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朱元璋的人生模拟器 > 第八章 深意

第八章 深意


  “王公公这是哪里话,您老有赐教,养性还敢有不愿听的道理。”

  看到王承恩,骆养性立刻迎了过去,话语间十分客气。

  原本东厂的职权中虽然有一项是负责监管锦衣卫,但两者之间却并没有什么从属关系,两者可以说是平等的。

  只是自从万历年间开始,东厂势大,然后锦衣卫就完全成了东厂的附属机构,就连官员的任命东厂都能插手,说锦衣卫是东厂的亲兵这话丝毫都不为过。

  虽然随着崇祯登基,东厂的权力被削弱了很多,但锦衣卫的权力同样被削减了,所以在面对东厂的时候,锦衣卫还是明显要低一头。

  而王承恩虽然不是东厂的人,但作为皇帝的贴身太监,他的身份显然要比东厂厂公王德化还要高,所以此时的骆养性显得十分恭敬。

  “谈不上是赐教,只是闲聊罢了。”

  奉承话没人不喜欢听,王承恩也不例外,看到骆养性直接过来扶住了自己的胳膊,王承恩也没有推辞。

  骆养性的五军都督府左都督虽然是虚衔,但再怎么说也是正一品的官职,就算是想表达恭敬也不用做到这份上,他姿态放这么低很明显是想从这里打探些什么。

  而王承恩之所以喊住他,本就是有意透露给他一些信息,因此自然也就没必要拒绝骆养性的善意。

  “骆大人是不是觉得今天的万岁爷有点奇怪?”

  “倒是有一点。”

  骆养性从看到朱元璋的第一面就发现了,今日的朱元璋霸气内敛,只是几句话而已,就敲打的自己胆战心惊,哪怕自己明知道他是在敲打自己,也根本就不敢多想半句。

  因为在他说话的时候,自己明显能感觉的出来,他是真有杀心,若是自己刚才有半句话答不好,可能今天晚上就得回家给自己买棺材了。

  除此之外,更明显的则是他的自称,原先在见他们这些大臣的时候,崇祯的自称都是朕,可今天可突然改成了咱。

  这所有的一切,都让骆养性心中充满了疑惑,崇祯是皇帝,就算他有再多疑惑,也都得憋在心里,若不是此时王承恩主动提起,骆养性保证连半个字都不会对外吐露出去。

  “万岁爷今日小憩的时候,梦到了太祖爷,在梦里太祖爷教导了万岁爷不少事情,所以万岁爷才会有些变化。”

  王承恩还是用同样的话解释了老朱的变化。

  “太祖爷?”

  说实话,骆养性打心眼里不相信有什么托梦之事的,只是“崇祯”只是一天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如果不是托梦的话似乎也没有再合理的解释了。

  而在接受了这种说法之后,骆养性心中先是一惊,然后便充满了欣喜。

  虽然太祖爷对官员比较苛责,但他的能力却是无人能质疑的,若是有太祖爷指点的话,那辽东的建奴还有大明境内的反贼,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我大明,有救了。”

  想到这里,骆养性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

  虽然他比较怕死,但心中对于大明还是忠诚的,所以在得知此事之后,他除了担心自己的未来之外,更多的则是庆幸。

  “这话,老奴就当没听到。”

  王承恩看着骆养性,意味深长的开口说道:“只是这话,骆大人可万万不能在外人身边去说,不然传出去,恐怕会影响不好啊。”

  “呃……是是是,养性失态了,多谢王公公指点。”

  回过神来的骆养性吓了一大跳,连忙给王承恩行了一礼表示谢意,他刚才想的太投入,下意识的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结果被王承恩这么一说,他才反应过来,他刚才那话,分明是在说以前的崇祯不行,这话要是传到崇祯耳朵里,他还能有好了。

  “无妨,骆大人也是一心为国,万岁爷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怪罪骆大人。”

  “老奴只是担心会被有心人利用这话做文章,到时候影响到万岁爷对骆大人的看法就好了。”

  王承恩先是安抚了一句骆养性,然后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在骆大人来之前,陛下见过王德化王公公了。”

  “老奴估计,这几日东厂应该也会有些大动作。”

  “按理说,这些事情老奴不应该插嘴。”

  “但如今大明处此危难之时,大家应该做的是同心协力让大明度过这个难关,至于别的都不重要。”

  “万岁爷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以前的事,过去了就算了,万岁爷也不会再提。”

  “老奴担心骆大人万一领会错万岁爷的意思就不好了,所以特意自作主张,留骆大人说几句话,希望骆大人不要见怪。”

  听王承恩说完这话,骆养性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一会。

  “崇祯”既然把东厂的厂公王德化也叫去了,这就说明“崇祯”这次绝对不是心血来潮,而是铁了心的要整顿朝堂了。

  至于为什么先从他们下手,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独立的部门,或者说是属于皇帝的私兵,也就是家奴那种角色。

  所以正对他们阻力最小,见效最快,收益也最大。

  而骆养性原本打算回去之后把情报人员安排好就算了,根本没想弄什么大动作整顿锦衣卫。

  但现在听王承恩这么一说,骆养性瞬间就改变了主意。

  就连东厂都开始整顿了,他们锦衣卫怎么能置身事外,而且王承恩说是自作主张跟他说的这话,但骆养性根本就一个字都不信。

  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泄露这么大的机密,然后你跟我说你是自作主张,你怕不是拿我当傻子哄。

  “这下麻烦了。”

  骆养性在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回去之后,得下狠手了。

  “多谢王公公指点。”

  下定决心之后,骆养性也就不再多想,他再次对着王承恩躬身行了一礼表示谢意,然后习惯性的从袖口摸出一锭银子悄悄递了过去。

  “不必了。”

  看着骆养性递过来的银子,王承恩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轻笑着开口说道:“老奴也只是为万岁爷分忧而已,骆大人不用太过客气。”

  骆养性本想强塞给王承恩,但看王承恩态度坚决,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

  王承恩是最了解崇祯的人,他这个态度,无疑也是在说明崇祯的态度,看来以后他们这些官员的日子,要不好过了。

  不过他也并没有说什么,在对着王承恩行了一礼之后,便直接直接告辞离开。

  等他走了之后,王承恩这才回到乾清宫中,对着老朱开口说道:

  “万岁爷,那些话都已经传达给骆养性了。”

  “还有,锦衣卫指挥使王国兴也到宫里了,老奴亲自把人带过来的,除了老奴之外,没有人知道他进宫来了。”

  “您现在要见他吗?”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93053266/36252760.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