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朱元璋的人生模拟器 > 第七十七章 想当异姓王吗?

第七十七章 想当异姓王吗?


  老朱这话一出,郑芝龙瞬间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上午才跟门房问过话,皇帝居然下午就知道了,而且连他给了多少银子,皇帝都了如指掌。

  这说明皇帝对他特别关注,甚至说不定在他刚一入京皇帝就已经知道了。

  虽然他不知道皇帝为什么这么关注他,可从皇帝对他无冕之王的称呼来看,他总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陛下恕罪,臣只是初到京城,对于京城不太了解,所以想去拜访一下朝中的同僚,别无他意。”

  郑芝龙毕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所以心中虽然有些惊慌,但并没有表现出来,他声音有些干涩的开口说道:“至于无冕之王,芝龙只是大明的臣子,这个称呼万万不敢当!”

  大明两百多年从未有过异姓王,打死他也不敢在皇帝面前承认自己是无冕之王啊。

  “这有什么不敢当,你闽海王的地位是自己打出来的,咱又没有怪你的意思。”

  看着略显惶恐的郑芝龙,老朱笑了一声,然后开口说道:“至于找其他人打探消息就不必了,你若是有什么想知道的,没必要瞎费功夫,不妨直接来问咱。”

  说完这话之后,老朱也没管郑芝龙的反应,直接开口对王承恩说道:“来,给郑芝龙赐座,咱也有很多事想问问这位闽海王。”

  “谢陛下赐座。”

  郑芝龙心中有些惶恐,不知道老朱到底想干什么。

  等到王承恩搬椅子过来之后,他坐在椅子上面,两手紧紧的捏着扶手,连屁股都不敢做实,生怕老朱下一句话就是要把他直接咔嚓了。

  “不用这么紧张,咱没打算怎么着你。”

  看着紧张的郑芝龙,老朱不由得摇了摇头。

  说实话,他让郑芝龙入京,确实没有恶意。

  在史书中经历完大明的历史之后,老朱思来想去,觉得他在位期间,定下的政策,最错的一共有两条。

  第一条就是给藩王宗亲的待遇太好了,导致这些藩王拖累了整个大明。

  而第二条就是实行海禁了。

  说实话,在他那个时候实行海禁并不算错,因为那时候国家刚刚安定,正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所以禁商劝农是当时最要紧的事。

  再加上那时候沿海地区倭寇闹得厉害,所以他为了一劳永逸,就直接实行了海禁。

  但事实证明,禁海在当时是简单了,省了不少麻烦,但却给后世带来不少隐患。

  比如说海运贸易利润巨大,很多豪族掌控了走私通道之后,便收买官员,阻止开海政策,致使海禁政策被一直实行下去。

  再比如说禁海之后导致的水军实力羸弱,一旦有外敌入侵,实力羸弱的大明水军,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而且这还不是老朱的预测,而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在崇祯继位之后,因为崇祯的也禁海,导致荷兰东印度公司不满,最后他们决定攻打大明,希望通过武力,让大明开放贸易。

  也正是这一战,让年仅29岁的郑芝龙,掀翻了号称海上马车夫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彻底奠定了他在大明近海的统治权。

  在这一战中,郑芝龙的海军可以说是绝对的主力,若是没有他的话,大明局面会变成什么样,还真不好说。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朱对于郑芝龙的态度才会这么宽容。

  虽然郑芝龙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他毕竟保住了大明的尊严,就算真有罪,也不至死。

  当然了,这可能也跟老朱手里没兵,不好对付郑芝龙有关系。

  这要是搁在明初,他手里人才济济,兵强马壮的时候,他会不会有这么好说话,那就真不一定了。

  “咱这次来,主要是想问一下海外那些红毛……那些国家的情况,顺便定一下以后的海运贸易的规则。”

  老朱本想习惯用的用蛮夷称呼那些势力,但想到他在史书看到的关于那些国家的简单描述,让他知道那些国家并不弱于大明,再用蔑称就有些不合适。

  从一开始,在看到史书中一笔带过描写那些国家的时候,老朱的心里就已经把这些人定为对手了,他要的不只是重振大明,在他看来重振大明有手就行。

  他真正想做的是,让大明重回巅峰,而且并不是以前那种巅峰,而是真正称霸整个世界,成为天下最强的霸主!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在第一时间召郑芝龙入京。

  而郑芝龙显然不知道老朱在想什么,虽然对于老朱想了解海外势力这件事,让他有些意外。

  但在听到老朱说重新定一下贸易规则的时候,他的面色不由得有些苦涩。

  现在海上的规则,就是他郑芝龙的规则,老朱这重新制定规则,在他看来这就是想动他的蛋糕啊。

  只不过,郑芝龙也并没有着急,毕竟他称霸海域,靠的是自己的实力,而不是朝廷给的官职。

  只要他不同意,就算皇帝说话也不好使。

  所以他打算先糊弄过去,等回去之后再说,反正在福建那一亩三分地是他说了算,他表面支持然后背地里出工不出力,皇帝又能拿他如何呢。

  想到这里,打定主意的郑芝龙将海外的情况大概跟老朱介绍了一遍,而且在说完之后,他着重提了一下海运风险大,一旦遇上什么灾祸就是船毁人亡,很容易血本无归,甚至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海运很难,挣钱也很不容易,他自己也很穷,朝廷有啥事,也别找他,他也办不了。

  反正崇祯对于海运重视,也不了解,就算诓他他也不会知道的。

  “哈哈,郑芝龙你这是诓咱不懂海运吗?”

  岂料郑芝龙说完之后,老朱直接大笑了两声,然后神色玩味的看着郑芝龙,开口说道:“若要说别人做海运难,不挣钱,没有钱,咱也不说什么。”

  “可你郑芝龙居然跑来跟咱哭穷,这就有点不合适了啊。”

  说完这话之后,老朱也不等郑芝龙分辨,直接开口说道:“现在海面完全归你郑芝龙掌控,咱收到的消息说是你在海面上,无你郑家的令旗,皆不得通行。”

  “而想要得到你郑氏的令旗,一艘大船最少也要三千金,曾有人给你统计过,光此一项你郑芝龙就能岁入千万。”

  “这收入,朝廷一年的赋税也不过如此了吧。”

  听到老朱这话,郑芝龙瞬间手脚冰凉,在他脑海中就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自己八成出不了京城了。

  区区一个福建总兵,让皇帝觉得你收入甚至比大明赋税还要高,这不是找死嘛。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事还是真的,虽然这钱到他手里要分下去不少,可总收入这么多确实真的。

  原本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的郑芝龙,此刻屁股已经完全离开了椅子站了起来,他有点想辩解,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毕竟从他刚一入京,老朱就已经盯上他了,这说明老朱十分重视他,而且笃定他就有这么多钱。

  甚至,这次让自己来,可能就是冲着自己的家产来的。

  他若是开口辩解,一个说不好,可能直接就进诏狱了。

  老朱看了一眼被吓得六神无主的郑芝龙,知道敲打的火候已经够了,便满脸笑意的开口道:“咱都说了,这次让你来,没准备怎么找你,不要这么紧张,坐下说。”

  “你垄断海运,收取财富,这事咱没打算追究你。”

  其实在刚开始看到郑芝龙岁入千万的时候,老朱并不是这个态度,那时候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怎么把郑芝龙宰了,然后把他的财富充公。

  只是后来想想,海运都开了这么多年了,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朝廷还能见到不少钱,后来完全就看不到钱在哪。

  就算是没有郑芝龙,这钱肯定也到不了百姓手里,所以想开之后的老朱,也就没有那么大怨气了。

  再加上老朱在看到史书上说那些蛮夷居然还有那么强的实力之后,老朱的想法一下就改变了。

  郑芝龙白手起家,22岁自立门户成为海上巨寇,29岁击败海上最强霸主荷兰东印度公司,掌控大明附近所有海域,这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此人若是用好了,大明的水军就好办了。

  眼看着敲打的差不多了,老朱收起笑容,沉声说道:“咱就直说了吧,大明如今内忧外患,海事无暇去管,也管不了。”

  “你身为福建总兵,既然能荡平海盗,保大明百姓安稳,那不管你从中获取多少利润,咱都不会过问。”

  “至于你的家产,你更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咱要是真想对你动手,肯定不会召你入京,更不会特意提前让你知道。”

  “这……”

  郑芝龙有些糊涂了,他这一生经历颇丰,说句阅人无数丝毫不过分,可他此刻却彻底搞不懂老朱想干嘛了。

  不过既然老朱把话说开了,那郑芝龙心中也就没有那么担忧了,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随他去了。

  想到这里,郑芝龙放松了许多,第一次将屁股完全坐实在椅子上,然后好奇的开口问道:“陛下,臣有些不解,不知您这次特意召臣入京,究竟所为何事?”

  如今大明战事吃紧,而且到处都需要钱,郑芝龙原本以为老朱将他召过来,要么为了他的钱,要么为了让他出力。

  尤其是在刚才老朱报出他的收入之后,他就更笃定这个想法了,他觉得老朱让他来,必定看上他的家产了,甚至在那一刻,都做好了出不去京城的打算了。

  然而却没想到,结果却峰回路转,皇帝居然什么都不打算要他的,这就让他很疑惑了。

  啥都不要你叫我来图啥啊,就为了让我大老远的来京城逛逛?

  当然,话是这么说,但郑芝龙混了这么多年也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当别人跟你说什么东西都不要你的时候,那只能说明对方对你有更大的图谋。

  所以郑芝龙此刻冷眼旁观,等着看老朱接下来要说什么,结果他没想到,老朱只是一句话,就彻底打乱了他的心神。

  “想当真正的闽海王吗?大明朝廷册封的闽海王。”

  听到这话之后,郑芝龙瞳孔瞬间收缩,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在他看来,当海贼不安稳,而且风险太大,根本就不是一个长久的活计。

  所以他才想尽办法让朝廷招安他,甚至为了这个总兵之位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为的是什么,除了想给后人留一个安稳的富贵之外,不就是想要广大门楣嘛。

  而如今,他连做梦都没敢想过的异姓王就摆在他的面前,他怎么能不激动。

  不过到底是海上的霸主,面对着异姓王的诱惑,他仅仅失神了片刻,便回过神来了。

  “陛下说笑了,臣何德何能,怎么有资格做异姓王。”

  郑芝龙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竭力控制着让自己不去想异姓王的事,可这事不是他想控制就能控制的住的。

  所以在说完之后,他忍不住下意识加了一句话,想试探一下,“况且我大明自立国以来,就没有封过异姓王,就算陛下真的想封臣为异姓王,朝中大臣也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在说完这话之后,郑芝龙立刻就后悔了,甚至恨不能抽自己一巴掌。

  异姓王这事是你能惦记的嘛,还特么开口试探,万一皇帝觉得他有图谋不轨的心,那他可就真完犊子了。

  但话说回来,那可是异姓王,就比皇帝低一级的异姓王啊……

  谁能抵挡的住异姓王的诱惑呢,最起码郑芝龙觉得他自己是不行的,所以即使现在心中万分后悔,可他看着老朱的眼神,却还是带了一丝丝期待。

  “朝中的事,你不必操心,咱既然许了你,就肯定能做到。”

  老朱看着患得患失的郑芝龙,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意,然后开口说道:“咱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想好了回答。”

  “这个闽海王,你究竟想不想做?”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93053266/36232789.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