没敢想过。

  可此刻,这俩人居然在自己面前堂而皇之的在说怎么对付楚王,这到底谁是有骄横跋扈,拥兵自重啊?

  左良玉一时间觉得这世界太魔幻了,搞得他有点看不懂了。

  而侯恂却丝毫没有给左良玉解释的意思,而是紧紧地盯着丁修。

  如果没有皇帝诏书的话,那任由丁修说的天花乱坠,他也不会动楚王一根指头的。

  毕竟,崇祯刻薄寡恩的性格,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万一他真对楚王动手了,以后出个什么差错的话,崇祯必定会把他推出去背锅。

  真到了那个时候,弄不好他就得满门抄斩,这么大的风险,侯恂真的不敢冒。

  “有旨意。”

  丁修缓缓点头,然后从怀中取出第二份密旨。

  不过这份他并没有直接递给侯恂,而是拿在手中让侯恂看了一眼,等侯恂看过之后,他迅速将圣旨收了回去,然后小心翼翼的贴身收好。

  而侯恂在看完那份密旨之后,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整个人的神情都有些呆滞,就连丁修收回密旨,他都没有在意。

  “陛下好狠的手段,就连……”

  侯恂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丁修还在眼前,因此立刻止住了自己的心思,然后看向丁修,开口说道:“你今日既然单刀入营,想必是已经做好了全部的谋划。”

  “丁千户,你们想怎么做,尽管开口吧,老夫保证,绝无二话。”

  藩王是大明最大的毒瘤,这事只要是个稍微有些见识的读书人就知道,侯恂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这天下是朱家的天下,而这些作威作福的藩王,又都是朱家人,所以只要上面那位不同意,没有人可以动这些藩王。

  如今,老朱居然铁了心的想要动这些藩王,来挖宗室之疮,补百姓之肉,他怎么可能会不支持呢。

  看着激动的侯恂,丁修并不意外,因为初次听老朱说这个事的时候,他跟裴纶也很激动。

  真正让他意外的是,是侯恂这根本就不问左良玉,直接就大包大揽的态度。

  心中有些疑惑的丁修,侧目看了左良玉一眼,微微皱眉道:“督师大人,此事得左将军同意吧?”

  “他要是敢不同意,你就直接砍了他。”

  侯恂这位在早年间冒死跟魏忠贤干了半辈子的总督,此刻终于露出了一丝狰狞。

  他瞥了一眼左良玉,然后开口说道:“有我在,他还翻不了天。”

  左良玉是被他从一介家仆提拔起来的,虽然如今羽翼丰满,就连朝廷的调令,都能推脱,可这并不代表他侯恂真就拿左良玉没办法了。

  在左良玉麾下的将领中,有很多都是他侯恂的旧部,真要砍了左良玉,以他督师再加上那些人老上司的身份,虽然军队会损失巨大,但他却也不是没有办法收场。

  而这,也正是他有信心在左良玉真有二心的时候,弄死左良玉的资本。

  “……”

  左良玉看了一眼扬言要弄死自己的老大哥,心中也没有太多怒意,只是颇有些无奈,“督师,别人不了解我,您还不了解我吗?”

  “只要是您做的决定,我什么时候敢反对过。”

  “只是……”

  平时桀骜无比的左良玉,刚才刀架在脖子上都没惧意的左良玉,此时脸上头一次有了些许担忧的表情,“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啊?真打算动楚王吗?是陛下的意思?”

  这事到底靠不靠谱啊,崇祯什么时候这么硬气了,别回头把他们推出来当替死鬼啊。

  “不是我们要动楚王,而是马士秀要动楚王。”

  丁修看了一眼两人的态度,也就不再遮遮掩,直接开口说道:“马士秀勾结李自成,觊觎楚王财富,带兵围攻楚王王府。”

  “督师与左将军察觉此事之后,立刻调兵歼灭逆贼马士秀,虽有失察之责,但却将功补过,功过相抵。”

  丁修说完这话之后,看了两人一眼,道:“两位大人觉得,如何?”

  “……”

  左良玉心中有些无语,他觉得如何?他觉得不如何。

  这不明显的掩耳盗铃嘛,让马士秀动手,再杀了马士秀,只要别人不傻,就能看得出来,这事是他左良玉指使的。

  这事真要出什么篓子,到时候背锅的还是他,他肯定不愿意干这种冒险的事。

  只是他刚想摇头拒绝丁修的提议,结果侯恂那边突然开口说道:“我觉得,可以!”

  “嗯?”

  突然被老上司背刺的左良玉心中懵了一下,顿时诧异的看向了侯恂。

  但侯恂却没有理他的意思,他仔细沉思了片刻,觉得丁修这个提议很不错。

  一方面直接趁机灭了马士秀和他的嫡系,到时候整顿军纪就不会有这么大的阻力了。

  而一方面,有马士秀在前面撑着,哪怕这样做是掩耳盗铃,他们也有个借口不是。

  至于说回头可能会被皇帝直接推出来背锅,侯恂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之后,觉得以老朱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这种几率很小。

  毕竟,满朝文武都被老朱砍了一大半,足见现在的老朱有多狠,谁还敢因为这事给他施加压力啊。

  更何况,为老朱办事的丁修,在皇宫内杀了这么多大臣,朝中大臣肯定不止一次弹劾了。

  可丁修此时不但没有出任何事,反而是从百户升到了千户,这足以证明,老朱是不会过河拆桥的。

  更何况,这些个藩王个个富可敌国,若是真把楚王解决了,那楚王王宫里的财富,绝对足以支撑大军的军费。

  因此侯恂在心中衡量了利弊之后,觉得就算这事有些冒险,也还是可以做的。

  “督师……”

  左良玉有些急了,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被侯恂直接打断了。

  “此事若成,你军饷有了,整顿军纪也不会有人阻拦。”

  侯恂盯着左良玉,开口说道:“此事虽然有些风险,但却可一劳永逸,既能整顿军纪,又有充足的军饷。”

  “而且,你没有选择,这事要么让马士秀做,要么你自己做,你想好了再回答。”

  听侯恂这么说,左良玉也反应了过来。

  这事说是让他选择,其实他根本就没的选择,马士秀上,他还能有个借口,还能期待皇帝保他一下。

  就好像侯恂说的,杀了马士秀,他军队虽然会有所损失,但整顿军纪的事肯定就没那么大阻力了,回头再清掉一部分马士秀的死忠,整顿起来就简单多少了。

  而若是他不同意的话,就算能这会能瞒过丁修和侯恂,留给他的路也就只剩下跟着李自成造反了。

  可他麾下有很多将领都是侯恂的老部下,就算除了那些人,有多少人愿意跟着他造反也不好说。

  假如说他手里真的没兵,到时候就算投奔了李自成又能如何呢。

  左良玉沉默了良久,最后缓缓说道:“我知道了,督师。”

  “此事,我会让马士秀去做的。”

  答应了之后,左良玉看向了丁修,开口说道:“不过我有个问题,武昌的官员不会轻易让我们入城的,我总不能让马士秀强攻武昌吧?”

  “此事左将军不用多虑。”

  丁修对此事早有准备,他直接开口说道:“只要左将军带兵前往武昌就好了,剩下的事由卑职去做,保证万无一失。”

  “如此就好。”

  左良玉点点头,然后看向丁修,略带嘲讽开口说道:“那这几日,丁千户是不是就要日夜跟着本将军了?”

  “那倒不必。”

  丁修毫不在乎左良玉语气中的嘲讽,开口说道:“卑职在武昌等候将军大驾便可。”

  左良玉既然已经答应了,那是否监视左良玉已经不重要了。

  若是左良玉有心反水,在他的军营之内,就算日夜盯着他又有何用。

  反正陛下的态度,他今天算是已经清楚的告诉左良玉了,如果左良玉真的执迷不悟的话,想收拾他那机会可太多了。

  说完这话之后,丁修也不再停留,直接带着跟他来的那几名锦衣卫,离开左良玉的大帐。

  而左良玉则只是看着丁修离去的背影,一言不发。

  等到的身影完全消失了之后,他才转过头来看向侯恂,轻声问道:“兄长,我们能信他吗?”

  左良玉口中的这个他,说的并非是丁修,丁修背后的皇帝。

  “身为臣子,除了相信你还能做什么呢?”

  侯恂知道左良玉的意思,先是安抚了一句,然后又缓缓的开口说道:“陛下有励精图治之心,又有雷霆手段。”

  “先除勋贵,又诛冗臣,现在又将目标转向了藩王,我相信陛下绝对是下定了决心的。”

  “所以,虽然你以往做的有些出格,但现在是用人之际,只要你老老实实听令,陛下肯定不会对你如何。”

  “可你若还想阴奉阳违……”

  侯恂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开口说道:“刚才那个锦衣卫千户的态度你也看到了,那就是陛下的态度。”

  “此事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你若是违逆,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了。”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93053266/36215086.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