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朱元璋的人生模拟器 > 第八十八章 金殿染血

第八十八章 金殿染血


  怒气上涌的老朱,索性也不演戏了,他根本就不搭理那些求情的大臣,等周钟被押下去之后,他直接开口说道:“说吧,曹化淳。”

  “你今天要弹劾的,还有谁?都有没有证据了。”

  原本,按照老朱跟曹化淳商量好的,应该是老朱翻一本奏折,念出一个人名,曹化淳弹劾一个,给足这些大臣压力。

  可现在老朱懒得演,他想现在就立刻把这些狗东西全都扔进诏狱去。

  曹化淳看到不按套路出牌的老朱,没敢多说,连忙开口道:“回陛下,臣这里还有六十三人要弹劾,皆有证据。”

  刚才站出来弹劾孙传庭的,曹化淳已经数过了,不算周钟,刚好六十三人。

  他说完这话之后,直接让外面的锦衣卫,将早就准备好的大箱子抬了进来。

  满满一大箱子,皆是口供和证据,这是东厂和锦衣卫几乎两个月日夜无休调查出来的东西,至于这里面是不是刚巧就只有六十三人的证据,那就只有曹化淳自己清楚了。

  “好,好,好。”

  气的手都在发抖的老朱,指着跪下的满朝大臣,怒声说道:“凡是涉及其中的官员,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给咱扔到诏狱去。”

  “此事,你东厂不得有丝毫姑息,查实了谁,谁就得死!”

  “要是让咱知道你敢收人好处,从轻判罚,咱把你的脑袋也摘下来!!!”

  听到老朱这番话,那些刚才弹劾孙传庭的官员,瞬间全部跪倒了。

  “陛下,此事与法不合啊!!!”

  礼部主事王孙蕙跪地地上,以头抢地,大声说道:“官员犯法,自有三法司审理,怎可让东厂专权。”

  “东厂行事狠毒,最擅罗织伪证,还望陛下明察,不要让我朝出现第二个阉党啊!”

  王孙蕙跪在地上,哭的是情深意切。

  在场的这些个大臣,哪个家中没有千顷良田,虽然说有些是自己得来的,有些是祖上积累的,可真要细究下去,他们这些人,一个都不干净。

  所以若是让东厂查的话,恐怕他们这些人,一个都出不了诏狱。

  因此一个个连声反对,坚决抵制让东厂审查他们,就连一些没被弹劾到的官员,出于兔死狐悲的心理,此时也在开口反对。

  放眼望去,朝堂之上近乎有九成之人都反对让东厂插手此事。

  就连刑部尚书范景文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虽然他性格比较刚正,但他毕竟不是海瑞海刚峰。

  这么多官员同时犯案,威势太过难办,若是这事让他刑部来主审,他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毕竟,若是把这些官员全都从严法办,剩下的官员人人自危,朝纲动荡,那原本摇摇欲坠的大明江山,可能就更加危险了。

  所以,此事若是让他刑部来办的话,那他……大概率可能会一大部分人网开一面,或者从轻处置。

  想到这种可能,范景文心中一时心烦意乱,甚至辞了这个刑部尚书之位的想法都有了。

  “交由三法司审理。”

  老朱看着王孙蕙,冷冷的说道:“今日涉案之人,三法司之内官员何止一人。”

  “若是三法司有用,尔等还敢这么猖獗吗?”

  说完这话之后,老朱看着跪了一地的人,开口说道:“尔食百姓俸禄,不思为百姓谋利,反而以权谋私,欺压百姓。”

  “六十三人同时出来弹劾孙传庭,不知道的还以为孙传庭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

  “是他清查军屯让你们害怕了,怕查到你们的家里,怕查到你们的身上是吗?”

  “还敢说第二个阉党,咱看你们才是最大的朋党!”

  “陛下如此行事,擅权专断,置我大明法度于何处,置我大明历代陛下于何处。”

  王孙蕙猛然抬起了头,怒声说道:“陛下如此轻视臣等的尊严,臣宁死也不愿受辱。”

  说完这话之后,王孙蕙猛地站起身来,就要朝着金柱撞过去,来个以死相谏。

  只是他说话的速度,很明显跟他的动作不同步,在说完这话之后,他略微等了一会,等到身边的同僚反应过来,这才往金柱那边撞去。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直接就被他身边的同僚给拉住了。

  “王主事,使不得,使不得啊。”

  王孙蕙此举,可以说是在以命胁迫老朱了,古往今来,撞死在金殿的官员都没几个,若是让他撞死在这里,那不管老朱做了什么,此事都足以让他遗臭万年。

  有些心思活泛的官员,瞬间就猜出了王孙蕙此举的深意,顿时纷纷哭喊,“我等今日便要撞死在这金殿上。”

  一群官员纷纷以死相迫,一个官员撞死在金殿上就已经是大事了,若是全都撞死在这里,那不管老朱有什么功绩,都绝对抹不去这个黑点。

  但老朱岂能是吃这套的人,他冷眼看了一会这些哭喊的大臣,猛然开口说道:“想要死在金殿,留下清名是吗?”

  “好,咱成全你们。”

  说完这话之后,老朱大喝一声,“锦衣卫何在!”

  看着持刀上殿的锦衣卫禁军,老朱走上前去,直接抽出一把绣春刀。

  “撞死在金殿,不如死在咱手中。”

  老朱面色冷峻的持刀上前,开口说道:“想让咱被后人骂成暴君是吧,咱告诉你,咱不在乎。”

  “既然你想让咱当暴君,那咱就告诉你,什么是暴君!”

  说完这话之后,已经走到王孙蕙面前的老朱突然暴起,一刀就砍下了王孙蕙的头颅。

  温热的鲜血,直接溅了群臣一身,有几个原本被拉着王孙蕙的官员,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被鲜血浇了一身,整个人都傻在了当场。

  金銮殿皇帝直接持刀杀人,此事亘古未闻,看着王孙蕙滚落在地,死不瞑目的头颅,所有官员俱都呆愣在原地。

  “礼部主事王孙蕙,悖逆罔上,法理难容。”

  同样被鲜血溅了一身的老朱,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直接开口说道:“王承恩,传咱旨意,诛其九族!”

  “他既然想青史留名,那咱就彻底成全他。”

  单手持刀的老朱,身上泛着杀气,看向了刚才哭嚷的那些大臣,语气冰冷的说道:“还有谁想血溅金殿的,咱都成全你们。”

  不知是被老朱暴起杀人吓到了,还是被老朱的气势夺了心魄,满朝大臣一时间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过了片刻之后,左都御史李邦华才站出身来,涩声说道:“陛下,您……”

  “好了,不必多说。”

  老朱抬起手,打断李邦华的话,直接说道:“如今朝廷内忧外患,这等害国之贼,不思报国,整日里想着争权夺势,结党营私。”

  “今日杀便杀了,有何骂名,咱一力承担。”

  听着老朱斩钉截铁的话语,在龙椅旁边,别人根本看不到的的崇祯此时泪流满面。

  太祖爷,你说的倒是轻松,可现在你用的是我的身份,担骂名的人。是我啊……

  崇祯的心声,没一个人能听到,老朱也没有在意那么多,他看着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大臣,直接让锦衣卫将人全都拿了下去。

  这次,再也没有人敢开口说些什么,一个个老老实实的被锦衣卫给押走。

  等人全都被带出去之后,周延儒上前一步,开口说道:“启禀陛下,臣有事要奏。”

  “臣之族叔,在臣之家乡,假借臣之名义,大肆敛财,并侵占良田三千余顷,并逃避赋税。”

  “臣昨日得知之后,已经传信家中,将族叔交由当地官府法办,并将三千余顷良田,尽数归功。”

  “此事虽与臣无关,但臣有失察之责,还望陛下降罪。”

  说实话,这事并不是周延儒和老朱商量好的,而是周延儒自己做的。

  早在前几日他收到潼关那些乡绅的消息之后,他就猜到老朱的大概打算了。

  因此他犹豫了很久之后,决定干脆把事情做干净,直接把自己家中的地也捐出去算了。

  至于那个族叔,只不过是他家中推出来的替死之人罢了。

  如此一来,他家族虽然没有偌大的家业,但有着以前的底子,富贵自然无忧。

  想来,他都做到这份上了,老朱就算回头要秋后算账,也不至于再把他弄死了吧。

  果然,在听到周延儒主动表态之后,老朱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这周延儒,确实是个有眼力的人,难怪能在崇祯手底下当这么久的首辅。

  老朱微微颔首,开口说道:“周阁老不愧是首辅,大义灭亲,可为天下表率。”

  “至于失察之说,周阁老远在京城,怎可掌控家中之事,此事就此作罢,失察之说,日后莫提。”

  说完这话之后,老朱神色严肃的看着满朝群臣,语气微沉的开口说道:“诸位爱卿回去之后,也要严责亲属,务必要避免此事发生。”

  “不然,日后若是让东厂查到了,休怪咱不念君臣之情。”

  “臣等遵旨。”

  看着老朱跟周延儒这么一唱一和,这些个大臣再想想之前周延儒曾主动捐献百万两白银,怎么可能不明白老朱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摆明了就是在告诉他们,主动捐献,可免责罚,不然等东厂查到,那就是死路一条。

  不,看那一大箱子的东西,或许东厂已经查到了,只是因为他们今天没跳出来,所以老朱今天才没弄死他们。

  若是他们还敢吝啬家财,拒不捐献的话,那老朱随时都能用那些证据收拾他们。

  想到这里,除了极个别的为人坦荡,从不受贿的官员,其余的都在心中默默盘算,等散朝之后,自己该捐多少银两,多少田地合适了。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93053266/36224384.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