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屋 > 朱元璋的人生模拟器 > 第五章 东厂

第五章 东厂


  心中有些惴惴的王德化,来到老朱面前之后,立刻跪下叩首,“老奴见过万岁爷。”

  “起来吧。”

  老朱看着城墙下的夜色,连头都没有回,语气平淡的说道:“德化,东厂最近没什么事吧?”

  对于王德化这个人,老朱并没有太多感觉。

  虽然他在历史中他主动投降李自成,并将李自成引进了京城之内,可那是在崇祯死了之后。

  而且在见到崇祯那些想要投降的大臣时,他直接破口大骂,显然他对崇祯还是忠诚的,只是有些怕死而已。

  虽然老朱不怎么看得起这种人,不过对于他来说,王德化怕死倒是优点,更方便自己掌控他。

  而且老朱相信,有自己在,王德化肯定没有能背叛的那一天,所以没必要因为历史中那些没发生的事情迁怒于他。

  “回万岁爷,一切安好。”

  听到崇祯上来就问东厂的事,王德化心中更加担心了,回话时也更加小心翼翼。

  “没事就好,不用这么紧张,咱只是随便问问。”

  老朱轻轻的点了点头,安抚了王德化一句之后,然后好似不经意般开口说道:“咱听说,你跟陈新甲关系不错?”

  听到老朱这话,王德化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出来了。

  陈新甲是兵部尚书,他是内廷东厂厂公,也就是崇祯皇帝的人。

  而像他这种人,最忌讳的就是结交大臣了。

  他一个东厂厂公,结交朝廷重臣,是想做什么?是造反?还是想架空崇祯这个皇帝?

  因此老朱虽然看似随口一问,但若是答不好,今天他这条小命都要交代在这里。

  想到这里,刚刚站起来没多久的王德化,噗通一声又跪下了。

  “万岁明鉴,老奴跟陈新甲大人只有公事往来,并无私交啊。”

  王德化跟陈新甲确实有私交,而且关系还不错。

  之前陈新甲有意结交内廷宦官,选的目标就是他,因为陈新甲给他送了不少礼,所以王德化对陈新甲的印象不错,因此两人私交甚密。

  也正因为如此,王德化才经常在崇祯面前不动声色的说过很多陈新甲的好话。

  甚至有好几次言官弹劾陈新甲,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帮陈新甲说话,才让陈新甲能幸免于难。

  但这事能跟老朱说吗?肯定不行的啊。

  所以他现在只能希望老朱这是从哪听到的谣言,希望能用抵死不认的方式蒙混过关。

  而老朱听到王德化这么说,脸色直接变得有些阴沉,“这么说,是咱错怪你王公公了?”

  听到老朱说话的语气,以及他对自己的称呼,王德化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

  他壮着胆子抬起头,等看到老朱阴沉的神色之后,剩下的那半截心,也瞬间凉了。

  如果说老朱刚才说的话是试探的话,那现在就是在摊牌了。

  很显然,在老朱心里已经认定他王德化跟陈新甲有勾结了,想要通过死不认账抵赖的话,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想到这里,王德化心中顿时充满了悲凉。

  伺候了崇祯十几年,对于崇祯这位主子他也很了解,喜欢猜忌,刻薄寡恩。

  而且他原先杀人的时候就从不手软,现在他得了太祖爷的指点,恐怕杀起人来就更加无所忌惮了。

  面色惨白的王德化抛却了所有侥幸之心,他匍匐在地上,哽咽的说道:“万岁爷明察秋毫,老奴不敢隐瞒。”

  “老奴确实与陈新甲大人有私交,老奴死罪,还望万岁降罪。”

  王德化跪在地上,眼泪不停地滴落在城墙的石砖之上,他知道此刻他能做的唯有装可怜,若是能博取崇祯同情的话,他或许还能保住一条小命,不然的话……

  “说说吧,陈新甲给你送了多少钱。”

  看着痛哭的王德化,老朱丝毫不为所动,想用博同情这招用来对付他,简直是笑话,“咱倒是想知道,需要多少银子才能换取你这位东厂厂公的友谊。”

  太监被斩去了烦恼根,没有了男女之欲以及繁衍后代的能力,所以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银子了。

  所以除非是那种有远大抱负的,否则监管不到位的话,没有太监不贪银子的,包括对崇祯忠心耿耿的王承恩在内。

  此时的王德化,不敢有丝毫隐瞒,直接将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

  陈新甲虽然颇有才干,但为人却很圆滑,而且做官并不清廉,所以经常以钱财结交内侍。

  不只是他王德化,宫中其余内侍也有不少人拿了陈新甲的银子,只不过因为王德化的职位最高,拿的钱最多,所以跟陈新甲的关系也就相对来说要更好一点。

  这些年下来,陈新甲送给王德化的财物,虽然王德化没有怎么算过,但零零散散怎么也有一万两左右了。

  “一万两,王公公的友谊还真是值钱啊。”

  辽东的军饷一年也不过六百万两而已,可陈行甲仅在王德化身上就花费了一万多两。

  可见大明虽穷,可并没有穷到这些官员。

  想到在历史上崇祯拉下面子找群臣借饷,可最终求遍群臣也只拿到了几万两银子,老朱心中就忍不住泛起一丝杀意。

  只是此时并不是杀人的好时机,所以他忍下了心中的杀意,淡淡的说道:“这些年你执掌东厂,虽有小瑕,但却无大过。”

  “这次你的脑袋就先留在你的脖子上,你贪来的钱,咱也不跟你计较了。”

  “拿着这些钱,好好整顿一下东厂,咱以后不想再听到东厂的人乱伸手的消息。”

  “还有就是,朝廷这些年派出去税监,大多都是从你司礼监出去的。”

  “这些年,咱收到太多税监滥收税银的消息了,刚好趁着这次机会一起整顿一下。”

  说到这里,老朱眼神冰冷的看着王德化,语气带着一丝森冷,“你们内廷这些人,只是在宫中收官员一些钱,咱还可以给你们留一条活路。”

  “但从你司礼监出去的人,他们不止收钱,还逼死了咱大明无数百姓,败坏咱大明的名声。”

  “这些人,不能留。”

  老朱蹲下身子,将手按在王德化的肩膀上,语气带着一丝威胁道:“这些都是你的人,你比咱要了解他们。”

  “该杀的杀,该撤的撤,你自行处置就是。”

  “但有一条,若是让咱知道你徇私,咱就剥了你皮,把你竖在司礼监的大门之外。”


  (https://www.xuanhuanwu.com/xhw93053266/36252763.html)


1秒记住玄幻屋:www.xuanhuanw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uanhuanwu.com